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佛学知识

密勒日巴尊者传_10

发布时间:2019-11-11 09:08:11  编辑:   阅读次数:

\

护马白崖窟精修

  “第二天,我拿着卖田所得的物品和随身所带的零碎东西,在人未起身、天尚未亮的清晨步行到了护马白崖窟。白崖窟是一个很适宜居住的崖洞。到达以后就把一张硬毡子铺起来,上面垫了一个小垫子,作为禅座。布置定当,我就唱了一首誓愿歌:  我未证道前,誓志常住此;  即令冻饿死,不往觅衣食。  疾病宁至死,不下山求医;  忍苦宁舍命,不下山寻乐。  乃至一刹那,不以此色身,  寻求世间利;唯以身口意,  争取大觉位。祈请上师尊,  十方一切佛;赐予大加持,  令此誓不违。祈请胜空行,  及护法守者;助我以胜缘,  令此誓成办。  “接着我又发誓道:‘我若是不得成就,不生殊胜的证解,纵使饿死也不为觅食下山,冻死也不为求衣下山,病死也不为找药下山。决定彻底舍弃今生与俗世有关的一切一切。三业不动(身业、口业、意业为三业,身、口、意不为一切诱惑所摇动,故名三业不动),一心修行成佛,请求上师、本尊、空行护法加持此愿成就。如果违背此誓,与其留着一个不修正法的人身,不如即死。所以如果我一旦违誓就请护法大海众立刻断绝我的生命。我死之后,还须请上师、本尊加持得投生一个能修正法的人身。’发愿毕,接着又唱了一首决心歌:  圣那诺巴子传解脱道,加持穷子得山居;  不为世间散乱扰,由定修观得增长。  安住无散三昧地,开放无生胜观花;  不为熙攘戏论扰,愿离戏绿叶增长(有无、是非、断常、一多、来去、染净及生死、涅槃一切法、一切见皆是戏论,如小儿言无足轻重。离戏者,离却此一切戏论,直趋真如不可说境也。此处所谓绿叶者譬喻也,接前句与后句成为花、叶、果三种譬喻)。  崖居一心无二意,愿结证解觉受果;  不为魔障所中断,我心决定克服之。  于方便道不生疑,父传宗风子承继;  圣不动自性大悲者,加持穷子得山居。  “自立誓起,我每天只吃一点点的糌巴,日复一日地苦修下去。  “我的心分虽然有大手印的把握,但是因为食物太少的缘故,体力不足,气息不调,毫不生暖乐(‘暖相’及‘乐相’为一切定的共相,‘拙火定’更为显著),身上寒冷非常。就一心祈请上师。一夜,在光明的觉受中,好似看见马尔巴上师,有许多女郎围绕着行会供。其中有人说:‘那个密勒日巴,如果生不起暖乐,怎样好?’马尔巴上师说:‘他应该如此如此的修。’说着就把修的姿势做给我看。醒后,我就依法结六灶印(一种特殊之坐式)。以求生体乐,调匀呼吸,以命根风(‘命根风’即命气也,八识之所依也)而束语业,以法尔解脱方便调伏妄想,心趋宽坦。这样修行以后,果然生起了暖乐。  “如是过了一年,心里就想到外面去散散步,到村庄上去走一走。正准备要走的时候,忽然想起我从前所发的誓来,就自己唱了一首警策自励歌:  大金刚持马尔巴,加持穷子得山居;  密勒日巴尔怪人,自唱自听自策励;  无人伴居无人语,欲出散心寻攀谈。  世间火宅烦恼窟,岂有遣心解忧诀;  勿动勿动住本然,心若浮飘招恶缘;  勿散勿散持正念,心散恐被恶风牵。  勿行勿行洞中坐,外出当被业石绊;  莫望东西莫抬头,抬头张望心散乱;  勿睡勿眠勤精进,贪睡则被烦恼算。  “歌唱毕,自己勉励自己,便愈加昼夜不息地勇猛精进,道行更渐增长。这样又过了三年。  “我虽然一年只吃一开糌巴,但是过了这几年以后粮食也就要吃完,最后终于一点没得吃的了。眼看着这样下去只有饿死一途。我想世人以宝贵的人身孜孜于求财,得了一点就欢喜,失去就苦恼,真是可怜。