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佛说大方等大集菩萨念佛三昧经

第三卷 佛说大方等大集经菩萨念佛三昧经全文

发布时间:2019-05-31 10:11:35  编辑:达磨笈多 译   阅读次数:

第三卷 佛说大方等大集经菩萨念佛三昧经全文

神变品第三

尔时,尊者舍利弗、尊者大目揵连、尊者大迦葉、尊者阿难,及诸天、人、梵、魔、沙门、婆罗门等,咸作是念:“何因何缘,今我世尊如来应供等正觉,在于天人大众中,为诸梵、魔、沙门、婆罗门,诸龙、夜叉、乾闼婆、阿修罗及以人非人等,宣说如斯念佛三昧法门名已,而未解释,即从座起还本住处,默然寂坐耶?”

尔时,不空见菩萨摩诃萨如是思惟:“今此天、人、梵、魔、沙门、婆罗门,及彼一切诸龙、夜叉、乾闼婆等,大众咸集,而我世尊本处入定。我今亦应少现神通,现神通已,为令种种称叹世尊大慈功行。”

尔时,不空见菩萨摩诃萨,如是思惟已即入三昧。三昧力故,令此三千大千世界庄严微妙,凡诸所有皆七宝成,所谓金、银、琉璃、玻瓈、玛瑙、砗磲、珊瑚、真珠,如是众宝之所严饰。其地平正犹如手掌,一切大地咸有如是宝。诸多罗树八道间错罗布其中,彼等诸树端严可爱,金多罗树白银叶华,银多罗树琉璃叶华,琉璃树者玻瓈叶华,玻瓈树者玛瑙叶华,玛瑙树者砗磲叶华,砗磲树者真珠叶华,赤真珠树黄金叶华。如是处处悬缯彩盖,垂诸金铃,宝网罗覆,建布幢幡皆用杂宝。复以种种微妙庄严周匝围绕世尊住处,一切多是可爱众华,所谓优钵罗华、波头摩华、拘物头华、分陀利华。如是等华皆悉充满于此世界,具足庄严清净微妙,其事亦尔。

尔时,不空见菩萨摩诃萨,三昧力故复现如是庄严之事,令此三千大千世界所有大众,乃至天、龙、夜叉、乾闼婆、阿修罗、迦楼罗、紧那罗、摩睺罗伽、人非人等一切众,故化作众宝大莲华座。其华具有无量千叶清净柔软,譬若迦耶邻尼天衣,令诸众生各相见知彼此,咸得坐于华座。

尔时,不空见菩萨摩诃萨,复于定中更现如是大神通事,令此三千大千世界一切大地六种震动,所谓动、遍动、等遍动,涌、遍涌、等遍涌,起、遍起、等遍起,震、遍震、等遍震,吼、遍吼、等遍吼,觉、遍觉、等遍觉,是六各三合十八相,如是乃至中涌边没、边涌中没。犹如摩伽陀国赤圆铜钵,置于石上倾转不定自然出声;如此三千大千世界,不扣不击自然出声,其事若此。当震吼时,彼诸众生闻声觉悟者,一切皆受上妙触乐。犹如东方不动世界,亦如西方安乐国土,其中众生等受快乐,闻声获安亦复如是。

尔时,不空见菩萨摩诃萨住三昧故,心转清净无有垢浊,随顺调柔远离粗犷寂无变动,心深润泽普令安乐,然后复作如是神通,令此三千大千世界,遍虚空中雨炽然火,不令灭坏众生身心,而彼众生蒙火触身,皆得受斯微妙胜乐。犹如比丘入火三昧恬然安乐,触火众生怡悦亦尔。

尔时,不空见菩萨摩诃萨,以三昧力复作如是大神通事,令此三千大千世界,雨天栴檀细末之香,其香微妙遍满三千大千世界。若彼众生闻此香者,皆得如是第一胜乐。犹如释迦如来应供等正觉,其于往昔行菩萨时,在彼燃灯佛世尊前,受菩提记已,得不思议希有妙乐;时诸众生闻天妙香,不思议乐遍满身心亦复若此。

