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憨山老人梦游集

憨山老人梦游集卷第四十七

发布时间:2019-06-04 16:32:35  编辑:通炯   阅读次数:

  憨山老人梦游集卷第四十七

  梦游诗集自序

  集称梦游。何取哉曰。三界梦宅。浮生如梦。逆顺苦乐。荣枯得失。乃梦中事时。其言也。乃纪梦中游历之境。而诗又境之亲切者。总之皆梦语也。或曰。佛戒绮语。若文言已甚。况诗又绮语之尤者。且诗本乎情。禅乃出情之法也。若然者。岂不堕于情想耶。予曰不然。佛说生死涅槃。犹如昨梦。故佛祖亦梦中人。一大藏经。千七百则。无非[穴/(爿*臬)]语。何独于是。僧之为诗者。始于晋之支远。至唐则有释子三十余人。我 明国初。有楚石。见心。季潭。一初。诸大老。后则无闻焉。嘉隆之际。予为童子时。知有钱塘玉芝一人。而诗无传。江南则予与雪浪创起。雪浪刻意酷嗜。遍历三吴诸名家。切磋讨论无停晷。故声动一时。予以耽枯禅。蚤谢笔砚。一钵云游。及守寂空山。尽唾旧习。胸中不留一字。自五台之东海。二十年中。时或习气猛发。而稿亦随弃。年五十矣。偶因弘法罹难 诏下狱。滨九死。既而蒙 恩放岭海。予以是为梦堕险道也。故其说始存。因见古诗之佳者。多出于征戍羁旅。以其情真而境实也。且僧之从戍者。古今不多见。在唐末则谷泉。而宋则大慧。觉范。二人。在明则唯予一人而已。谷泉卒于军中。所传者。唯临终一偈。曰。今朝六月六。谷泉受罪足。不是上天堂。便是入地狱。言讫而化。大慧徙梅阳。则发于禅语。有宗门武库觉范贬珠崖。则有楞严顶论。其诗集载亦不多。顾予道愧先德。所遭过之。而时且久。所遇亦非昔比也。丙申春二月。初至戍所。疠饥三年。白骨蔽野。予即如坐尸陀林中。惧其死而无闻也。遂成楞伽笔记。执戟大将军辕门。居垒壁间。思效大慧冠巾说法。构丈室于穹庐。时与诸来弟子。作梦幻佛事。乃以金鼓为钟磬。以旗帜为幡幢。以刁斗为钵盂。以长戈为锡杖。以三军为法侣。以行伍为清规。以纳喊为潮音。以参谒为礼诵。以诸魔为眷属。居然一大道场也。故其所说。若法语偈赞。多出世法。而诗则专为随俗说也。虽未升法堂。踞华座。拈槌竖拂。而处尘劳。混俗谛。顿入不二法门。固不减毗耶。特少一散花天耳。其说不纯。以对机不一。乃应病之药。固无当于佛祖向上关。其实为上下千载法门。一段奇特梦幻因缘。及蒙赐还初服。之南岳匡庐。又若梦游天姥也。二十余年。侍者福善。日积月累。门人通炯。从居五乳。编次成帙。向有求者。未敢拈出。恐点清净界中。新安仰山门人海印。请先以诗次第梓之。予知醒眼观之。如寒空鸟迹。秋水鱼踪。若以文字语言求之。则翳目空华。终不免为梦中说梦也。天启元年。岁在辛酉春王正月上元日。匡山逸叟。憨山老人。释德清。书于枯木庵中。

  征途述怀十章章四句

  矫矫冥鸿。载飞且鸣。哀哀求侣。悲此远征。(一)火云若流。白日如矢。遐征不归。谁其念只。(二)濯泉洗耳。采薇充饥。我岂无心。彼何人斯。(三)紫芝英英。白石灿灿。邈矣怀人。夜以达旦。(四)谁云滴水。可以穿石。孰云忘忧。我心如织。(五)曰亦可冷。风亦可系。忧从中来。不知所自。(六)亭亭长松。猿鹤依只。悠悠白云。我心逝矣。(七)载饥载渴。易餐易饮。嗟彼醉夫。难以独醒。(八)有酒有旨。寔为友朋。惟玄惟漠。尊罍久空。(九)嗟彼行人。往来相顾。扣其所以。莫知其故(十)。

  感时诗十五章章四句(有序)