以充满三千大千世界的黄金,比之于成佛的事业,实在藐不足道。若是不成佛而白白舍弃了这个身体,真太可惜。那么,我是不是要去找一点食物来维持这个生命呢?同时我又想起了从前的誓言,究竟应不应该下山去呢?思之再三,觉得现在出去,并不是因为贪玩,而是为了要得到修法所需的资粮,所以此行非但不算违背誓言,而且是应该做的。为了求得一点苦行的资粮,我于是就走到了护马白崖窟的前面。  “那个地方,一望宽阔,日光温暖,溪水澄清,遍地长着茸茸青草和绿色的野荨麻。我一见之下,大为欢喜,心里想:‘这样就不用下山去了。就可专食荨麻好了。’从此以后我就以荨麻度日,继续修行下去。  “再过了很久,外面穿的衣服破烂得连一片布都不剩了。因为专吃荨麻没有一点其他的食物,身上也弄得只剩下了一付骨架,头发和毛孔因为吃荨麻的缘故也都变成了绿色。  “我想起上师给我的锦囊信符,我把信符顶戴在头顶上,心里说不出的高兴,虽然一点吃的也没有,但是就好象吃了甘美的食物一样,我感觉到非常舒适满足。我想打开信符看一看,可是有一个兆头表示,拆开信符的时候尚未到。所以就没有打开。这样又过了一年。  “一天,一群猎人带着猎狗,在行猎的时候,什么都没有打到,无意中走到我的洞前,一见我,吓得大叫:‘你是人是鬼啊?’  “我说:‘我是人,是一个修行的人!’  “他们说:‘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啊?怎么混身是绿的呢?’  “‘因为吃荨麻吃久了,才这个样子的。’  “‘你修行的粮食在哪里呢?把你的粮食借给我们吃,我们以后还你钱。你要是不拿出来,我们就把你杀掉!’他们就在洞里到处看了一遍,狠狠的威胁我。  “‘我除了荨麻以外,什么都没有。如果有,也用不着隐藏,因为我相信对于修行人,只有供养粮食的,而决没有抢修行人的粮食的!’  “其中有一个猎人说:‘供养修行人有什么好处啊?’  “我说:‘供养修行人会有福气来的。’  “他就笑着说:‘好!好!我就来供养你一次吧!’说完,就把我从座上抱起来向地上一掼,又提起来向上一抛,跌下来,又一掼。这样的抛和掼,我瘦弱的身体自然不能禁受,痛苦万分。但他们虽然这样侮辱我,我心中却对于他们生出了慈悲,十分可怜他们,不住的流下泪来。 “另外一个坐在一旁没有折辱我的一位猎人就说:‘喂!你不要这样做。他倒真是一位修苦行的行者啊!就算他不是一个修行的人,把这样一个骨瘦如柴的人拿来欺侮,也不算是英雄好汉哪!何况我们的肚子也不是因为他而饿的。这种不讲道理的事,快不要做了!’又对我说:‘瑜珈行者啊!我实在佩服你。我没有扰乱你,请你回向保护我。’那个欺侮我的猎人说:‘我已经好好献上献下的供养过你了。你也应该回向保护我呀!’说着哈哈大笑的走了。  “我倒没有放咒术,也许是三宝处罚,也许是他自己作恶的报应,以后听说过了不久,为了一件事,法官将那猎人判了死刑,除了说不要欺侮我的那个猎人没有受罚之外,其余的人都受到了很重的处罚。  “又过了一年,所有穿的衣服实在破烂不堪了,姑母因我卖田而送给我的那件皮袄也和死尸皮一样了。我想把这几件东西缝起来做一个座垫。但是又一想,人命无常,也许我今天晚上就会死,还是多修一点定吧。就把那件烂皮衣垫在我身底下,下身随便用一些什么东西遮住;那个破糌巴口袋的一块皮就披在上面,一块烂布就补在身上必要的地方。可是那块布实在太破太旧了,没有法子用。我想把它缝一缝,但是又没有针线。最后我只得用毛草作了一根绳子,把这三样东西扎起来,捆在上身和腰间,下身也稍微遮盖着一点。就这样将就的过下去。晚上把皮衣和烂垫子又用来应付过夜,依然每日静坐思维。