尔时,众中尊者阿难作如是念:“今何因缘忽见如是不可思议希有庄严?此大神变谁所致乎?然我世尊还房宴寂,不当若是斯大神通,岂我诸大声闻众中所能作耶?为此会众多诸大人犹如龙象,或其所作得非弥勒菩萨、文殊师利菩萨、越三界菩萨乃至不空见等?亦或是余诸大菩萨摩诃萨辈,具足威光现斯事耳?”

尔时,尊者阿难如是念已,即白尊者大目连言:“大德,我闻世尊常如是说:我弟子中神通第一,则目连其人也。今现是瑞,将无大德之所为乎?”

时,大目连答阿难言:“仁者,此瑞殊常,非我能作。所以者何?忆念我昔于一时间,取此三千大千世界悉内口中,其时众生乃至无有一念惊惧觉往来想。阿难,又念我昔住梵天宫发一大声,遍此三千大千世界。阿难,复念我昔在世尊前作师子吼,能以须弥内于口中,能过一劫若减一劫如是为常。阿难,又念我昔至阳炎世界,于彼发声遍此世界咸得闻知。阿难,又念我昔身住于此阎浮提界,而能遥动忉利天宫难胜大殿。阿难,又念我昔至彼难陀、优波难陀诸龙王所,彼龙如是炎炽巨毒,我时降伏令住戒善,又亦曾辱恶魔波旬。阿难,我念往昔至于东方,住彼第三千世界,有一大城名曰宝门,于彼凡有六万亿千家人,我即于彼六万亿千家中,一一皆现我目连身,为彼众生演说诸法无常、苦、空、无我,皆令安住如是正法。

“阿难,我虽能为曩之变化,初未曾见如是神变,云何作耶?阿难,今我处此大莲华座,观见十方一一佛土无量无边,同我世尊释迦号者,皆还本室默然寂坐,而我见彼诸佛国土,亦如观此娑婆世界。阿难,我于向时亦以天眼,周遍观察是变因缘,而终弗知所从来处。”

尔时,大目连为重明此义,以偈颂曰:

“我所成就四神足,同类孰能相校比,

唯独世尊天人师,余人神通宁我及!

我曾吞合此佛刹,大地众生弗觉知;

我又曾至梵天宫,一音充满此世界;

我又曾于世尊前,吞啖须弥若经劫;

我又炎界发大声,令此佛刹遍闻听;

我又震动天帝宫,彼于天女众中坐;

我又往诣难陀所,降伏如斯大毒龙;

我又念昔作神变,身住于此现东方,

我令六万亿千家,彼彼各谓见我身。

阿难我今所观变,初未睹是大神通,

我唯生大希有心,然是神通非我作。

我今处大莲华座,亦见众生坐华中,

复见诸佛大威王,观察尽于十方界。

决定自在天尊作,或能大士之所为,

如是非常大神变,昔来未见今方睹。”

尔时,尊者大目揵连作如是等师子吼,时彼大众中十千天人,于诸法中得清净眼。

尔时,阿难白尊者舍利弗言:“大德,我亲从佛闻如是言:我诸声闻大弟子中智慧第一,则舍利弗其人也。今此神变,将非大德之所作乎?”

