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佛学知识

密勒日巴尊者传_13

发布时间:2019-11-11 09:06:42  编辑:   阅读次数:

辞别恩师

\

  惹琼巴又问密勒日巴尊者说:“上师老人家,您是不是遵照马尔巴上师的吩咐住了好几年呢?”  尊者说:“我并没有住几年。在那里住了不久,我就回到家乡去了。我把回乡的原因,给你们说一说吧!  “我闭关的时候,精进修定,颇有进境。一向我是从不睡觉的,有一天早上,忽然昏昏的睡去,做了一个梦,梦见我已回到嘉俄泽老家了。看见我那四柱八梁之家破烂的像老驴的耳朵一样,传家至宝的《大宝积经》,也被漏下的雨水淋得破烂不堪,屋外的俄马三角田里生满了荆榛蔓草,母亲死了,妹妹变成了乞丐,流浪到他乡去了。我想起自己从小就遭遇不幸,与母亲远离,这多年来,母子未能见面,心头生出了无限的悲痛,忍不住大声哭叫:‘母亲呀!琵达妹妹啊!’便从梦中哭醒过来,泪水把衣襟流湿了一大片。想着母亲,使我更无法抑止那夺眶奔流的热泪,便决心要回家看母亲去。  “天一大亮,我不顾一切地打破窟门,来到上师的卧房,要求上师准予我回乡。恰巧上师仍在睡觉,我就跪在他床前,在上师的枕头边禀告道:  圣不动自性大悲者,许我一返乡里行!  我乡凶村嘉俄泽,乡人与我尽成仇;  可怜母子俩无依,痛在生时早别离。  我今不堪孺慕情,祈师许我返乡行!  但愿一见高堂面,见已仍归侍尊前。  “说完,上师就醒了。那时,清晨的太阳,射过了窗户,照在靠着枕头的马尔巴上师的头上。同时,师母正拿了早餐进房来。马尔巴上师说:‘儿啊!你突然出关,是何缘故?怕是中断魔障,快回去修定去!’  “我就又重复将梦境和思念母亲的心情禀告上师,唱道:  圣不动自性大悲者,许我一次还乡里;  业缠凶村嘉俄泽,忽然梦牵魂神萦。  家贫纵已如锥立,难抑心头思念情;  欲知四柱八梁家,而今已见颓坏否?  《大宝积经》正法藏,而今风雨渍蚀否?  三角麦田俄耳马,而今蔓草丛生否?  生我育我之老母,而今慈体安康否?  琵达宫赛我弱妹,而今流浪飘零否?  业缘所累彼结赛,而今已嫁他人否?  至凶伯父勇加尔,而今仍在世间否?  残毒姑母母老虎,而今还在世上否?  正法般若十万颂,而今依然无恙否?  最于生我之老母,不堪思慕孺子情!  愿许一返乡里行,归来还侍我师前。  “上师说道:‘儿啊!你最初来的时候,曾经说过,不要乡里和家族的了!现在你离开家乡已经这么多年,即使回去,也不一定能够遇见你的母亲吧!至于其他的人,能不能够碰见,我也不敢说,你在卫藏住了很多年,又在我这里也住了这么多年了。你如一定想回去,我可以让你走。你说你回乡之后再回到我这里。你虽然这样想,恐怕很难办到了。刚才你进来的时候,正值我在睡觉,这就是我们父子今生不能再度相见的缘起啊!  “‘但是,太阳照着我的屋子,象征着你的教法,将如朝阳一般照耀十方;尤其是太阳正照着我头顶,这是修传派的教法将得到发扬光大的缘起。达媚玛恰巧拿饮食进来,这表示你将能以三昧定食养身。  “‘唉!现在我也只好让你走了!达媚玛,请你准备一个好的会供!’  “于是师母预备供养,上师建立曼陀罗,把空行耳传的成熟道表示灌顶,以及解脱道闻所未闻的口诀,完全都传授给我了。  “上师道:‘哦!这些口诀,都是至尊那诺巴为我授记,叫我传给你的,你也应该根据空行母的授记把这些口诀传给最上根的弟子直至第十三代。  “‘如果为了财宝、名利,或希望受人恭敬,或因为个人的偏爱,而传此法,那就违犯了空行的誓语!所以你应该特别谨慎珍惜这些口授,好好的依‘诀’修行。若遇见有善根的弟子,纵然他非常贫穷,没有任何物质的供养,也应该传他灌顶口诀而摄受他以弘扬佛法。