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河北省

张家口市金河寺简介_金河寺开光_金河寺历史

发布时间:2019-06-15 11:14:16  编辑:   阅读次数:

  金河寺悬空庵塔群 元、明 蔚县金河口峪

  蔚县西南30公里处的深山里,有一处鲜为人知的庙宇———圣泉寺。该寺巧妙地利用力学和建筑学,将三层大殿建在悬崖峭壁上,形成一处绝妙的人文景观。
  此寺庙始建于何时,已无从查考。据庙内僧人讲,近二千年前的汉朝人们就开始在此建庙。
  当时,峭壁上有一山洞,洞内有泉水流出,当时人饮后健身祛病,因而依山建寺,并渐成规模。现寺内存有明万历年间石碑一块,记录了重修庙宇的经过。
  圣泉寺位于恒山山脉的东端,与世界著名的悬空寺处于一道山脉上。与悬空寺相比,圣泉寺有几个突出的特点:一是外悬突出,悬空寺外悬1.4米,圣泉寺外悬2.9米;二是悬空寺建筑从崖脚不远处开始,支柱下落崖脚,支点明显,圣泉寺从半崖开始,顶部直达崖顶,支点不明显,悬空感更强;三是圣泉寺悬空面积大,三层大殿全部悬于半空,更给人以鬼斧神工、琼楼玉宇的感觉。

  邮编:075700
  联系电话:0313-7249299

 

  高耸入云的小五台山位于蔚县境内,它不仅有着丰富的自然资源和优美的自然风光,而且在历史上还是一处著名的佛教圣地。金河寺就位于小五台山西台北麓,背靠高山,面临金河,满山苍翠,风景十分秀丽。金河寺以河命名,故名金河寺。所处的山间台地呈船形,金河环绕船形台地。金河寺在小五台众多的寺院中,是一座历史悠久,有史可考的名刹,以建筑宏伟,名僧辈出而著称,在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中,这座寺院历经沧桑,时废时兴,天灾兵燹,破坏惨重,寺院已按照明代宣大巡抚罗亨信所记碑文进行恢复,清代遗址上仅存一些碑碣,经幢、柱础、石碾、龟座及大殿基址等残迹。东侧现存历代高僧灵骨塔四座。1993年河北省人民政府将金河寺遗址,塔群列为省重点保护单位。

  出西金河口村行至金河口,沿着崎岖山间石径入峪,行至约一公里处,小路边耸立一块自然巨石碑,为明代正统八年《金河寺修路碑记》,再蜿蜒前行约1.5公里,峡谷空旷,瞻望青山秀水,青云缥缈,苍松翠柏,古塔耸立,恰似一派人间仙境。金河寺遗址就分布在这里一块由西北向东南渐次增高的台地上。台地共分五级,全长约200余米,宽60米。第一级台地长56米,第二级台地长20米,第三级台地长80米,第四级台地长18米,第五级台地长24米。五级台地之后是一块长110米的缓坡,第五级台地原为清朝金河寺遗址。从遗址看,原寺院随山取势,坐北朝南,长约24米,宽约18米,主体建筑宽约8米,模块较小,前后两座正殿,南侧下房为碑廊,残碑断碣,断幢散落其间,其中明代石碑数块,清代碑两块。明代碑已断为两截,一般掩埋于地下。这块石碑为汉白玉石质,宽0.90米,厚0.20米,圆弧碑首,浮雕二龙,龙体苍瘦,龙首垂于外下侧,中抱圭型碑额,篆书六字“敕建金河寺碑”碑首刻法与清制明显不同。碑文由宣大巡抚罗亨信(广东东莞人)明正统五年所撰文,碑文为端庄秀丽的楷书。撰文并收入罗亨信所著《觉非集》中,碑文记载了北魏至明代金河寺演变史。

  从碑文中获知,古往今来,随着佛教的传播,帝王的崇建,高僧的懿行,金河寺经历了三次大的兴盛时期,碑文中载,又按《清凉传》记:“西五台大孚寺亦北魏文帝建,金河之创,实与之同时。”据碑文记载,昔如来灭度,文殊师利东涉赡州,曾游此山,欲就说法,化导群迷。后觉其地狭隘,不足容众善,因往西五台清凉山,启建道场。召集诸天拥护,已成盛会。然而佛祖所过,灵迹长存,神光屡现,有足感人,登览者多塔其上。北魏孝文帝太和年间(477——499),有僧宝普贤相台东五十里,四山回合,中有旷墟,天然禅窟。乃创伽蓝大刹,以延奉师利香火于其中。北魏时该寺就有明确的佛教活动记载。

  辽代小五台山属辽国疆土,因此金河寺成了辽皇家活动区域。据明成化《山西通志》卷五《古迹•寺观》记载:“金河寺,在蔚州东南八十里东五台山下,河中碎石为金,故名金河寺,据辽统和(983——1012)间建。”辽代的金河寺规模也很宏大,从发掘的清代寺院分析,明代所建的毗卢阁出土了成排的辽代八角莲花大柱础,规模十分雄伟,辽代金河寺极有可能建在第五级台地上明代的毗卢阁上。这里背山面水,金河环绕。辽圣宗,道宗都亲临该寺,据《辽史•本纪十三》记载:“辽宗圣耶律隆绪统和十年(992)九月癸卯,游幸五台山金河寺饭僧。”清宁九年(1063)七月,道宗幸金河寺。帝王两次游幸的背后,明显有帝王巡边的军事目的。辽代崇信佛教,圣宗、兴宗、道宗三代最为兴盛。两位辽王均亲临该寺。因此,辽金河寺名声显赫,高僧云集,留单僧众多达300多人。辽代高僧道晟的代表作《显密圆通成佛心要集》就撰写于金河寺,另一高僧行均寓金河而载辑,九仞功绩,五度炎凉,完成了名著《龙龛手镜》。更有高僧讲轮法衡为一代书林名家,他的存世作品《陀罗尼经幢》书于辽大安三年六月二十二日,书体刚柔相济,为辽代书法珍品。所以此幢也弥足珍贵。此幢原在定安县,现在县城玉皇阁保存。由此可见辽代金河寺堪称一方名刹,高僧云集的佛教重要圣地。