时,舍利弗语阿难言:“阿难,此瑞殊常,非我所及。所以者何?我念自从二十年来,精勤修习毗婆舍那,一心观察求法实相,终不能知诸法边际。阿难,又念我昔取一袈裟投置地上,时大目连第一上座威神若是,既不能取,乃至不能举令离地,何云手擎?阿难,又念我昔居世尊前作师子吼,亦于一切具足神通诸大声闻及学无学,天、人、梵、魔、沙门、婆罗门,乃至一切诸龙、夜叉、乾闼婆、阿修罗等诸大众前,时彼外道波梨波阇来至我所,与我诤入诸禅定已,复欲共我较隐其身竞师子吼。我于彼时,建丈夫志,行丈夫事,遂作如此诸不思议。唯除世尊一切知见,及以弥勒菩萨摩诃萨诸是一生补处者,又除彼成就甚深法忍诸菩萨摩诃萨,又除得海德三昧诸菩萨摩诃萨,又除得善住三昧诸菩萨摩诃萨,又除得诸佛现前三昧菩萨摩诃萨,除如是等诸大菩萨摩诃萨已,自外所有如来世尊声闻大弟子,若来问我隐身时事,乃至外道波梨波阇等,而更问我隐没身时为住何处者。阿难,我作如是大神变时,一切声闻设辟支佛,皆不能知我身所在,及其说时空闻我声,终不能知我身所在。

“阿难,我常精勤大丈夫行,亦复成就大智人事也。阿难,我心随我行,非我随心行。阿难,我今自知身处大莲华座,亦见一切天人大众皆悉坐彼大莲华座。阿难,我复见彼一切十方无量无边不可思议诸世界中,皆有诸佛世尊,悉在菩提树下坐于道场成等正觉,具足成就无量无边大威德力。诸天大众恭敬围绕,大梵天王请转法轮曰:‘世尊,若当转法轮者,我等随顺。’阿难,我闻是声,我见是事,今者如是无量无边诸佛国土,皆是七宝杂色缯彩,悬诸金铃,罗网覆上,种种宫殿微妙庄严,如此娑婆世界。阿难,我于向时亦作是念:‘今此不思议大庄严事,将非世尊大神通作乎?或是诸大菩萨摩诃萨辈,厚集善根具足福智,能现若斯大神变耳!亦或世尊声闻众中诸大弟子,久种善根具大威德之所为也。’”

尔时,尊者舍利弗为重明此义,以偈颂曰:

“世尊神力难思议,及求如来功德者!

所有声闻大弟子,满此佛刹学无学,

于彼智中我第一,何云更有胜我者?

唯除诸佛如来辈,及诸菩萨行菩提。

自我观察诸法相,具足满于二十年,

求诸法底不得边,我之智慧过于彼。

今者在佛世尊前,欲以此智师子吼!

且置一切诸外道,唯大声闻求我身,

终无有能见我身,及以所作诸神变;

唯除如来等正觉,并诸佛子大菩萨,

是乃知我身所在,非彼外道及声闻。

禅定解脱不思议,是心任我而回转,

我修丈夫真空行,仁者我业常如是。

我有如是胜神通,一切声闻不能入,

然我今所见十方,若斯神力我贪羡。

我今处大莲华座,遍见诸方无量土,

无量刹中咸有佛,各诣佛树坐道场。

彼刹众宝异庄严,端正微妙甚可爱,

我时亦作如是念,决定如来现神通,

或大弟子之所为,或诸菩萨不空见。”

尔时,尊者舍利弗作如是师子吼,时众中有一万三千人,远尘离垢得法眼净。

尔时,阿难如是思惟:“此大迦葉,有大威德具足神通,今是变化或其所作,我今亦当问其作不?”

于是阿难即白尊者摩诃迦葉言:“大德,我亲从佛闻如是说:我弟子中头陀第一,则大迦葉其人也。是不思议大神变事,将非大德之所为乎?”