  顷闻四方。连年水旱。加以蝗灾。民生惶惶。朝不待夕。有司请告 皇慈愍之。内外公府。齐发金谷出赈。百僚仰德。各捐俸一年以助。昔所未有。感之以诗。

  上天好生。胡为其愆。斯民逑安。曷为不然。(一)滔滔洪水。禹则治之。淫雨横流。孰能御之。(二)甘露瀼瀼。时雨如浆。片云不兴。我民惶惶。(三)雨泽愆期。民之瘁矣。矧此旱魃。为祟甚矣。(四)蝗飞蔽天。胡为而然。唼膏食脂。使民睊睊。(五)民之所亲。食逾父母。易子而食。斯言良苦。(六)维皇之天。斯民是爱。斯民之命。皇天是赖。(七)皇仁浩浩。施金与谷。谁能噀水。使天雨粟。(八)以敬其天。雨旸时若。以哀其民。所施逾博。(九)报功之资。上天所司。匪曰同胞。孰能畀之。(十)邈矣上古。嘉禾自生。哀哉末运。播植不登。(十一)蠢蠢之生。予寔同之。皇皇上天。予共戴之。(十二)安得地肥。不劳民力。安在轩皇。任其食息。(十三)康衢之民。无时不有。陶唐之化。孰云匪久。(十四)时之往矣。不可挽也。民生苦矣。不可缓也(十五)。

  咏怀(园中作)

  大块总微尘。沧溟一滴水。茫茫宇宙间。代谢无停止。达人纵大观。上下千万纪。历览在目前。贤愚可屈指。美恶不足称。是非安可拟。仲尼重知命。老聃贵忘己。惟我大雄尊。超然出生死。世界等浮沤。身心类尘滓。幻化只如斯。荣辱何忧喜。颠倒任空华。吾视此而已。

  庐陵净土庵受王性海诸居士斋因怀汪使君

  庐陵一粒米。价重过须弥。须弥尚可碎。此粒无坏时。化为香积饭。转作净土资。拈来信口餐。一饱忘百饥。如食金刚屑。终竟透出皮。此土多莲华。众妙香芬披。一人坐一华。左右相追随。光明映日月。弹指超僧祇。华中少一人。悠悠劳我思。

  庐陵喜再逢王塘南翁(有引)

  余二十五岁。曾游青原。晤翁时年五十。今复晤之。又过半矣。宛然在昔。以翁精心白业。色若婴儿。感故念今。喜而赋赠。

  人生一百岁。四分二十五。初逢半之半。再会十之五。君已过三分。宛然似初睹。面如婴儿色。骨似金刚股。心想入莲华。音声出天鼓。端坐七宝台。经行众香树。不离五蕴身。便是清净土。打破频伽瓶。即见华中主。与君虽别离。恰是相逢处。