这样又过了一年。  “一天,忽然听见人声嘈杂,有许多人跑到洞前来了。他们向洞内一望,看见一堆绿茸茸的人形,吓得大叫道:‘有鬼!有鬼!’说完飞也似的掉头就跑。后来的人不信说:‘青天白日之下怎会有鬼?你们看清楚了没有啊?让我们再来看看。’他们走近一看,也怕起来了。我就对他们说:‘我不是鬼,我是在这个洞里修定的行者啊!’就详详细细的把自己的来由告诉给他们听。  “起初他们不相信,等到在洞内仔细看过一遍,发觉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些荨麻,他们才相信。于是就给了我很多糌巴和肉,并且对我说:‘像你这样的修行人,我们实在敬佩,请你超度我们所杀的动物,净除我们的罪业啊!’随即虔诚礼拜而去。  “我这么多年以来,这是第一次得着人做的食物,心里极为高兴,就把肉煮来吃了。立刻身体觉得非常安适,健康也改进了,智慧也敏锐了,道行上生起了又深又广的证解,与以前不同的空乐也产生了。我心中想:供养大量财宝与世间上养尊处优的法师,远不如供养真正修行人一碗饭的功德来得大啊!世人锦上添花的多,雪里送炭的少,真是可叹!  “我很节省的吃糌巴和肉,过了些时,未吃完的肉上生满了虫;我想把虫弄掉再吃。但仔细一想,这又是违背菩萨行的,把虫在吃的东西抢来吃是不应该的,所以仍旧只好吃荨麻了。  “有一夜,一个小偷想得着我的粮食和财物,偷偷地跑进洞来到处摸索。我不禁哈哈大笑起来,我说:‘喂!朋友!我连白天都找不到,你晚上还想找得着什么东西吗?’他想了一想也跟着大笑起来。过了一会,很不好意思地悄然溜走了。  “又过了一年,我的家乡嘉俄泽的猎人们,什么野物都没有打着,跑到我的洞前来了。见我绿茸茸地缩成一堆,披着三块布,形如骷髅地坐在那里,便吓得战战兢兢的拉开弓向着我,颤声问道:‘你是人吗?还是鬼?是兽吗?还是影子?从任何方面看来都像是一个鬼啊!’  “我咳嗽了一声说:‘我是个人!不是鬼!’  这些人里面因为听见我的声音,有个认识我的就说:‘你不是闻喜吗?’  “‘是的,我就是闻喜!’  “‘啊!那么今天请你给我们点东西吃,我们打了一天猎,什么都没有打着。请你借点东西我们吃,以后我们多多的还你。’  “我说:‘可惜我没有什么东西可以给你们吃的。’  “‘哦!不要紧,就把你吃的东西给我们吃好了!’  “我这里只有野荨麻!你们烧火去煮荨麻吃罢!’  “听了我的话,他们就生起火来煮荨麻。他们说:‘我们需要一点酥油放在里面一齐煮。’  “‘有酥油就好啦!我不用酥油已有好几年了,荨麻里面有酥油的!’  “‘那么请你给我们一点调味的东西好吗?’  “‘我没有调味的东西也已经好几年了,这荨麻里面有调味的香料。’  “那些猎人说:‘那么,无论如何盐总要给我们一点吧!’  “我说:‘有了盐还说什么,我没有盐也已经过了好几年了,荨麻里面有盐!’  “猎人们说:‘你的衣食真不成话,哪里像是人的生活啊!你就是替人家当佣人作工,也至少能吃得饱穿得暖。唉!唉!世界上再也找不出一个比你更悲惨更可怜的人了。’  “我说:‘请你们不要这样说吧!我是人群中最殊胜难得的人。我遇见大译师马尔巴,得了即身成佛的口诀,住在寂静无人的山中,放弃今生的想念,修行禅定,成就三昧,名、闻、恭敬、衣、食、财、利,无一样能动我的心。因此我已经降伏了一切世间的烦恼。世上再没有比我更称得上男子汉大丈夫的人了。各位虽然生长在佛法鼎盛的国土中,但不用说修行了,就连闻法的心思都没有;你们这一辈子,忙于犯罪作恶,入地狱惟恐不深,时间惟恐不长。像你们这样才真是世界上最悲惨、最可怜的人哩!我心里是经常安稳快乐的。