当前位置: 首页 > 众许摩诃帝经

第十三卷 众许摩诃帝经

发布时间:2019-06-04 13:34:30  编辑:法贤法师 译   阅读次数:

心经心经全文心经讲解

第十三卷 众许摩诃帝经

第十三卷 众许摩诃帝经

尔时净饭王说是语已。心有所思忽然泪下。复说伽陀问世尊曰。

往昔住宫中多人同卫护

山野中怖畏一身云何住

世尊答曰。

圣者十种住我悉已安处

牢系今解脱非住人王宫

王曰。

象床金宝饰昔为汝所寝

山野唯草木云何得安眠

答曰。

解脱之卧具菩提分庄严

眠睡甚适悦无一切热恼

王曰。

象马及辇舆昔出入所乘

一切棘刺地今云何可行

答曰。

我有神足车精勤乘往复

虽行一切地不碍烦恼刺

王曰。

迦释迦妙衣严身昔自在

今袈裟粗衣云何忍被服

答曰。

僧伽梨粗衣牟尼山中服

着已善相生见者皆深悦

王曰。

金宝器中食恒食最上味

今自持应器所食知云何

答曰。

等引法味最食之得出离

已断世间爱愍世故行化

王曰。

乳糖水甘美饮之昔无厌

今所饮冷热清浊知云何

答曰。

王贵盛之水世间人争饮

饮已或增染如我无爱乐

王曰。

宝殿及楼阁昔者随心住

今独处山林云何得无怖

答曰。

已断烦恼本诸怖畏不生

极微我亦无随处得安住

王曰。

清净妙香水昔时恒沐浴

今独山野中谁浴牟尼王

答曰。

戒香渍法水有德人恒浴

洁身到彼岸无量圣所说

王曰。

昔妙香涂身及着迦释衣

恒处内宫殿离彼非相称

答曰。

戒香最馚馥用涂身庄严

我今非愚迷离宝衣严饰

王曰。

何处得轻慢何处可怖畏

无事及有事今问愿当说

答曰。

老病死三法可怖勿轻慢

当求适悦境无事应爱乐

尔时净饭王闻是说已。欢喜无量赞言。善生释族。于世八法而皆不染。复以头面礼如来足。又复思惟。我得善利。我子乃证如是功德。王与眷属奉送世尊。入儞也(二合)誐噜驮林精舍。

尔时世尊既至精舍登法座已。王及大臣乃至士庶围绕瞻仰。虚空诸天欢喜赞叹。佛观会众各各心意及与根性。如实知已。广为解说四圣谛法。时白净饭王及释众等。七十七千人。皆证须陀洹果。世尊又观何处缘熟。彼梵现林时可说法佛与大众悉诣彼处。无量人众相随听法。世尊广说四谛行相。彼斛饭王迨于释众。乃至人天有七十六千人。又证须陀洹果世尊复诣噜呬怛迦林。亦有无量天人释众眷属人民士庶随佛听法。世尊同前广演四谛。甘露饭王及释众等。乃至人天有七十五千人。证须陀洹果。余有证斯陀含果者。有证阿那含果者。有证阿罗汉果者。有发声闻菩提心者。有发辟支菩提心者。有发无上菩提心者。亦有出家断诸烦恼后证阿罗汉果者。乃至有发三归心者。时提婆达多既见世尊现于神变及说妙法。自无所证乃生妒心。发不善言谓释众曰。一切盲人乐斯幻化。此幻化事一切能作。有一释众名钵啰摩拏野。告提婆达多言。汝勿于世尊大丈夫所发如是恶言。提婆达多寻便默然。时净饭王起心思惟。昔者天人阿修罗为世间供养。今佛出世真是世间恭敬供养。有释童子说偈赞佛曰。