至于像谛洛巴祖师予那诺巴大师的种种苦难和我给你的种种磨折,这些方法对于今后那些下根人,将会毫无利益,所以不可再用,现在即使是在印度,法行已是较前松懈了;所以今后在西藏,这种过于严格的方法,也不宜再用了。  “‘空行大法,一共有九部,我已经传了你四部,还有其他五部,以后在我的传承弟子中,将有一人到印度去向那诺巴的父传弟子去求法,对众生将有大利益。你应该努力地去求这些法要。  “‘你心中也许会想:我很穷,又没有供养,上师是不是把口诀完全都传给我呢?——你不要有这种怀疑。要知道我对于财物的供养,根本就不在意;你拿努力精进修行来作供养,才是我真真欢喜的供养!你务必精进努力,建立成就的胜幢!  “我已经把那诺巴尊者的不共法要、空行耳传的教谕统统传给你了。这些口诀,那诺巴尊者没有传给其他弟子,只是传授了我一个人。现在我将这些口诀传予你,好象将这一瓶水倒在另一个瓶里一样,一滴无遗。为了表明我的话没有半句虚言,或是过与不及,现在,我在上师与三世诸佛本尊护法前虔立此誓:  南无  承恩诸尊祈加持!历代上师之传记,  即是口诀与教法。多闻徒为扰乱因,  切持要言取精粹,若更多求无实义。  树枝虽多果不生,学问虽博无胜义;  知解虽了实证无,解说虽多无实义。  利他之心是真实,求无价宝需利他;  法可降伏诸烦恼,坚持法要即上道。  心恒知足即虎将,痛苦轮回决弃舍;  一切勇中勇之首。  无人崖洞即佛地,清净独居即神仙;  以心御心为良马,自身即是佛寺堂;  心不散乱即法王。  我于善根之弟子,尽授口诀无遗技;  师父徒子与法要,尽未来际无坏耗。  授此法种于子手,愿得花开枝叶厚;  硕果丰收垂运久。  “说完,将手放在我的头顶上说:‘儿啊!这一次你要走了,我心里非常难过!但是一切有为法,原是无常的,我也没有什么办法。你休要急急的走,在这里再住几天,把所有的法要口诀仔细的复习一下;有什么疑问便提出来,我可以替你解答。’  “我遵从上师的意思,就又住了几天,把所有疑难之处都弄清楚了。上师就说:‘达媚玛!准备一个最好的会供轮为密勒送行。’于是师母就预备了上师佛菩萨的供品、空行护法的食品及金刚兄弟的供物,陈设了一个广大的会供轮,上师大显神通,忽而变成喜金刚,忽而变成上乐金刚,忽而又变成密集金刚等本尊庄严身,具足金刚铃、杵、轮、宝、莲花、宝剑等庄严;红、白、蓝、翁、阿、吽三字(翁、阿、吽三字是一切密咒的根本。翁字为红色,阿字为白色,吽字为蓝色)放出无量光明,示现前所未显的种种神变。说道:‘这些都只是身神通而已,即使能够广大显现,还是虚妄幻景,没有多大的用处,今天为了给你密勒日巴送行,我才显现的。’ “我眼见上师的功德与诸佛无异后,心中生出了无量的欢喜之心,想道:‘我一定要努力修行,也得到与上师一样的神通。’  “上师问我道:‘你看见没有?生出决定心没有?’  “我说:‘看见了,上师!不由我不生出决定的信心啊!我想努力修行,将来也可以得到与上师一样的神通。’  “上师说:‘是啊!你应该好好的修行,记住我所指示的诸法如幻的传授,修如幻境。至于修行的处所,应该依止雪山的崖洞、峻险的山谷和森林的深处。在这些山洞崖穴中,多甲的喜日山是印度诸大成就者所加持的胜地,可以到那里去修行。那其雪山为二十四圣处之一,也是修行的胜地。芒玉的巴拔山、八玉的玉母贡惹为《华严经》上所授记的胜地,亭日的曲巴为护地空行母集会的地方,也是修行的胜地。其他,任何无人的处所,顺缘具足时,也都可以修行。你应该在这些地方建起修行的胜幢来!  “‘在东方诸胜地中,有得哇多替和咱日。现在因缘未到,尚未现出,将来在你的说法中,要出一批人材来在这些地方发扬光大。  “‘你应该在上面所授记的胜地去修行。要是得了成就,也就是对上师的供养、对父母的报恩和对众生的利益。除了究竟成佛之外,任何事都不能算做最上的供养、究竟的报恩和真实的利他事业。如果没有成就,纵然长寿百岁,也不过是活着多做一点罪恶而已。