现在让我来唱一个修行快乐歌给你们听。’  “他们都好奇的、很有兴味的静静听我唱:  敬礼大恩马尔巴师,愿弃此生求加持;  护马白崖窟顶里,有我密勒瑜珈士。  为求无上菩提道,不顾衣食舍此生;  下有薄小坐垫乐,上有八波棉衣乐(八波是地名,在今尼泊尔地区);  修带系身安稳乐,饥寒平等幻身乐;  妄念寂灭心性乐,无不安适即快乐;  此亦乐时彼亦乐,我觉一切皆快乐;  为告劣根无缘辈,我为自他究竟利。  毕竟安乐而修行,汝等悲我实可笑;  夕阳今已下西山,诸君速返自家园。  我命不知何时死,无暇空作尘俗谈;  为证圆满佛陀位,幸勿扰我修禅观。  “他们听了我的歌就说道:‘你的歌喉真不错啊!你所说的这些快乐,也许是真的。但是我们却都办不到。再会吧!’便都下山去了。  “我的家乡嘉俄泽的村人每年要举行一个塑佛像的大集会。在这一年的集会中,那些猎人们都异口同声的唱我那支修行快乐的歌。大家都称赞这首歌真是不错。那时琵达妹妹也跑到集会上来行乞,她听见了这歌词就说:‘这只歌的作者,恐怕是位佛爷吧!’  “一个猎人大笑着说:‘哈!哈!是佛爷还是众生我倒不知道,可是这只歌啊!就是你那个饿得只剩一身骨头的闻喜哥哥在饿得要死的时候唱的!’ “琵达说:‘我的父亲、母亲死得很早,亲戚朋友都变成了仇敌,哥哥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剩下我这个苦命要饭的女孩子,你们还要拿我来开玩笑,未免心太狠了!’说着就唏嘘的哭将起来。那时结赛也在会中,看见琵达哭,就劝她道:‘不要哭!不要哭!作这首歌词的人,倒很像是你的哥哥。前几年我也曾看见他的。你何不到护马白崖窟去看看,究竟是不是他呢?我也同你一起去好了!’  “琵达觉得很有理,就把喇嘛施舍的一瓶酒和一些糌巴米饭,带着到护马白崖窟来了。  “琵达走到护马白崖窟,到了洞门口,向里面张望,看见我坐着,眼睛下凹,陷成两个大洞;身上的骨头,一根根向外凸出来,像山峰一样。浑身一点肉也没有,皮肤和骨头像要脱离似的,周身的毛孔都现着绿茸茸的颜色;头发又长又松,乱蓬蓬的一堆披着,手脚都干瘪,显得要破裂也似的。琵达一瞧,起初以为是鬼,害怕得要逃走,忽然想起了‘你的哥哥快饿死了’的那句话,就怀疑的问道:‘你是人还是鬼呀?’  “‘我是密勒闻喜啊!’  “她一听知道是我的声音,跑进洞,抓住我就喊:‘哥哥啊!哥哥啊!’马上就昏倒在地上。  “我一见是琵达妹妹,悲喜交集。想尽了办法才将她唤醒。她用手蒙着脸,哭着说:‘母亲想你想死了。村上没有人肯帮助我,受不住苦,我只得四处去流浪乞食。心里总是惦念着:哥哥是死了呢?还是活着?要是还活着的话,日子该过得很快活吧!谁料你又变成了这个样子。这个世界上还有比我们兄妹更悲惨的人吗?’说着就大叫父亲、母亲的名字,捶胸顿足,嚎啕大哭起来。  “我竭力的劝慰她,但是毫无效果,便很悲哀地对着琵达妹妹唱了一首劝慰歌:  敬礼一切大恩师,加持穷子得山居;  忘怀悲世琵达妹,宽心且听阿兄歌:  一切苦乐本无常,我故如是苦修行;  终当获得究竟乐。一切众生如父母,  于我恩德无有量;为报一切众生恩,  如是苦行又何妨。崖栖穴居如野兽,  见者孰不生怜悯;我所食者如狗食,  人见呕吐且难忍。我身有如骨骷髅,  仇敌见之亦泪泣;观我行迹似疯狂,  知者知我与佛同;恒沙诸佛孰不喜?  下有冰冷石床坐,刺我肌肤令精进;  外内身彻荨麻香,绿色一味无转变。  无人山中崖洞居,断除忧恼如佛陀;  上师三世一切佛,心中礼拜常不疏。  如是猛修得精进,必生觉证无疑问;  觉受正解若得生,此生快乐任运成。  