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佛本行集经

第十四卷 佛本行集经

发布时间:2019-06-04 16:51:54  编辑:阇那崛多 译   阅读次数:

心经心经全文心经讲解

第十四卷 佛本行集经

常饰纳妃品第十四之二

尔时世尊于后最初得成道已。时优陀夷即白佛言。未审世尊。往昔之时与瞿多弥释种之女。有何因缘。乃能令彼舍余童子。直取如来。用以为夫。而心娱乐。云何得尔。时佛告彼优陀夷言。汝优陀夷。至心谛听。其瞿多弥释种之女。非但今世嫌余释童而乐于我。过去世时亦复如是。不用彼等诸释童子。取我为夫。时优陀夷即白佛言。唯然世尊。愿为我说。此事云何。我今乐闻。

尔时佛告优陀夷言。我念往昔。雪山之下。多有杂类无量无边诸兽群游。各各相随。任取所食。时彼兽中有一牸虎。端正少双。于诸兽中无比类者。彼虎如是。毛色光鲜。为于无量诸兽求觅欲取为对。各各皆言。汝属我来。汝属我来。复有诸兽。自相谓言。汝等且待。莫共相争。听彼牸虎自选取谁。即为作偶。彼兽即是我等之王。时诸兽中有一牛王。向于牸虎而说偈言。

世人皆取我之粪持用涂地为清净

是故端正贤牸虎应当取我以为夫

是时牸虎向彼牛王说偈答言。

汝项斛领甚高大止堪驾车及挽犁

云何将是丑身形匆欲为我作夫主

是时复有一大白象向于牸虎而说偈言。

我是雪山大象王战斗用我无不胜

我既有是大威力汝今何不作我妻

是时兽虎复以偈答彼白象言。

汝若见闻师子王胆慑惊怖驰奔走

遗失屎尿狼藉去云何堪得为我夫

尔时彼中有一师子诸兽之王。向彼兽虎而说偈言。

汝今观我此形容前分阔大后纤细

在于山中自恣活复能存恤余众生

我是一切诸兽王无有更能胜我者

若有见我及闻声诸兽悉皆奔不住

我今如是力猛壮威神甚大不可论

是故贤虎汝当知乃可为我作于妇

时彼兽虎向师子王而说偈言。

大力勇猛及威神身体形容极端正

如是我今得夫已必当顶戴而奉承

尔时佛告优陀夷言。汝优陀夷。应当悟解。彼时师子诸兽王者。即我身是。时彼兽虎。今瞿多弥释女是也。时彼诸兽。现今五百释童子是。当于彼时。其瞿多弥已嫌诸兽。意不愿乐。闻我说偈。即作我妻。今日亦然。舍诸释种五百童子。既嫌薄已。取我为夫。

时净饭王。为其太子立三等宫。以拟安置于太子故。第一宫内。所有婇女。当于初夜。侍卫太子。第二宫内。其诸婇女。于夜半时。供承太子。第三宫内。诸婇女辈。于后夜时。侍奉太子。其第一宫。耶输陀罗。最为上首。二万婇女。围绕侍立。

第二宫中。摩奴陀罗(隋言意持)而为上首。诸师复言。此意持妃。唯闻其名。不见现在及往缘事。

第三宫内。即瞿多弥。而为上首。如是次第。侍御太子。诸婇女等。合有六万。

复有师言。侍太子者。诸婇女等。合有十万。以为三宫。二万悉是释刹利种。所余八万。并是众杂异姓诸女。

时净饭王念阿私陀仙人所说。故于宫内复更别造一大好殿。犹如秋云叆叇光润。作事微妙实难思议。顺一切时而受快乐。钩兰阁道一切正等。无有偏颇。何以故。恐畏太子处处游行。见诸浊秽。复教宫内。色别置立诸杂音声。各各千数。其中所谓一千箜篌。一千具筝。一千五弦。一千小鼓。一千具筑。一千张琴。一千琵琶。一千细鼓。一千大鼓。一千具笛。一千具笙。一千铜钹。一千具箫。一千筚篥。一千具篪。一千具螺。诸如是等。一切音声。种别一千。一千种歌。一千种舞。其手及声。常于宫内。昼夜不绝。犹大云内。出于隐隐甚深之声。如是太子在于最妙最胜婇女百千之中。前后围绕。受诸快乐。恭敬侍养。一切皆以种种璎珞。庄严其身。复以金钏七宝磲环串于手臂。而作音声。犹如帝释。受诸玉女。娱乐歌舞。最胜最妙。语言姿媚。相嘱相笑。相抱相呜。相观相眄。或倾侧顾。或斜项看。工解颦眉。巧闲顿[目*夾]。五色绮靡。四目[女*便]娟。能令太子欢娱受乐。不须远涉出宫外游。如帝释天玉女娱乐。如是如是。太子在于女宝之中。受诸欢乐。乃至其中诸婇女等。巧解五欲。常能沷弱。令太子欢。不听更出至于宫外。