  六咏诗

  心

  金翅鸟命终。骨肉尽消散。唯有心不化。圆明光灿烂。龙王取为珠。照破诸黑暗。转轮得如意。能救一切难。如何在人中。日用而不见。

  无常

  法性本无常。亦不堕诸数。譬彼空中云。当体即常住。圣凡皆过客。去来无二路。是生不是生。非新亦非故。智眼明见人。此外何所慕。

  苦

  梦入大火聚。怕怖多慞惶。正当苦恼时。滴水便清凉。水尽火复然。念慕何慨慷。及至醒眼观。向者谁悲伤。

  空

  须弥横太虚。大地浮香海。六尘蔽性天。四大遍法界。劫火洞然时。此个坏不坏。何必待烧尽。然后无障碍。

  无我

  一水作众味。酸醎苦辣具。以本淡然故。而能成众事。若实不随者。安肯随他去。唯有不随者。谁能识此趣。

  生死

  生死不流转。流转非生死。若实不流转。生死无穷已。谛观流转性。流转当下止。不见流转心。是真出生死。

  苦热行

  人世苦炎热。余心何清凉。直以无可触。故能安如常。譬若火浣布。得之愈增光。视彼区区者。错然谁敢当。

  月夜过三峡

  扁舟载明月。随流竞奔颓。帆影似转变。月光无去来。心境本寂灭。死生安在哉。所寓即常乐。此外俱尘埃。

  怀净土诗四首

  嗟哉堪忍土。多虑而为人。忧来百念结。绸缪役其形。众苦集微躯。臭腐搏青蝇。愦愦不自知。营营竟朝昏。明洁日以亏。汩没疲精神。安能涤情垢。一旦返而真。长揖大火宅。从此谢嚣尘。逍遥清净土。其乐方无垠我闻至西极。有国名极乐。妙严饬宫殿。宝网珠丝络。天人普集会。光明相映夺。园林敷杂华。空中散天乐。莲开八德池。香浮七宝阁。微风吹檐端。云间响金铎。众鸟相和鸣。法音恣宣说。凡情一经耳。众若当下脱极乐本非遥。驾言十万亿。但能一念净。触目现前是。莲华生欲泥。清凉发焰炽。瓦砾等琼瑶。宝林出荆刺。念结阻山河。想销破幽滞。险道登坦途。情根证初地。谁知微密中。净秽苦乐具。试观空中华。起灭了无际苦因憎爱生。乐从清净得。譬若梦中人。贵贱匪外觅。情想本无端。苦乐非预设。瞻彼晴空云。倏忽多变灭。愚者执为真。逐境劳欣戚。达人贵朗照。了罔净陈习。一悟永不迷。灵渊常湛寂。愿乘白毫光。端居极乐国。

  采珠行

  灼灼明月珠。产向深渊底。从空捞捷之。鱼龙尽惊起。鲛人相抱泣。洒泪忽成雨。腥风扑远岸。鲸波奔万里。密网垂天云。轻帆展鹏翼。一擘川后愁。再击海若徙。尽剖蚌蛤腹。不补苍赤髓。安得如意珠。持归报天子。神光发中夜。龙颜大欣喜。七宝随所求。四时尽丰美。展转济孤贫。利乐无穷已。用赏战胜功。传为灌顶祉。罢此批鳞役。聊以释附髀。沧海不扬波。沟渎清尘滓。愿祝吾皇寿。量同东海水。

  咏龙

  变化无端倪。嘘吸作云雨。膏泽润苍生。滂沱沾下土。倏忽遍九垓。顷刻被寰宇。岂若沙中虫。与物同臭腐。

  咏虎

  长啸发山空。悲风振林木。飒飒秋雨寒。凄凄夜鬼哭。腥膻徒自矜。皮毛甘可服。何如偃鼠安。饮河期满腹。

  赠曹溪行脚僧(有引)

  南韶观察祝公。下车之初。痛念祖庭荒废。极意整顿且自号为曹溪行脚僧。感而赋赠。

  曹溪行脚来。元自曹溪去。久假而不归。忽忆曹溪路。即堕宰官身。依然无所住。任运大化中。褦襶安能韄。犹记别时言。菩提本无树。以是不迷人。触目多感悟。随缘到故乡。万山满烟雾。未入曹溪门。此心已如故。况见昔时人。凄然沥情素。提起屈眴衣。宛若初分付。椎碎坠腰石。打开宝藏库。掇出如意珠。独夸长者富。三车随所施。诸子忽惊怖。一喝泣鬼神。片言逐狐兔。魍魉顿潜踪。龙蛇喜交错。经行寂灭场。往来凭杖屦。穿破涧底云。踏干草头露。瓦砾尽生辉。灵源永不涸。谁知先后身。主宾自相顾。愿执沤和鞭。长驱白牛步。

  酬董国博崇相过访曹溪

  君向曹溪来。直入曹溪路。溪上忽逢君。乍见已如故。一笑心眼开。主宾忘礼数。促膝坐更深。历历披情素。高怀皎冰雪。清言振金玉。俯视六合空。长躯千里步。岁暮事远游。理冥无去住。把手送君行。溪桥独延伫。

  绿槐社诸子过讯予时掩关未面而去示之以此

  炎炎火宅中。一片清凉地。虽从长者施。实系 君王赐。法侣喜相过。高怀发幽秘。洞见未语心。直达无生意。何必问毗耶。此中真不二。

  董太史玄宰写山图赠予之雷阳赋答

  五台三伏天。江南腊月树。孤踪空里云。余生草头露。寒热本无端。南北任去住。随地足清凉。此中何所慕。

  癸卯初度自五羊之曹溪舟中作

  今朝五十八。明日五十九。未来不可思。过去何所有。世相空里花。毁誉镜中丑。不推羊鹿车。喜随牛马走。自愧膝穿芦。却怪肘生柳。发散少冠束。面厚多尘垢。战退生死军。打碎无明臼。使尽老婆心。笑破虚空口。两岸既不容。中流非所守。来往任风波。去住绝偕耦。天际望长安。寒空一回首。回首问时人。谁是侬家友。