时大迦葉答阿难言:“仁者,此变殊常非我能作。所以者何?我念一时辄不自量,在世尊前作师子吼。阿难,我时于此三千大千世界,须弥山王及大铁围,乃至诸余黑山之属,一以口吹能令破散,乃使无有如微尘许。其有众生住彼山者,不令损害亦无觉知,如是诸山皆悉灭也。阿难,我又一时于此三千大千世界,一切大海、大河、小河、陂池诸水,乃至无量亿那由他百千水聚,以口一吹皆令干竭,而彼众生不知不觉亦无苦恼。阿难,我又一时在如来所,及诸天、人、梵、魔、沙门、婆罗门,一切世间诸大众前,作师子吼广现神通。阿难,我今唯有如斯威力,能作如是自在神通。

“阿难,我念一时在于如来应供等正觉前,为诸世间天、人、梵、魔、沙门、婆罗门,一切大众作师子吼。世尊,我能于此三千大千世界之内,以口一吹即令大火炽然遍满犹如劫烧,终亦不使损一众生,亦令众生竟不觉知。阿难,我真具足如是神通。阿难,我念一时于此世界,以天眼观见彼东方过亿百千世界,有一佛刹猛火洞燃。我既见已如是思惟:‘而我今应示现神通。’既思惟已即入三昧,于三昧中以口一吹过于东方千亿世界,炽燃猛火即令熸灭。彼火灭已我便出定,即见彼界还复如本。阿难,我今但有如是神力。

“阿难,今此众中有诸众生,若天、若人、若梵、若魔、若沙门、婆罗门,多有疑心谓我妄言。彼若不信,世尊后时从三昧起,任自咨问。而今世尊虽入三昧,足知是事亦闻我声。”

尔时,世尊尚坐本处住三昧中,遥命阿难曰:“如是,如是,如大迦葉师子吼说,真实非虚,汝当忆持。”

时,诸天人一切大众闻佛教已,方于迦葉生希有心起难遭想。时,彼尊者摩诃迦葉,作如是等师子吼时,有三亿人于诸法中远尘离垢,复有八十五那由他百千诸天,远尘离垢得法眼净。

尔时,不空见菩萨、弥勒菩萨、文殊师利菩萨、越三界菩萨,如是及余无量无边诸大菩萨摩诃萨等,皆自久来被服如是大弘誓铠,闻大迦葉作师子吼,便化华聚若须弥山,乃至再三散迦葉上。复多化作大七宝盖,住虚空中覆大迦葉顶,并覆一切声闻大众。

尔时,大迦葉见如是等诸七宝盖,遂告阿难曰:“阿难,今此众中决定知有大乘高行菩萨摩诃萨,能作如是大神通事,而今复现斯大神变也。阿难,我今坐此大莲华座,所见诸方无量无边不可称数诸佛世尊,又见彼刹皆七宝成,殊丽庄严真可瞻睹。彼诸众生复有如是胜上果报,我今悉见犹如忉利,一切诸天耽醉华冠常带璎珞,诸天身色如月光明,于虚空中有化宝盖。彼诸众生一一顶上悉有宝盖,如我顶上覆七宝盖无别异也。阿难,我又见彼诸佛刹土,有诸菩萨自兜率天降入母胎。阿难,我见如是神通事时,深生欢喜踊跃无量。阿难,我复思念:‘如是奇异,如是希有,岂彼随宜凡劣众生能作如是大师子吼,能现如是大神通事?’”

尔时,尊者大迦葉为重明此义,以偈颂曰:

“阿难十方大水聚,大海巨河诸流等,

我以口风一往吹,令彼枯竭无遗渧。

曾住正觉世尊所,于此刹中作神变,

我能干涸水聚时,众生无损亦不觉。

此界所有一切山,须弥铁围黑山等,

能以口风吹令散,仁者我住如是通。

众生所有住须弥,及余诸山不动处,

尔时令彼无损觉,智者我有如是通。

我以神通烧此刹,口风一吹皆炽然,

彼等众生不觉知,当尔之时无毁坏。

我昔于此佛刹中,遥见东方满刹火,

用口气吹能灭彼,我通如是难思议。

我今见此大神通,心生殊特大希有,

诸佛弟子不思议,一切诸行亦如是。

我今处此莲华上,观彼众刹妙庄严,

菩萨降自兜率天,入于母胎尽生际。

为当定此声闻辈,心得自在神通人?

为是菩萨不空见,复彼弥勒文殊等?”