时净饭王为增太子诸功德故。建立苦行。断于一切诸邪恶法。行一切善。布施诸物。造众福业。备行苦行。以此善根回资太子。为令增长诸功德故。愿莫出家。是故偈言。

大王增长太子故复以私陀授记因

苦行调伏舍诸非恒共智臣坐思念

如是次第太子在于父王宫内。唯独一人具足五欲。娱乐逍遥。嬉戏自恣。足满十年。不曾外出。

尔时南方摩伽陀国。有一大王。姓膻连尼。名频婆娑罗。畏惧怨敌。心内恒愁。集聚群臣。常相议论。作如是语。汝等诸臣。出入去来。观境内外。莫使更有一人胜我。若胜我者。恐彼人来。夺我王位。时诸臣等即差两人。令巡境界。时彼二人。闻王敕已。历自境内及邻界首。周匝欲还。闻有人言。从此已北。有一最大高峻雪山。彼山麓下有别种姓。称为释迦。族内初新产一童子。其人端正。善得生地。兼彼姓氏。第一特尊。眷属豪强。众事具足。身有三十二丈夫相。亦复备于八十种好。彼生之日。有诸解相婆罗门等。以授其记。今此童子身体具有三十二相八十种好。炳着分明。其若在家。必定得作转轮圣王。统四天下。十善化民。七宝充备。不用兵仗。自然归降。若舍出家。当得作佛多陀阿伽度阿罗诃三藐三佛陀。十号具足。乃至说于清净梵行。

时彼使人履涉回还。即向其王频婆娑罗。白于是事。乃至梵行。如上所说。是故大王及其幼年。速当起兵灭彼童子。莫令于后来夺我等大王之位。作是语已。摩伽陀王频婆娑罗。即告于彼二使人言。卿等二人莫作是说。何以故。若如汝言。脱彼童子必定得作转轮圣王。如法治化。我当敬奉伏接随从。依彼威神。我等受乐。安隐治化。若彼舍家得作佛者。慈悲怜愍。度脱众生。我等为其作于声闻受法弟子。今观如是二种果报福德因缘。不可兴心加害于彼。

时净饭王于其太子所住宫院。周匝别更造立子城。唯置一门名为野兽。彼门下关安施机发。开闭之时。有五百人。扶持拥卫。方得开阖其门。声动闻半由旬。次第二重中院宫合。亦开一门。其关键钥。皆安机发开闭之。时有三百人。其声闻彻一拘卢奢。次至内宫太子坐殿。复有一门键钥累关。亦安机发开闭擎接。有二百人。御备转严。非人间比。其声闻及半拘卢奢。彼之三门内外悉罗壮士防守。身着铠甲精锐牢强。手并执持种种戎具。所谓弓箭钺斧长刀剑戟三叉铁捶铁棒斗轮槊矛。禁卫宫闱。如是警严。恐畏太子舍离椒房。踰越出家逃窜山薮。

空声劝厌品第十五

尔时虚空有一天子。名曰作瓶。彼天见是太子。十年在于宫内。受五欲乐作是思惟。此之护明菩萨大士。纵极多时在彼宫内。受诸五欲。莫为贪着。是五欲故。心醉荒迷。情放盈溢。百年迅速。时不待人。护明菩萨今须觉察。早应捐弃舍俗出家。我若不先为彼作于厌离之相。则彼耽湎。未有醒寤发出家心。我今应当赞助其事。为成就故。作瓶天子。即于夜半。而说偈言。