释种大仙大丈夫能降妙法甘露雨

救济堕落黑闇者开解脱门为引导

尔时净饭王。闻此童子说偈赞佛深心欢喜。然于真实而未见谛。唯云世尊。是大丈夫具大威德。谁有圣子而同我耶。世尊思惟。父净饭王不见真实。乃为二事。一者我心。二者分别心。若能离此可见真实。佛观大目虔连于净饭王而有宿因。佛谓大目虔连曰。汝以方便化净饭王令离我执。于是大目虔连即诣王处。王见尊者心便欢喜。尊者应时入三摩地。隐于王前乃出东方虚空之中。现行立坐卧四威仪相。又复身中放五色光。犹如玻[王*(黍-禾+利)]互相映彻。或身上出水身下出火。或身上出火身下出水。如是种种现于神变。东方若此。南西北方亦复如是。作神变已没于虚空。如弹指顷已在王前。王曰。佛弟子中更有如尊者否时大目虔连即说偈曰。

世尊弟子大威德三明六通皆自在

解脱三界阿罗汉声闻牟尼如我多

时净饭王初谓世尊独有是事。心中常存我执之相。及大目虔连现神变已。乃知弟子亦有斯证。王之我心由此得灭。于是世尊即以方便作世间心。云何得梵王帝释及净光天来我为说法。于意云何。如来之心非声闻菩萨之所能知。所以然者。世间之心下至蚁子尚令得知。何况诸天。于是帝释告毗首羯磨天子言。汝化儞也(二合)誐噜驮林作大法会。其中台殿楼阁悉安师子之座。咸以众宝而为严饰。复开四门各以四宝装铰。复令四天大王而守护之。时毗首羯磨天子承帝释命。变大法会种种严饰。如帝释教。仍令四王为守门者。作变化已。白于世尊。法会已成。请佛往彼。是时世尊与自眷属及梵王帝释净光天等无数百千之众。还儞也(二合)誐噜驮林。佛既到已入于宝殿。升师子座即说妙法。时尊者大目虔连与净饭王。同诣佛所至法会门。尊者直入。王即止住。王曰。何故障我。对曰。佛为净光天等说法。凡人不得预会。王曰。汝何贤圣居此守门。对曰。我是持国天王。时王乃问。东门即尔南门可否。对曰。不知。既至南门复不得入。王乃问言。何故如是。对曰。佛为净光诸天说法。凡人不得预会。又问。汝何贤圣居此。守门对曰。我即增长天王故守南门。王自惟曰。我去西门应恐得入。既至于彼亦不得入。王又审问。何故如是。对复如前。又问。汝何贤圣。答曰。我是广目天王。净饭王长息叹曰。圣凡相隔虽近至远。既心切见佛。更往北门。至彼同前止不令入。王即厉声谓守门者曰。贤圣勿是北方天王否。对曰。我即毗沙门也。时净饭王闻此语已迨将闷绝。又复思惟。我虽至亲今则疏远。我亲分别从此泯灭。于是世尊知无分别又察情极。若不时见恐致无常。佛以神力变楼台殿阁乃至垣墙。悉成玻[王*(黍-禾+利)]清净映彻。内外相睹无所障碍。王得见佛心极欢喜。即便礼拜于一面坐。

尔时世尊种种方便化其父王。令无我心及除分别。即为广说苦集灭道四圣谛法。王得闻已。所有身见如二十山峰以金刚智破灭无余。便证须陀洹果。王思念曰。我今所证非天非仙非父非母。亦非亲爱一切眷属之所获得。当从如来慈孝所致。又复思惟。我于过去轮回生死。骨聚如山血泪成海。或复堕落诸恶趣中。今日乃入解脱门预于圣道。又复言云。善哉世尊。往昔修行无数苦行。不顾身命为利众生。我今更求殊胜天报。佛即悲念王。今云何求斯报也。时净饭王即从座起。合掌顶礼白世尊言。今欲请佛及诸圣众。于我宫中来晨受食。唯愿大慈咸垂降赴。佛即默然。王知许已礼谢而归。才至宫中诏白净饭王。告而言曰。我已证道不乐王位。汝受灌顶代我理国。白净饭王问。何时证耶。答曰适于儞也(二合)誐噜驮林闻法得证。白净饭王曰。世尊初到彼林我已得证。王云代位我实不能。又诏斛饭王曰。汝可灌顶代我理国。对曰。我于梵现林中闻法证果。所言代位诚不乐也。又谓甘露饭王曰。汝受灌顶代我理国。对曰。我于噜呬多迦林闻法证果。今亦不乐处王位也。净饭王曰。若如是者当令何人守宗社也。诸王咸言。释族之中有贤德者可令守之。议事已毕。