尔时,阿难复作是念:“此富楼那弥多罗尼子,于一切法已到彼岸,有大威德具足神通,或时能作如是大事。我今亦应问其作不?”

尊者阿难如是念已,即便白彼富楼那言:“大德,我亲从佛闻如是语:我大声闻诸弟子中说法第一,则富楼那弥多罗尼子其人也。是不思议庄严神瑞,将非大德之所为乎?”

时,富楼那答阿难曰:“此瑞异常,非我能及。所以者何?我念昔时有诸众生,应以神通得教化者,我便为彼取此三千大千世界,以手摩之开示彼等。当尔之时,无一众生有惊怕想亦不觉知,唯彼众生应在此化与神通者,乃能见我手摩世界。阿难,譬如壮士以右手,取一迦梨沙般那,左手回转不以为难;如是,阿难,我取于此三千世界,以手回转不以为难亦复若此。阿难,我念一时于世尊前,以一指节取此三千大千世界一切水聚,皆令入我手指节间,无一众生有损减想。

“阿难,我往一时于初夜中,以净天眼过于人眼,观此三千大千世界,作如是念:‘是中复有何等众生,于诸法中心生疑惑,我当解释令得除断。’我即观此三千大千世界,所有一切诸四天下无量众生疑惑诸法,我复生念:‘我今应当不离是坐,不出是定,为诸众生断除疑网。’阿难,我时念已,便入定心清净明了,光泽成就寂然不动,为彼众生宣说诸法,决断疑网无有滞碍,令彼众生各作斯念:‘我等今者皆各蒙此尊者富楼那弥多罗尼子,独住我前为我宣说。’阿难,我当初夜说法之时,即有一万四千众生皆得安住佛正法中,复有三万众生护持禁戒,复令六万众生信佛法僧归依三宝,然始安详自三昧起。阿难,我唯有是说法余巧决疑事也。

“阿难,我又复念于此世界,以天眼观见彼北方,过三万佛刹有一世界,其号伏怨。彼世界中有一众生,于诸法中多起疑网。时彼众生有声闻根易可受化,然彼世尊般涅槃已,我即生念:‘我今亦应不起此坐,不往彼刹,而为众生解释疑网。’如是念已即入三昧,于三昧中为彼世界无量无边不可称数阿僧祇诸众生辈,演说正法,令彼皆得诸法光明。阿难,我但具是声闻神通。今此众中若有疑者,须世尊出请问自知。”

如是语时,佛神力故虚空出声,告阿难曰:“阿难,如是,如是,如富楼那大师子吼,汝当忆持。”

尔时,诸天、世人、阿修罗等,一切大众闻是事已,发希有心生奇特想,作如是言:“希有!希有!声闻尚能建斯大事,况彼菩萨诸佛世尊!”

尔时,尊者富楼那弥多罗尼子,为重明此义,以偈颂曰:

“我于说事悉通达,诸漏有生皆灭除,

望佛如来无分毫,大尊神变独超世。

我取此界及诸山,以手回转亦摩抹,

彼时不动一众生,我但有斯神通力。

三千世界诸水聚,此刹若见若不闻,

我内彼水一指间,于诸众生无损减。

我于初夜天眼观,何等众生心疑惑,

求其善根及诸法,欲以神力为决除。

我于如是生念时,不离本坐亦无往,

已为宣说正道法,令彼得闻破心疑。

我于如是说法时,令万四千住圣法,

三万诸人护禁戒,六万正信受三归。

我复念彼初夜时,所出神通甚微妙,

观过北方三万界,见一佛刹名伏怨。

彼佛界中诸众生,独有一人深疑惑,

我时不起现彼说,令彼各谓己独闻。

阿难我智正若此,如是神通佛自知,

众生若有疑惑者,但当决定请世尊。

我今坐斯莲华上,见一世尊般涅槃,

彼佛处火就阇维,自外诸方亦皆尔。

我心观佛生希有,是不可测谁所为?