所以你要舍弃今生一切的贪着和对尘世的爱恋,莫与那些兢兢于世间俗务的人来往,莫谈无意思的闲话,要一心努力修行啊!’  “上师一面说着,一面流下眼泪来,望着我慈悲地说道:‘儿啊!我们父子今生再也不能见面了,我是永远也不会忘记你的!你也不要忘记我啊!你若是能够照我所说的话去做,将来,我们在清净空行的刹土中一定会见面的。儿啊!你应该欢喜啊!  “‘将来你修行的时候,会发生气脉的严重障碍,到了那个时候,再把这个东西拆开来看。不到那个时候,切莫拆开。’说着就给了我一件用蜡封好了的信。我那时把上师嘱咐的言语,紧紧的记在心头,上师的教谕对我实在有说不尽的利益。以后每每想起上师的教谕,善心就会增长,修行就会有进步;上师的深恩,真是说不尽哟!  “上师遂对师母说:‘达媚玛!你准备明天与密勒大力送行啊!我心里虽然万分难过,我还是要去送他的。儿呀!今天晚上和我一起睡,让我们父子好好的谈谈话吧!’  “当天晚上,我就在上师的房中,伴着上师;师母也在一起,师母悲伤万分,不住的流泪。上师就说:‘达媚玛!哭什么呀!他已经在上师面前得了空行耳传的最深口诀,就要到崖洞里去修行了,有什么可哭的呢?众生的本性原是佛性,由于无明的原故,不但不能自证佛陀本觉,却冤枉地在痛苦中生生死死。其实那些得了人身而不能遇见正法的人,才是真正可悲的,那些人,才是真正值得被痛哭的。你要为那些人哭的话,那么,恐怕你一天到晚都要哭了!’  “师母说:‘上师的话是对的,但是谁能够一天到晚都有这样的慈悲啊?我亲生的儿子,无论对世法、出世法都聪慧异常,对自他二利一定能够作广大的事业,但是他却死了。我心里已是万分的悲痛;现在这个凡所嘱咐无不听从、无丝毫过失的、有信心有智慧又有悲心的徒儿,也要与我生离了。我从来没有这样一个好徒儿,我实在忍不住心中的悲痛……’话未说完,眼泪已越流越多,最后索性嚎啕大哭起来了!  “我也忍不住痛哭起来,上师也不断的用手拭去他的泪珠。师徒三人相互依依不舍,悲伤无已,谁也说不出什么话来;所以当晚,实际上并没有能够谈什么话。  “第二天早晨,拿着会供的食品,师徒十三人送了我十几里路,路上大家心中都很惆怅凄凉,不胜惜别之情。到了法广坡,四方的远景都在目下,大家就在山坡上坐下来,陈设会供轮。  “上师拉住我的手说:‘儿啊!你要到卫藏去了!藏地萨儿马等地方,强盗出没非常历害,我本来想派一个人送你去的,可是因缘的表现,只合你一个人去。现在你虽是一人独行,但是我会祈请上师本尊加持,命令护法空行来保护你的;你不必担忧,路上不会出什么事的。话虽如是说,你却还是应该小心一点才是。  “‘你可以先到俄巴喇嘛那里去,和他比较比较口诀,看看有什么差别。再从那里一直回家。在你的故乡,只许住七天,以后就应该到山中去修行,以成就自利和利他的事业。’  “我就即席唱了一只藏行别离歌:  圣不动自性金刚持,我今一次返藏地;  贫儿还乡何所寄,慈父上师恩足恃。  儿经险恶萨马时,十二明妃来相护(‘明妃’是空行母的旧译);  祈请无比加持师,三宝尊前求庇助。  三处空行护送勤,菩提萨埵伴行处;  天龙八部来相从,我心无仇亦无怖。  依然祈请大恩师,今生他世重会时;  祈请消除中断障,祈请护持身口意。  祈请因缘善愿偿,祈请大慈悲灌顶;  祈请作我正法依,祈请无病常吉祥。  祈请上师常住世,汝子祸福与哀乐;  一切上师自知悉,祈兴无缘大悲智;  加持令我得山居。  “上师说:‘是的!儿啊!父亲对你说的‘心要语’,不要忘记了,应该好好的记在心中啊!’上师把手放在我的头上,唱道:  敬礼传承诸上师,祈祷加持我弟子;  具足因缘法器身,愿彼成就法身佛。  金刚句语如甘露,愿成缘起报身佛;  菩提树干为心根,愿千叶化身无尽。  上师教敕金刚句,愿勿遗忘常在心;  本尊空行加持力,愿终汝身常伴随。  空行护法诸依怙,愿恒不离常守护;  甚深缘起此大愿,愿速应现得成就。  