身自被缚欲解他譬若盲人引群瞽

己身解脱乃免彼犹如有目能导人

善哉仁今年盛时宜速出家令愿满

应当利益天人等五欲行者不可厌

没溺六尘境舍难唯有出世行大智

乃能厌离此五欲是故仁今可捐弃

众生多有烦恼患仁当为作大医师

说妙种种法药王速疾将向涅槃岸

无明黑暗所障蔽诸见罗网种种缠

速然智慧大灯明早使天人得净眼

尔时空中作瓶天子说此偈已。威神感动。发劝因缘复以太子宿世善根福德力故。令彼宫内婇女伎儿所作音声歌曲。不顺五欲之事唯传涅槃住持信解微妙之声。自然而述说于偈言。

世间事无常犹如云出电

尊者今时至应舍家出家

一切行无常如瓦坏瓶器

如借他物用如积干土城

不久便破坏犹如夏泥壁

如河两岸沙缘生不能久

犹如灯出炎生已速还灭

如风无暂住急疾不曾停

恒常无真实犹如芭蕉心

幻化诳人意空拳诱小儿

一切诸行者皆悉因缘生

各各有缘因愚痴辈不觉

犹如人索绳手木成因缘

如因子生芽离子芽不生

二相离不成复非常无常

诸行因痴生彼不住无明

无明亦非彼本性来空寂

生灭无体故如印成印文

非彼非离彼诸行亦如是

眼不离于色识眼色因生

此三不相离三亦不真实

空净不净法眼等分别生

此颠倒分别皆悉由识生

若有巧智人推求识所生

知彼无去来知我如幻化

如两木出火第三因于手

若无此三因则不得火用

若智推求者彼亦无去来

诸方寻求已不见火来去

阴入诸界等因贪痴业生

和合因众生真如无众生

咽喉唇口舌而出诸文字

字非是咽喉亦非离彼等

彼等和合故出语随于智

语言不在智亦复无色形

生处及灭处智人求不得

所观悉空寂语言如响声

因木因诸弦人智三合故

箜篌而出声彼声三处无

若有智慧人求彼声来去

诸方求觅已去来不可得

因及有缘者诸行如是生

有谛了之人空观应如是

阴入及诸界内外悉皆寂

求一切处我如虚空无形

如是诸法相仁于定光佛

往昔已证知今为天人说

颠倒分别故欲等火焚烧

应起慈悲云施甘露法雨

仁昔于亿劫念施及持戒

我得无上道圣财分诸世

尊者念往昔圣财施贫穷

以将圣财摄调御莫悭惜

仁昔持净戒穷急不偷财

愿开甘露门为诸众生说

忆念往昔行当闭地狱门

善开解脱路戒行心愿成

往昔修忍辱闻他毁骂等

建立忍辱故观诸行悉空

念此往行故世间嗔恚多

教住于忍辱莫舍彼愿力

仁者行精进当得我净智

在于烦恼海度众到彼岸

念于往昔愿拔众四苦河

出大精进力度脱厄难等

往昔修习禅为断诸烦恼

诸根不调者教令调伏故

仁念于往昔愍众在烦恼

寂静诸慧等调伏彼诸根

仁昔修智慧愿破烦恼暗

愍众在无明开示真如眼

仁念于往昔众生烦恼暄

开无浊秽明仁最胜智慧

应愍诸众生方便教令出

三界生老病火炽饥渴热炎不曾休

应当为世作大桥济渡令归到彼岸

众生流转烦恼海犹如蜂在竹孔间

三有循复若秋云上下往还无止息

亦如戏场诸幻化又似山川逝水流

众生老病死亦然或生天人三恶道

诸有欲痴不自在展转五道无觉知

犹如陶师旋火轮处处五欲自缠缚

犹如飞鸟犯罗网亦如猎师布黐胶

贪他财宝无厌足如鱼吞饵遇钓钩

诤竞忿怒结怨仇烦恼染着受诸苦

五欲过患如利刀亦如妙器盛毒药

应当弃舍如粪秽贪着爱恋失正心

是因诸有相续生增长欲垢不曾断

六尘境界炎炽盛犹如干草猛火烧

速起舍离早出家智人观察诸欲境

可畏犹如猛火坑亦如魁脍屠刀机

亦如深泥忽溺人利刃蜜涂将舌舐