为是世尊为声闻?而我见佛斯灭度。”

尔时,阿难复如是念:“彼尊者罗睺罗,世尊之子,于一切法已度彼岸,有大威德具大神通,或时能作如斯大事。我今亦当问其作不?”

尊者阿难作是念已,即便白彼罗睺罗:“大德,我亲从佛闻如是言:我诸声闻大弟子中持戒第一,则罗云其人也。是不思议庄严神变,将非大德之所为乎?”

时,罗睺罗答阿难曰:“阿难,世尊大悲普覆一切,虽称赞我持戒、精进、具足神通,然而今者所现神变事,特非常不可测度。我从生来未尝见睹,亦未思惟又无分别,况复能为如斯神变?阿难,是大庄严实非我作。所以者何?我念往昔唯此三千大千世界广大若是,所谓百亿四天下、百亿日月、百亿大海、百亿须弥山、百亿大铁围山,如是及余黑山之类,一切皆纳一毛孔中。当尔之时,我身如本,众生不异。诸四天下所有大地,须弥诸山乃至大海及以众流,咸皆安隐无相枨触,一切无有逼迫损伤。阿难,我但有是自在神力。

“阿难,我昔一时取此三千大千世界所有大海,及余小海、大河、小河,乃至陂池微细水聚,如是一切悉入毛孔。当尔之时,我身无损,众生无害。诸大海水及与河流,乃至陂池细微水聚,各皆如本无相漂迫,所居皆知身在水中。

“阿难,我昔一时此处入禅,既入定已,即于东北至一世界,彼佛世尊号难胜威如来、应供、等正觉、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所,现身礼敬。敬已即复还此世界迦维罗城净饭王前,求索一掬栴檀末香,得已还持,于彼佛刹供养世尊,香气遍满。时即为彼难胜威佛,化作楼观像辇,分明高万由旬,一切妙宝庄严间错,复以天香为七宝盖覆佛顶上,高一万亿八千由旬广八千由旬。又于彼界为一切众生,各各化作栴檀楼观像辇,高百由旬,广五十由旬,四柱方整随意所乐,令彼众生备具庄严,各皆自有无相障碍。阿难,我但如是究竟声闻神通彼岸。今此众中若有于我生疑惑者,任咨世尊,世尊虽处寂定尚当证知。”

尔时,罗睺罗欲重宣此义,而说偈曰:

“我曾取此三千界,百亿四天与铁围,

一切悉入毛孔中,阿难我有如斯力。

此阎浮提如是大,彼彼各住不相知,

一切皆入毛孔中,阿难是我神通力。

此须弥山甚高广,铁围众山不随宜,

皆悉置一毛孔中,阿难知我神通力。

彼等皆各无迫触,而见入我一毛中,

时我身体不觉疲,彼亦不知处毛道。

三千大千诸水聚,众流陂河及大海,

一时吸之置毛孔,我但有是大神通。

此界如是众水聚,大海诸河及细流,

彼等皆各不相知,而我能令入毛孔。

阿难我此神通事,昔曾数现世尊前,

此众如有疑惑人,当问如来无碍眼。

阿难我处大莲华,见彼十方诸菩萨,

舍施头目及妻子,悉祈无上菩提尊。

我见神变生希有,决为世尊之所为,

或不空见弥勒辈,亦或声闻大弟子。”

尔时,尊者罗睺罗,作如是等师子吼。时,彼大众中有八十七亿百千那由他诸天人等,远尘离垢得法眼净。是诸天人得法证已,以天栴檀末香,殷勤再三散于尊者罗睺罗上。如是供养已,复发是言:“希有!希有!清净佛子真行大乘,已于诸法种众善根,今能如是大师子吼。”

本文链接:第三卷 佛说大方等大集经菩萨念佛三昧经全文

上一篇:菩提心观释全文

下一篇:萨婆多毗尼毗婆沙(第六卷)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