未来决定能作佛,琵达我妹悲应释;  宽舒汝怀勿啼哭,同享正法修行乐。  “琵达就说:‘果真如此的话,倒真是希有难得,但实际上恐怕靠不住吧!若真是这样的话,为什么其他学佛的人不像你这样呢?即使不完全像你这样,也总应该有一部份相像呀!你这种修行的人,我从来连听都没有听人说起过。’一面说着,一面就把带来的酒和食物给我吃。我吃完了食物,立刻觉得智慧明朗。当天晚上,道行就有了极大的增长。  “第二天早上,琵达走了以后,我的身心同时感受到从来未有的安乐和疾锥的刺痛,心境中出现了善与不善的各种变化和征兆。虽然努力修观,也无济于事。过了几天,结赛带了许多陈年的酥油和老肉,又有一坛好酒,和琵达一起来看我。恰巧碰见我出去打水去了。打水回来,因为身上几乎一点衣服都没有了,绿茸茸的光身子一个,所以她们俩都不好意思看我,把头掉了过去,站在一旁哭泣起来。  “我进洞里坐下,她俩就把糌巴、酥油和酒、肉拿给我吃。  “琵达对我说:‘哥哥啊!无论从哪方面看起来,你都不像个人!出去化一点人吃的食物来修行不好吗?我也去想法子替你弄一件衣服来穿!’  “结赛也说:‘无论怎样,化点粮食总是应该的,我也要想方法替你弄一件衣裳来。’  “我说:‘我什么时候死都不知道,去化缘只有浪费时间,有什么意思呢?就是冻死、饿死,也是为了法而死的,我将毫无后悔。放弃修行,为衣食而奔走,努力聚集财宝,吃好的,穿好的,与亲戚朋友们大吃大喝,乱唱瞎聊,嬉笑度日,过这种生活是虚度宝贵的人生,我是绝对反对的。所以你们也不必替我找衣服;我也更不会去化缘。大家各行其是好了!’  “琵达说:‘你简直是自己找苦吃,我不知道你怎样才能满意,看样子你也再没有别的方法磨折自己,使自己更加痛苦了吧!’  “我说:‘我这算什么,三恶道才是真正的痛苦呢!但是众生易作恶,自己去找这种痛苦受的人正多得不胜枚举。我对于我的现状,已经很满意了。就唱一只满意歌给她们俩人听:  敬礼三身上师前,加持穷子得山居;  既无亲朋为挂念,亦无仇怨相牵缠;  如是死于崖洞里,无悔无恨心满意。  亲朋不顾我将老,弟妹莫认我死期;  如是死于崖洞里,无悔无恨心满意。  我死悄悄无人知,我尸鸟鹫亦不见;  如是死于崖洞里,无悔无恨心满意。  我尸一任苍蝇食,我血一任虫蛆饮;  如是死于崖洞里,无悔无恨心满意。  洞内死尸无血痕,洞外杳然绝人迹;  如是死于崖洞里,无悔无恨心满意。  我尸周围无人绕,我死不闻人嚎哭;  如是死于崖洞里,无悔无恨心满意。  我行何方无人问,我止我住无人知;  如是死于崖洞里,无悔无恨心满意。  无人寂静崖洞处,穷人所发此死愿;  为利一切有情故,诸佛加庇使圆满。  “结赛听了我的歌,大为感叹,说道;‘你从前所说的,与现在所行的,完全一致,实在令人佩服!’  “琵达说;‘不管哥哥怎样说,你一点衣服和食物都没有,我心实不忍。无论如何我去想法子先弄一件衣服给你。你说为了修行不去找衣食,死也无恨,但是在你没有死以前,我还得要替你想法子弄衣食来。’说完她俩就一起走了。  “我因为吃了好的食物以后,身上苦乐刺痛和意念的烦扰等越来越大,后来简直无法修下去了。于是我就把上师的信符拆开来看。上面写着有除障增益、转过患为功德的种种口诀,特别叮嘱我,现在应该吃好的食物。由于我过去不断努力修行的力量,使身体的要素(原文为‘界’或‘大’,即指地、水、火、风四大。即是所谓物质之要素)都集于脉内。这些,都因为食物太坏的原故,所以没有力量可以化解。  “我就将琵达带来的一点点酒和结赛带来的食物吃了,照着信符上的指示,依心要、气要和观要,努力修行。打开了身上小脉的脉结,中脉脐间的脉结也打开了,生出前所未有的乐、明、无念的觉受。