如触蛇头及搅屏圣人观欲亦复然

如箭如槊如剑戟如毒射肉难可食

一切怨仇欲为首五欲功德如水月

如影亦如山谷响亦如戏场众幻师

犹如梦里见喜事智人见欲亦复然

境界诸尘悉空诳怖畏不能得自在

譬如阳炎无有实亦如水上聚浮沤

此事皆从分别生智人应观如是等

凡人处世年少时端正可喜着诸欲

及至年老头须白为众弃薄如枯河

富贵饶财多放逸如是之人多乐欲

于后失财贫穷苦以不自在舍于欲

如树多饶华果故众人竞来欲采摘

人喜布施亦复然为他归投无厌足

其人财尽年老至从他乞求不喜见

色美财多气力充人喜爱见聚集乐

财尽行乞人不喜年过膢脊手执杖

如雹折树无人爱如是可畏衰老法

汝当速出求正觉自证已后为人说

老病瘦损诸人辈如摩楼迦绕大树

衰老身力无精进干枯犹如朽烂木

老夺好色生恶色怡悦颜面皮肤皱

老壤华色为悴色欲乐夺乐令无乐

老夺威势到命终众病至如鹿投阱

汝见世间百病已速说解脱方便处

犹如冬天风雪雨摧折树木软枝柯

世间老病多种至诸根损瘦亦复然

老至令人尽仓库世间欺苦莫过老

死命鬼夺人气去如日没山不复现

死命令人恩爱离使人憎嫉不喜会

欲共恩爱之人合忽失如叶堕大水

死至令人不自由命去如水漂一草

人到彼世无有伴随其业缘而受有

死命鬼饮无量众犹如摩竭吞海舟

若金翅鸟啖大龙如猛火烧干草泽

如是苦恼逼切已大士往昔起弘誓

念彼愿力今时至舍欲应当速出家

忆往昔行檀戒忍及精进

寂静禅智等为他不为自

时至今愿满速出复脱他

仁昔施诸珍金银及璎珞

恒立无遮会随他所须愿

乞子与其子索孙即与孙

求女与他女乞位舍王位

乞资财不违仁昔作一王

名为大闻德复一大德王

名尼民陀罗复名阿私陀

复名为师子此等诸王辈

布施千种财昔复有大王

名常思诸法复一大德王

名为真实行此等思惟法

往昔有大王精进名闻月

复有一王子名曰福业光

庶几大威德得至知恩义

仁昔一大王名为月色仙

复名健猛将次名实增长

次名求善言次名有善意

次名调伏根如是等诸王

法行大精进仁往昔作来

仁昔作大王名为月光者

其次名胜行其次名连兔

其次名方主其次名健施

次名迦尸王次名宝髻王

如是诸大王即仁是非异

种种珍宝货来乞皆随与

仁彼世财施今劝舍法财

仁昔于过去见佛如恒沙

彼诸佛世尊仁悉曾供养

无量供养具布施无悭吝

求道不休息众生解脱故

今正是其时速出莫住家

仁昔初睹佛名曰不空见

持毗奢迦华喜心供养彼

往昔有一佛名毗卢遮那

一时欢喜视往昔有一佛

名曰微妙音将一呵梨勒

供养彼世尊往昔有一佛

名曰白栴檀立于彼佛前

暗然一草茎往昔有一佛

名曰连兔者欲入大城时

一掬末香散次佛名法主

说法唱善哉闻法言快谈

仁称说无量尊应当供养

其次睹一佛名曰普示现

仁见赞叹彼其次有一佛

名曰炽盛分仁以欢喜故

观察彼佛身又将金华鬘

供养于彼佛今可忆念彼

勿令心忘失其次有一佛

名曰光相憧持一掬小豆

用供养彼佛往昔有一佛

号名曰智憧仁持输迦华

以供养彼佛次复有一佛

名曰调伏车仁见彼佛已

于前立赞叹次佛名宝胜

前然无量灯施妙无量乐

佛名一切胜曾施真珠璎

次见大海佛布施诸莲华

至莲花藏佛布施大帐盖

师子两佛边曾施软草铺

于裟罗王佛布施诸所须

到敷华佛前布施微妙乳

耶输陀佛所施拘陀罗华

实见佛睹已欢喜布施食

昔佛名智山屈身礼彼佛

有佛名龙德施彼佛己子

高飞空行佛曾施旃檀末