净饭王曰。速令所司办造种种珍馔饮食令极香美。又敕洁净内外除去荤秽。于正殿上当以清净茵褥及上妙衣敷。置如来及圣众坐位。复设香花及净水瓶无使阙备。既至来晨遣使白佛。今食已办。请佛及众同赐降临。

尔时世尊与诸圣众前后围绕。行诣王宫受食供养。佛至宫门。王与眷属执炉焚香引世尊入。佛升座已。诸圣众等次第就坐。时净饭王与诸眷属礼拜问讯赞叹讫。即亲手奉上种种饮食而伸供养。食毕澡漱供心圆满。时净饭王即取金瓶灌世尊手。白言。奉施儞也(二合)誐噜驮林精舍。愿佛随意。瓶水出时有五功德声。佛亦施愿云。以所施福。王及释族。一切所求。随意获得。王及眷属闻是语已。欢喜踊跃礼佛而退。佛及圣众回还精舍。后于一日世尊复在王宫受食。王之眷属互相谓曰。今世尊左右皆是耆年。善相威仪诚堪仰重。然侍奉世尊未为允当。可于释族选其年少有贤善者。便令出家侍佛左右。贵得相称。时净饭王敕下亲族内外臣佐。今一切义成舍转轮王位。苦行修习为大法王。宜各选其贤子舍令出家侍从世尊以成其美。时斛饭王有二子。一名阿儞噜驮。二名摩贺曩摩。彼摩贺曩摩能理王务。然贪财利。阿儞噜驮常处宫中随意受乐。时斛饭王以敕旨宣下。乃呼摩贺曩摩。汝可出家以奉王命。子曰。我不出家。彼阿儞噜驮常在宫中受其快乐。可令出家。父言。彼子福德汝勿指陈。子曰。此是父母爱怜所许。若实有福当可试验。父曰。当何试验。子曰。常式送食今可空盘送之。若其有福食自然出。父即对面封以空盘。令宫嫔送之。诫曰。若问何食但对种种在内。时天帝释观知此事。阿儞噜驮昔曾以食供辟支佛。今日云何令其无食。乃化种种珍美品馔满彼空盘。女使至彼。阿儞噜驮问言。何物。宫嫔心嗔不衣诫敕答言。无物。阿儞噜驮即思念曰。父母云何送空盘耶。乃开封视之。异馔满中人所罕见。馨香馚馥园苑皆满。阿儞噜驮意亦深怪。问彼女言。本有食耶。本空盘耶。女曰。空盘。遂却以此食奉上父母。父母见食亦大惊怪。又以此食示摩贺曩摩。汝看此食是彼化出。彼阿噜驮人皆爱乐。我言大福非汝等力。汝初不信今已验知。摩贺曩摩白父母言。彼既大福可令出家。我今无福非出家者。父母即谓阿尔噜驮曰。王今有敕汝出家否。对曰。出家有何利益。在家有何过失。父母言。出家之人当证涅槃。可受天上人间第一供养。若人在家出家真实离欲。亦得天上人间供养。若是在家妄称出家。当感三恶道报。对曰。出家在家得利失利我已晓了。今欲出家上副王命。父母告曰。汝言大善。时阿儞噜驮有一同年名曰贤王。最相知见。乃往彼处而相告白。至贤王门方闻品琴。又值弦断五音不足。阿儞噜驮擅琴之声止立不进。待其调品令人入报。贤王请入谓阿儞噜驮曰。汝来何时。答曰。琴弦初断我已到门。待其调品方令入报。贤王称善执手请坐。汝今何来。对曰。净饭王有敕。令释族出家。意欲眷属侍佛左右。以汝慕善故来相报。贤王曰敕旨才下寻亦便知。汝既出家我亦同往。汝可今夜宿于我舍。阿儞噜驮随言即止。贤王令人为敷卧处。至夜眠睡无少安乐。明晨相见。贤王问言。得安睡否。报言。不得安睡。又问。何故如是。对曰。床所铺者病触之衣。是以令我不获安寝。贤王即唤所司侍人。问其缘由自何而得。对曰。王初生时敷设余长。后因疾患曾已受用。贤王叹曰。善哉释族生此异子。又言。我出家者。提婆达多次当王位。乃令左右呼提婆达多。到已问言。我等奉敕咸去出家。未委汝今当何所作。时提婆达多私自念曰。若或我言不出家者。即令贤王亦不出家。便以诳言。我亦出家。时彼贤王速以公文奏净饭王。王乃下敕告示内外。今贤王阿儞噜驮及提婆达多等。释种五百人出家。咸可知悉。敕出之后中外欢喜。唯提婆达多独自苦恼。意云。本作方便欲令贤王出家。今或违言有妄语过。使我将来不得王位。于是刚忍随众出家。时净饭王欲令后代知族尊贵。宣告内外。凡是街衢迨及城隍。一切严饰皆使殊胜。布以净土洒以香水。复排幢幡伞盖散花烧香。以拟贤王等五百释种出家经过。彼释种等各各父母。于衢路侧及城门首。敷设观看。亦命相师各相其子。谁可出家谁当不可。贤王先出相师称叹。此若出家必证圣道。阿儞噜驮次行出城。相师亦云得圣非久。提婆达多出至城门。头上宝冠忽然堕地。相师见已。此恶业人定入地狱。又不善人名曰海寿。才到门际驴作恶声。相者知之。此有口业曾谤声闻。当来果熟定堕恶趣。乌波难陀次出。乘象方至门首璎珞堕地。乃自下象亲手收取。相师言曰。此鄙吝人当入地狱。如是五百释种各各出已。相师皆见咸以善恶具告父母。时释众等出迦毗罗城。复游园苑次至佛处。各各白佛云求出家。世尊思惟。今此释众虽求出家。有志乐者。有不乐者。佛以四法度为苾刍。时净饭王有承事人。名乌波梨。善能剃发。王即遣与释众剃发。既至彼处不肯与剃。乃作色烦恼又复悲泣。贤王问言。何以如是。乌波梨曰。我奉一人非众所使。可宁舍命发不能剃。贤王谏曰。勿作是言。汝奉王命非众可使。此有善利请无烦恼。贤王复以方便告释众曰。汝等出家宝冠妙衣及装严具。今日已去咸无所用。都置一处与乌波梨。彼闻得者或可欢喜。衣冠既集乃成大聚。时乌波梨即与剃发。及睹释众各各年少舍其富贵。我今卑族何所恋耶。宜可弃彼恩爱去离烦恼。免其轮回生灭之患。于是榰颐再三忖度。尊者舍利弗见而问曰。汝何榰颐似有不乐。答言。非是不乐有所思念。具以情实告舍利弗。舍利弗谓曰。世尊度脱非间尊卑。今正是时。宜其猛利。世尊预知专期根熟。舍利弗将乌波梨来至佛前。五体投地伸其礼敬。白言。世尊。今乌波梨欲于正法出家。愿佛哀愍。佛告乌波梨言。汝得梵行。世尊言讫。须发自落袈裟着身。后七日中须发再出仪威庠序。如百腊苾刍。自说伽陀曰。