其境界非语言所能形容。这种不共的觉受证解功德,坚固、广大,转过失而成为功德。我通达了妄念即是法身,了知轮回、涅槃一切法皆是缘起;自心一切种识本离一切方所,行为错误则招致轮回,善行解脱则获得涅槃。而此生死、涅槃二者之体性皆为不二空性光明(‘不二空性’就是《维摩诘经》里所说的不二法门。《维摩诘经》所示是遮诠;密乘于不二空性后加‘光明’字样,是表诠,明说也)。生出此种不共功德的因地,即是苦修净行的累积;生出此不共功德的缘助,乃食物及甚深口诀,以因缘和合而得成功。因此对真言方便道,会物欲而菩提的殊胜善巧,起了决定信心。深知琵达、结赛供食的恩德亦不可思议。为报她们之恩,特为发愿,回向菩提。回向已毕,我就唱了一只缘起心要歌: 敬礼马尔巴大译师,加持穷子得山居;  善良施主来供食,二利缘起成于斯。  人身难得却易坏,养以食物始不衰;  芸芸物种遍大千,会合天公降时雨;  则能成就利生缘。  缘起心要为佛法,父母所生幻化身;  会遇上师妙口诀,则能成就法缘起。  缘起心要为精进,无人深山崖洞住;  会和寂静无言说,则能达成一切事。  缘起心要为空性,密勒日巴之恒毅;  会和众生之信心,则能成就利生业。  缘起心要为慈悲,崖居修行瑜珈士;  会和净信供养主,行者施者俱成佛。  缘起心要为回向,大恩上师之慈悲;  会和弟子之苦行,则成住持佛教因。  缘起心要为持戒,神速加持之灌顶;  会和至心之祈祷,则成速见本师因。  缘起心要为吉祥,圣不动自性金刚持;  穷子苦乐尊师知。  “我继续努力修行,慢慢地觉得在白昼中身体可以任意变化,腾入空中及示现种种神通。夜晚梦中,可以游行世界之顶,可以粉碎山川。能化成百千化身,往诸佛刹土听闻法要,为无量众生说法。身能出入水火,得不可思议的种种神变。我心里生大欢喜,一面受用,一面继续修持。不久,我真正地能飞行自在了。我就飞到惹门去自山顶去修观,生出前所未有的拙火暖乐。  “在飞返护马白崖窟途中,经过一个绒俄小村的时候,有父子二人正在耕田,他们原是伯父的一党。那父亲正拿着锄头在掘地,儿子正在赶牛耕田。儿子一抬头看见我在天空中飞行,马上叫道:‘父亲看啊!你看天上有一个人在飞啊!’他忘记了耕田的工作,两眼不住的望着我在空中飞行的姿态。他的父亲说道;‘唉!有什么好看的,嘉俄泽的仰察葛锦白庄严母生了一个恶鬼的儿子,饿也饿不死,人称做‘恶魔密勒’的,大概就是他吧!莫要让他的影子遮着你,好好的耕田吧!’那个老头子怕碰着我的影子,就东躲西躲的闪在一边。那个儿子说:‘看着活人飞行,实在有趣啊!我要是能飞的话,就是跌断了腿也是愿意的。’于是他田也不耕了,双眼直瞪着空中的我。  “那时,我认为我已经有力量可以做利益众生的事业了,我应该去弘法度生才对。但是本尊示现对我说:‘应该依照上师的嘱咐终生修行才对,世上再没有比修行更能利生弘法的事了。’我心中就想:终生修行的事迹,可以为以后的行者做榜样,对未来的众生和教法将有广大的利益。所以就决定仍旧终身在山中修行。  “又想:‘我住在此处已经多年,知道我的人已渐渐多了。今天这个小孩子又看见我飞行,以后恐怕来的人会越发多起来。如果继续住下去,可能堕入世间八法,由于天魔和名闻恭敬的利诱,究竟悉地(‘悉地’是成就的意思)可能中断。还是到上师授记的胜地‘曲巴’去修行吧。’我就背起煮荨麻的土锅,离开了护马白崖窟。

\

本文链接:密勒日巴尊者传_10

上一篇:宣化上人:过能改 归于无

下一篇:宣化上人:金刚经节选—菩萨无住相布施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