次佛名帝沙珠宝及赤花

曾供养彼佛见大庄严佛

持瞻卜香华而供养彼佛

曾见光王佛持众宝供养

昔见释迦文持妙多银花

而供养彼佛其次帝释相

见已喜赞叹昔有佛名曰

广大日天面多持众花严

供养彼世尊其次复有佛

号名为胜尊持妙多银华

庄严彼佛上往昔有如来

名曰龙胜者然灯照彼佛

富沙如来边曾施白氎敷

药师王佛边持宝盖供养

佛名大牟尼复有师子相

世尊胜功德持宝网供养

有佛名迦葉杂音声供养

昔佛名解脱供养杂末香

宝相佛世尊天华而供养

阿刍婆诸佛劝请坐像舆

世间王尊佛供养以华鬘

尸弃佛世尊舍王位布施

有佛名难降一切香供养

大然尊佛边布施自身体

莲花上佛前布施诸璎珞

法憧如来上散诸妙花香

然灯世尊边五青莲奉施

如是等诸佛自余无有量

难说不思议往昔诸世中

仁并曾供养复持无量种

最妙供养具供彼过去佛

无有疲惓心今念彼供养

思惟往诸佛为诸众生辈

生慈解脱故觉悟莫恋家

尊于过世时在燃灯佛所

供养彼佛已逮得上无生

及获五神通复证顺法忍

于后仁尊者供养佛胜前

僧祇数僧祇如是诸劫数

彼诸劫皆尽诸佛亦灭度

仁往昔诸身彼世中所受

种族及名字亦皆悉灭无

诸行法非常世间相不定

速舍空诳境疾宜早出城

生老病死随难当甚可畏

犹如劫火起炎炽烧世间

无常火亦然烧尽一切世

如是诸苦逼云何可暂停

应观诸众生没在烦恼暗

愚痴无慧眼不能自觉知

发大精进心令功德圆满

为诸众生辈速出莫住家

时彼宫内诸婇女等。作音声时。其音声内。皆出如是诸法之声。欲令太子厌离世间心生觉悟。

出逢老人品第十六

尔时作瓶天子。欲令太子出向园林观看好恶发厌心故。渐教舍离于彼宫中。是时宫中。所有婇女。作诸音声歌唱。疲极自然次第。更复赞叹园林功德。其音称言。圣子谛听。园林之地。甚可爱乐。所谓其地。布青软草。树木可喜。枝叶扶疏。华果敷荣。蓊郁滋茂。复有诸鸟。所谓种种鸿鹤孔雀鹦鹉鸲鹆及拘翅罗鸳鸯等鸟。出于如是微妙之声。

尔时太子。闻是声已。发出游心。即唤驭者而谓之言。汝善驭者。今可速疾严饰庄挍贤直好车。我今欲向于彼园林观看善地。是时驭者。闻此语已。白太子言。谨依命教。不敢有违。是时驭者。速疾即奏净饭王言。大王。当知太子今欲出向园林观看善地。时净饭王。出敕宣令迦毗罗城。一切内外。悉遣洒扫。清净庄严。除却土堆砂砾瓦石秽浊粪聚。皆使端平。以妙香汤。洒散地上。灭诸尘埃。又以香泥。用涂其地。复持种种香华。散上于诸街巷。处处皆烧杂妙好香。其诸街巷。四衢道头。置满瓶水。安诸杂华。以芭蕉树。处处庄严。于诸树间。悬杂色憧。复于树上。或以宝物。或以缯彩。作盖作幢。用庄严树。树间复悬真珠璎珞七宝罗网而覆其上。其罗网目节节。复悬金银宝铃。和风吹动。出微妙声。或以七宝。作日月像及诸天形。各持璎珞。厕罗网间。于罗网间。又复更悬白猫牛尾及杂眊等。时净饭王。如是教敕。杂妙庄严迦毗罗城。精丽犹如乾闼婆城。一种无异。庄严城已。复饰园林。除却沙石及诸粪秽。乃至交珞悬众宝铃。如上所说。其诸树中。有男名者。以男璎珞而庄严之。若女名者。以女璎珞而庄严之。复教打鼓振铃。遍告城内人言。汝等悉皆除却道上。或老或病。或复死亡。盲聋喑哑。六根残缺。不具足者。悉令驱逐。但是心意所不好喜。及非吉祥。并令除擗。勿使太子于路见之。是时驭者。庄饰车乘。驾善调马。悉严备已。白太子言。圣子当知。今已驾被车马讫了。正是行时。可乘而出观看善地。