一切法行慈悲力,愿于三时恒摄受;  汝至藏萨儿马时,十二明妃来相迎。  明朝漫长旅途中,勇父空行为相送(与空行母相对的男性密宗菩萨);  于汝家乡故园里,当见无常幻化师。  姑母爱妹亲眷处,当见幻化无实师;  无人山居崖洞中,会有轮涅双忘时(不见轮回、涅槃的存在,了达二者皆空)。  具有毅力身庙中,当有如来会供处;  无瑕会供食轮中,当有空行妙甘露。  拳法精要转换处,当生妙果之稼禾;  莫恋乡园故旧处,当求出离增上缘。  人声犬吠渺寂处,静居必得智慧见;  非物自身三昧食,定乐必能除饥渴(得到三昧之行者,能以定力维持生命,长期无饮食,故名三昧食)。  无垢本尊越量宫,当见自利之游戏(本尊之坛城,超越一切衡量,故称为越量宫); 无覆无藏胜妙法,当有净戒大事业。  如法修持稼田处,当有种种成就藏;  空行心命妙法处,当越轮涅二边际。  马尔巴口授传承派,当得广大之美名;  蜜勒日巴坚毅力,佛法命根住持处。  荷担如来家业士,传承绵延愿吉祥;  本尊加持愿吉祥,喜、乐、集、密赐吉祥。  正法宏扬大吉祥,空行心命赐吉祥;  空行加持大吉祥,三处空行赐吉祥。  护法加持大吉祥,护法天母赐吉祥;  徒儿密勒大吉祥,如法修持愿吉祥。  传承延续大吉祥,吉祥不变常坚固;  勿忘此义精进修!  “唱完了,上师又高兴地笑了起来。于是师母就把为我置备的衣服、帽子、鞋子和路上用的干粮等等,一齐赐给我。含着眼泪说道:‘儿啊!这不过只是一点物质上的表示而已,这是我们母子今生最后相聚的一刻了。我祝你一路平安,此去圆满幸福。要发愿我们母子二人将来在乌金刹土能够见面啊!母亲现在对你说两句正法的心要语,希望你不要忘记!  敬礼恩师马尔巴前!  能忍劳苦具恒心,坚忍雄毅我爱子;  且饮上师智慧露,且饮汝母送别酒;  愿于未来清净刹,故旧依然得相遇。  勿忘汝父与汝母,常常怀念求加持;  利心口诀善妙食,愿饱餐之为送行;  愿于未来清净刹,故旧依然得相遇。  勿忘大恩之父母,思量报恩恒精进;  甚深空行口诀衣,暖暖穿着好送行;  愿于未来清净刹,故旧依然得相遇。  勿忘可悲诸众生,自心趋入菩提道;  发大乘心有正法,奋勇担荷为送行;  愿于未来清净刹,故旧依然得相逢。  宿根善良达媚玛,所有教汝心要语;  愿勿忘失常忆心,汝母亦当恒念汝。  慈悲孝敬我母子,愿于未来清净刹,  故旧依然得相逢。祈望此愿得成就,  为法酬恩而会聚。  “师母说完了以后,又很悲哀的哭泣起来。送行的人也都陪着落下泪来。我虔敬地礼拜上师和师母,顶戴尊足;师父和师母为我摩顶加持发愿之后,我们就分别了。  “我十步九回首,看见送行的人,大家都仍在不住的流泪,我简直不忍心再回头看。慢慢的山路回曲,渐渐地看不见上师和师母了。  “当我走完了一段小路,渡过了一条小溪,回头一望时,虽然因为距离太远看不大清楚;但仍可依稀看见上师和大众等,还舍不得我似的向我走的这个方向凝视着。我黯然神伤,忍不住几乎想跑回去;但是一想,我已经得了圆满的口诀,只要不做非法的恶业,时时忆念上师,顶戴上师,也同与上师在一起没有什么分别。将来在清净刹土中一定会再遇到上师和师母的。这一次,先回家乡去看看母亲,再回来看上师不也可以吗?于是努力镇抑住心里的悲哀,取道向俄巴喇嘛的地方而来。  “见了俄巴喇嘛,把他的口诀和我的作了一个比较;在密续的解释和说法的善巧方面,他比我强;可是在修行的口诀上,我绝不比他弱;特别是空行口传,我知道的确比他多。最后我向俄巴喇嘛顶礼,发愿以后,就一直回自己的家乡了。  “十五天的路程,三天就走到了。我心里想:修气功的能力,真伟大啊!”

\

本文链接:密勒日巴尊者传_13

上一篇:寺院秩序有条不紊,全靠四十八单执事

下一篇:密勒日巴尊者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