我今于如来正法求出家

佛言得梵行须发寻自落

袈裟亦着身此即从善本

今日方成熟故我为苾刍

尔时世尊告大众言。今出家者。可依夏腊次第守其尊卑。乃至未来礼不得阙。于是乌波梨平视诸释。时彼贤王次第礼众。至乌波梨前不肯礼拜。来白世尊。今乌波是承事人。今我礼者是不顺也。佛言。汝既出家当除我相。彼是上腊宜伸礼敬。贤王才礼地六振动。次提婆达多亦不肯礼。又来白佛。佛言。出家之人当除我相。彼是上腊宜可礼足。于是诸释无不礼者。诸苾刍等各各心疑。今贤王礼拜。地六种动有何因缘。唯愿世尊。解诸疑网。佛言。过去世时此阎浮提波罗奈国。有王统御。名曰梵寿。国界丰盛人民快乐。时彼城中有一娼女。名跋捺啰。色相端严人所爱羡。有一男子。名孙那啰摩拏嚩迦。往彼女处言意相慕。女即报云。备五百金钱可来相见。是人贫匮莫副所言。别以方便而亲附之。遂移居相邻时奉花果。后因节序男女作乐。严身戴花各炫其美。时跋捺啰起思念曰。孙那啰摩拏嚩迦。彼人若来共作喜乐。须臾来至。女即喜曰。可取花来与汝作乐。孙那啰摩拏嚩迦此日有事。心极烦恼通宵无睡。及天将晓熟寐不觉。众人取花好者已尽。乃得尸利沙花将与彼女。彼女不悦。即说偈言。