尔时太子。从座而起。至辇乘所。登上宝车上已。秉持大王威神。巍巍势力。从城东门。引导而出。欲向园林观看福地。是时作瓶天子。于街巷前。正当太子。变身化作一老弊人。伛偻低头。口齿疏缺。须鬓如霜。形容黑皱。肤色黧黮。曲脊傍行。唯骨与皮。无有肌肉。咽下宽缓。如牛垂[古*頁]。身体萎摧。唯仰杖力。上气苦嗽。喘息声粗。喉内吼鸣。犹如挽锯。四支战挑。行步不安。或倒或扶。取杖为正。如是相貌。在太子前。顺路而行。太子见彼老人身体。如是战栗。不祥衰相。如上所说。于太子先。困苦匍匐。太子见已。即问驭者。此是何人。身体皱赧。肉少皮宽。眼赤涕流。极大丑陋独尔鄙恶。不似余人。兼其头颅。发稀脱落。如我所见。余人不然。又复眼深。与众特异。口齿缺破。无可观瞻。即向驭者。而说偈言。

善驭驾乘汝今听此是何人在我前

身体不正头发稀为生来然为老至

尔时驭者。因被作瓶天子神力。白太子言。大圣太子。如此人者。世名为老。太子复问于驭者言。世间之中。何者名老。驭者即事报太子言。凡名老者。此人为于衰耄所逼。诸根渐败。无所觉知。气力绵微。身体羸瘦。既到苦处。被亲族驱无所能故。不知依怙。兼且此人。亦不能久。非朝即夕。其命将终。以是因缘故名老坏。即为太子。而说偈言。

此老名为大苦恼劫夺美色及娱乐

诸根毁坏失所念支节举动不随心

尔时太子。闻此偈已。问驭者言。此人为是独一家法使其如是。为当一切诸世间相。悉皆如斯。是时驭者报太子言。圣子。当知此人非独自一家法使其如斯。但是一切世间众生。皆有是法。太子复问彼驭者言。我今此身。亦当如是受老法耶。驭者答言。如是如是。大圣太子。贵贱虽殊凡是有生。悉皆未过如是老法。即今人身具有如是老弊之相。但未现耳。太子复问于驭者言。若我此身。不离是老老法。未过有是丑陋衰恶相者。我今不假向彼园林遨游戏笑。宜速回驾还入宫中。我当思惟作何方便得免斯苦。是时驭者。答太子言。如圣子敕。我不敢违。即回车乘。还入于城。是时太子。至其宫内。坐本座上。正念思惟。我亦当老。老法未过。云何纵逸。自放身心。

时净饭王问驭者言。汝善驭者。今从太子。从宫内出。至于园中。游戏观看。恣情极目。欢乐以不。其驭者跪。报于王言。大王。当知太子出游。至于半道。勒驾回还。不到园苑。时净饭王问驭者言。太子何故不至园林。中道而返。驭者答言。大王。当知太子欲向园林游戏。始至半路。忽于道傍。见一老人。乃至身体。战栗拄杖。或倒或起。不能正行。太子如是见彼人已。即敕回车。还入宫内。加趺而坐。正念思惟。时净饭王。即心念言。希有希有。此之形相。阿私陀仙。授记语言。必定真实。决恐太子舍家出家。我今宜应更为太子增益五欲。若其广见五欲之事。充足心眼。染着情迷。不舍出家称适我意。时净饭王。即为悉达。加足种种五欲诸事。悉令增广。使太子心。着于爱乐。不听出家。而有偈说。

彼宫内中多受乐欲出游戏见老人

还入宫内心忧愁呜呼我未脱此老

父王闻此语言已心思畏子舍出家

增益五欲及宫人令着恩爱绍王位

尔时太子。在于宫内。充足五欲娱乐游戏。无有疑难。尊重贵胜。唯独一人。

本文链接:第十四卷 佛本行集经

上一篇:第十三卷 佛本行集经

下一篇:第十五卷 佛本行集经

李罕诵心经

佛学文化源远流长,心经这篇只有260个字的经文由浅入深地全部概括了《大品般若》的义理精要,可谓言简而义丰,词寡而旨深。为传承发扬佛之文化惠普大“众”,大藏经语音工程创始人李罕秉持虔诚的态度,特录制心经视频奉献于世人。

李罕视频

  • 诵经人访谈录
  • 一个人的录音棚

最近更新

经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