  游方广寺

  朝披南岳云。暮宿方广寺。岧峣一径深。千峰锁幽秘。俨坐青莲华。顿入清凉地。流泉和松声。如对谈不二。但绝世间心。莫问西来意。安能结枝栖。以满居山志。休息芭蕉身。涕唾空华事。从此谢尘氛。永绝生人累。

  游南岳登祝融峰

  我怀南岳山。梦想四十年。天际七十峰。居常在目前。自愧无羽翰。况为形缠牵。顷践故人约。始得恣游盘。摄衣登祝融。一望空楚天。湘流引疋练。星斗如腰缠。去天不盈尺。恍惚随飞仙。睥睨万象小。世界如弹丸。身已入空虚。足底浮云烟。若御泠风去。从此超尘寰。回首思古人。三生竟何缘。曹溪一滴水。化为霖雨沾。焦枯发灵芽。法鼓醒瞑颠。如何狮子窟。今令狐兔潜。梵宇空寥寥。慧灯昏不然。谁秉照天烛。一破长夜眠。徘徊转凄恻。饮泣如流泉。安得巨神通。弹指变大千。顿成七宝土。遍地敷金莲。一睹空中云。普集诸圣贤。

  别南岳山人邝慕一

  我从曹溪来。拟向山中老。山灵不我欺。满目云霞好。历览古道场。金沙堕丛篠。懒残煨芋处。幽踪莫可考。遥想磨砖师。成佛苦不早。狮子窟中王。谁能犯牙爪。法雨久不润。灵苗竟枯槁。嗟我来何迟。临风增懊恼。幸遇餐霞人。相期出世表。欲与坐深岩。玄言穷要眇。爱此高尚心。真能谢纷扰。莲华社未开。又取东归道。良以天属情。日久萦怀抱。今暂辞云山。此心终未了。我登江上舟。君隐山中豹。因思李邺侯。君闲恐不保。但留窗前云。待我归来扫。

  从南岳东游江上留别方觉之

  与子江上逢。拟结山中好。相期卧白云。可共终休老。山灵不我留。拽杖辞窈眇。子亦倦游人。志在烟霞表。潜神众妙门。久欲辞纷扰。衷情系所天。未即恣怀抱。今我驾慈航。扬帆涉浩渺。与子虽别离。因缘犹未了。假我未穷年。重拈一茎草。迟尔婚嫁毕。归来时尚早。

  别衡山解嘲

  空林卧不坚。复理东归桌。缥缈辞云山。缱绻萦怀抱。衡岳七十峰。久欲恣幽讨。适来即便去。返遗山灵诮。归来既已迟。言别亦何早。我本山中人。丘壑宿已饱。杖屦烟霞生。坐卧麋鹿绕。眼耳不容尘。心光离昏晓。四大如空谷。六根绝纷扰。到处即深山。何必恋枯槁。试问山中人。静缚何时了。打破琉璃瓶。始识随缘好。

  武昌逢石浪岷岳二禅人还蜀省亲因示

  我本行脚僧。忽逢行脚客。借问行脚事。相视无言说。匡庐一片云。峨嵋千尺雪。个是行脚心。去来水中月。因思母子情。念念不相隔。今归承欢颜。恰似未曾别。奉旨不奉甘。问冷不问热。劈破娘生面。乃见不生灭。方是行脚人。到家之时节。

  示闻子与病中

  病从有我生。我因烦恼集。烦恼痴爱滋。生死轮不息。情根如机梭。妄想相交织。织成幻妄身。众苦皆丛积。求出苦方便。慧剑急挥斥。斩断妄想丝。根境当下寂。一念了无生。四大各归一。求我不可得。病从何处觅。

  归匡山(有引)

  余少志远游。三十住山。倏二十年。忽被业风吹入幻海。二十余年。而此一念。未离寒岩冰雪中也顷幸晚归匡山。以遂投老。盖年七十二矣。嗟嗟浮世。人生几何。视此余生。如西山落日。浮光瞬息。乃为诗以纪之。