  辽代之后,至大金承安、元代大德年间,在这170多年的时间里,有僧智满,义聪等相继修营,后来又毁灭于王朝末世的动乱。延自明初,金河寺又已荒废,明宣德元年至英宗正统五年(1440)的十五年间,懿然、清忍师徒历经艰辛,二次重建金河寺,也是金河寺历史上第三次兴盛时期。第一次重建,首建佛殿,前作天王殿,外有廊庑、禅堂、僧舍、庖廪依次而建。时隔不久,正殿着火焚毁,懿然也在此时辞世,清忍继师遗志,决心再做振兴,他拜访平日崇拜佛教,好修善果的宣化府总戎永宁谭月庭(又名谭广)居士,这位谭广明史有载,两度出任宣府,为宣府总兵,他在宣府捐资曾修弥陀禅寺等,是位很有声望的官宦。顺圣川督牧御马太监阮普崇,他们拿出白银数百两首倡,谭月庭又捐了大量的木材。重建大殿五间,高深均三丈七尺,阔四丈五尺(按明尺,折合正殿高,深为11.84米,宽14.4米)殿内供奉释迦、药师、阿弥陀佛,释迦佛左右侍奉阿难,释迦叶。殿后筑台,建毗卢阁七间,共四层。高六丈五尺,深五丈二尺,阔七丈五尺。内侍奉卢舍那佛,坐以千叶化佛莲花,左右分列文殊,普贤二菩萨,阁下为法堂,两掖又立两小阁,各三间,高三丈五尺,深两丈六尺,左塑观音,罗汉,右塑地藏十王。巍楼大殿,高高的楼阁,长长的走廊,梁雕画栋,藻饰华彩,飞檐斗拱,金碧辉煌,确是塞北佛教寺院之首。此为第三次兴盛时代。明代的金河寺坐东南,面西北,位于五级台地上,规模宏大。历经十五年寺院告峻后,内侍太监王振上奏英宗,赐名“金河禅寺”,复赐大藏经宝一藏。这部大藏经为《永乐北藏》,成为镇寺之宝。这次兴建不但得到司礼监王振的襄助运筹,而且从重修碑碑阴所刻的助缘信官中看出,既有朝中显宦,又有地方军政要员,如永平太长公主,镇朔将军总兵武定候郭炫,参将朱谦、纪广,蔚州卫知州耿信,同知黄忠,千户扬斌,蔚州卫指挥赵源等。迄至明代隆庆间寺复破败荒芜,蔚州一些军政要员又加捐资重修。

  由明至清废者五,火焚者三,至清顺治六年复遭灾厄,寺焚僧散,遂成煨烬。本寺九代徒孙性露和其侄海洪、海地,苦志募化,求助刑部尚书魏象枢,魏象枢大力资助;塞上农叟李云华资助施金,善女芳门李氏助资施木,并有众善人捐助不等,于清康熙二十三年(1684)重建竣工,前后共历时九年。又经多年寺复荒芜。清道光五年(1825)住持僧戒纳等广求叩募又修复一新。清代金河寺的规模大不如从前,根据地形及地面残垣断壁看来,寺院在清代已成为一般小寺院,前后二进院,且坐向已改成坐北朝南,仅位于第五级台地上,北靠山崖,南临金河,相传此时寺院既无山门,又无钟、鼓楼、连院墙都不建了,规模缩减为明代的十分之一。这时又有传说,山门建在山崖西,钟鼓楼建在金河南。1943年侵华日军纵火将其焚毁。

  寺北便是历代高僧的塔林,原有72座灵骨塔(据传说是有72座明塔,72座暗塔),因自然破坏,今仅存四座,高低错落,自然分布于山巅,山阳等处。最有史料价值的是坐落在山巅的明成化年敕赐清泉寺主持灵济正宗第二十四代传人“资中政公禅师”灵塔,覆钵式砖塔,方形底座,塔身正南嵌石刻塔铭,北镶砖雕塔铭,刹下为方形基座,上为相轮四重。塔铭为赐进士及第、中宪大夫,太常寺少卿燕国使副总裁,翰林院大学士,永新刘定之撰写,“台山之阳,悬空之旁,择以佳域,为师寿藏,群峰环拱,金水苍茫,樊然秀气,胤后蕃昌,宿善既备,续焰生光,永昭名德,万古传扬。梵教隆显,斯塔莹煌”。此塔历经五百多年风雨战乱,至今仍屹立在金河高山之阳,也算一个奇迹。另一座密檐砖塔为六角实心三层,高十一米,塔身刻元代八思巴铭文,对研究元代佛学有重要的价值。山南的一座六角密檐塔塔身刻梵文准提咒。塔林之东为悬空庵旧址,已圯毁。过金河寺沿金河向南,金河之东有南塔林,仅存一灵骨塔,“无边禅师灵塔”至今仍巍然屹立。为一座六角密檐塔,塔身刻梵文。

本文链接:张家口市金河寺简介_金河寺开光_金河寺历史

上一篇:张家口市观音院简介_观音院开光_观音院历史

下一篇:张家口市柏林寺简介_柏林寺开光_柏林寺历史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