戒不精进业怠堕重睡眠

众采好花去得尸利沙花

又复告言。汝求别花。时初秋月暑气犹郁。乃再去寻花。以至中午采花唱歌都不觉热。值梵寿王入草诣林避热。忽闻歌唱令人寻求。见已呼来乃谓之曰。日光下照如火烧脑。云何歌唱都无所苦。即以伽陀对曰。

我心迷故非日不照

为事有少故不知苦

时王思惟。此采花人能言。乃留与语。王曰。我出值热来此求凉。汝可以言解我热恼。孙那啰摩拏嚩迦。本有智慧所言称旨。乃说征伐之利。投王心机王。闻叹奇即忘热恼宣。问大臣有。于刹帝利灌顶王所假身命难者。最上之赐国有何典。大臣对曰。可与储君。即敕大臣册居其位。告报内外准式备仪。礼赴春宫尊处储贰。凡日受用无非珍宝。寝卧之所茵褥异常。孙那啰摩拏嚩迦私自惟曰。储君若此尊极可知。便起贪心欲谋大宝。才发斯念便自觉知。我或如斯堪云来报。由是追悔寝不安处。乃施粗席卧于地上。至明旦已。王即遣使观其动止。乃见孙那啰摩拏嚩迦卧于地上。速来白王。此非储君乃贱人尔。王曰。何知。具事上闻。王曰。此大智人非是贱士。乃令诏来询问其故。王曰。夜不寝床卧于地者何意。对曰。贵非究竟所以不乐。王曰。汝意如何。今欲出家。王复言曰。未知此事云何出家有何功德。答言。于寂静处苦节修行。亦无圣师亦不求侣。观缘究理证独觉菩提。王即称善放令出家。后证道果来至王前。于虚空中现神变相。王睹是事深生归信。五体投地以伸敬礼。即说伽陀曰。

善哉智慧人非恶业能系

求寂静修行证独觉菩提

说伽陀已。又复言云。若有诸摩拏嚩迦。出家求道我即随喜。时有近臣名殑誐波罗。闻此偈已忻乐非常。记忆在心诫其贪爱。王因此后亦自勖励。乃疏宫室多乐寂静。殑誐波罗后接王喜遂求出家。王既允许拜辞而出。即诣深山逢苦行仙人。便随学道精勤策励。亦证五通。径来王前现其神变。王乃问曰。汝得如是功德耶。答曰。我证。王谓证圣。便礼其足。头才至地地即振动。是时王母察此非真。乃为殑誐波罗。说伽陀曰。

若根本出家礼事于沙门

寂默及精进苦行成缘觉

一切罪永灭一切福业生

后于诸世间广利乐众生

佛告诸苾刍。昔梵寿王者今贤王是。殑誐波罗者乌波梨是。往昔礼拜地已振动。今日致礼与本无殊。诸苾刍。此过去现在种种之事。今为汝等再分别说。汝等闻者宜其谛信。时诸苾刍闻此说已。欢喜踊跃礼佛而退。

本文链接:第十三卷 众许摩诃帝经

上一篇:第十二卷 众许摩诃帝经

下一篇:第一卷 佛说除盖障菩萨所问经

李罕诵心经

佛学文化源远流长,心经这篇只有260个字的经文由浅入深地全部概括了《大品般若》的义理精要,可谓言简而义丰,词寡而旨深。为传承发扬佛之文化惠普大“众”,大藏经语音工程创始人李罕秉持虔诚的态度,特录制心经视频奉献于世人。

李罕视频

  • 诵经人访谈录
  • 一个人的录音棚

最近更新

经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