  浮世无百年。梦游七十余。幻海渺洪波。彼岸无方隅。一苇随天风。飘飘任所如。历览周八荒。险阻非一途。神疲力已倦。削迹为远图。烟霞结梦想。岩穴心久辜。垂老方遂志。拂袖归匡庐。一超浊世缘。众念悉已枯。千峰抱幽壑。邈与人世殊。七贤列云中。五老频招呼。眉目时相对。啸傲多欢娱。明月有时来。一镜悬空虚。清光入蓬荜。照我颜色舒。白发对青山。形影如冰壶。颓然踞石床。日夜双跏趺。返观未生前。本来一物无。了知幻化缘。胡为有生拘。从此脱纷纠。高登常乐都。

  寄钱太史受之

  匡庐列云霄。江湖邈天际。地涌青莲华。枝叶相鲜丽。眷彼华中人。超然隔尘世。梦想五十年。良缘图未遂。偶乘空中云。随风至吴会。东南美山水。醒藉多佳士。一见素心人。精神恍如醉。未语肝胆倾。清言入微细。相对形骸忘。了然脱拘忌。精白出世心。太虚信可誓。苦海方洪波。愿言驾津济。把别向河梁。遂我归山志。长揖返匡庐。藏踪杳深邃。五老与七贤。日夜常瞻对。诛茅卧空山。烟霞为衣被。视此芭蕉身。一掷如弃涕。缅想未归人。驰情劳梦寐。安得驾长虹。凌风倏然至。暂谢尘世缘。入我真三昧。

  归宗登金轮峰礼舍利塔

  我登金轮峰。一览乾坤窄。众山如蚁奔。彭湖小如楪。万壑吼长风。吹落天边月。夜静俯下方。灯火自明灭。身一入空虚。诸想顿消歇。遥念救世尊。法身遍一切。舍利自西来。至人布三业。峰头立浮屠。庄严以金铁。爰感大丈夫。建刹舍居宅。遂为光明幢。法缘从此结。上下千余年。清凉解炎热。嗟彼众生界。四相转成劫。禅宫委荆榛。金碧成瓦砾。丛林遭斧斤。孤松独挺特。根株半剥断。枝柯将夭折。何期至人来。咒愿施膏泽。以此卜重兴。法雷震前哲。皮骨日夜长。密茂返生色。果满金刚心。荒芜从此辟。法藏自天来。龙光照岩穴。梵宇如云兴。四众增欢悦。始知净秽土。转变随心别。

  东林怀古

  少耽远游志。夙慕东林师。青山开白社。高贤毕在斯。惜晷刻莲漏。清修礼六时。净念绝尘想。极乐为归期。高风振千载。翘首结遐思。光容如在眼。梦寐相追随。垂老始攀陟。抚景增余悲。荒林翳颓垣。草莽重纷披。徘徊三笑处。莓苔露华滋。影堂列群彦。仿佛见芳规。古砌锁寒烟。白莲开污池。香谷发清响。地籁天风吹。邱陵有迁变。至道无改移。师有未了愿。重来亦何迟。开林傥如初。高踪尚可追。山灵久呵护。神运常在兹。我已毕命待。浊世从此辞。

  感遇诗奉酬南康袁使君(有引)

  九漈袁使君。治郡南康。匡南湖山。尽归化育。不唯斯民戴德。即岩穴之士。俨若端居白毫相中也。栖贤古刹。久堕荒榛。一旦举而新之。又架籋云桥。以济险道。此名山不朽胜事。法云开创。实感护法精心。承惠寺记。一言足垂千载。勒石告成。俚言致谢。

  匡庐高入云。乾坤钟秀气。千峰列重霄。青莲拥天际。往多餐霞人。藏形养幽秘。一自远公来。开林结真契。高贤集如云。清修期出世。山色映湖光。人境两相媚。忆昔龙象俦。法幢列如市。眷彼栖贤老。舌根如鼎沸。拈槌竖拂间。直指西来意。谁知千载下。造化潜更替。宝阶堕荒榛。诸天委荆刺。长者一茎草。虽拈未见谛。况复野干鸣。难同狮子戏。钟磬寂无声。山空神鬼泣。天假至人来。灵山亲授记。示现宰官身。随缘作佛事。法雨润焦枯。甘霖泽群卉。一片金刚心。广布如大地。斯民若婴儿。慈母相盼睇。吐哺不啜甘。调剂剔所忌。凡在指顾间。鲜不为生计。千里坐春风。荒村无犬吠。顿置含齿氓。俨在葛天氏。政暇多幽况。寻山探灵异。睹此祇陀林。慨发重兴志。一举运斤手。丹榱若云翼。不日梵宫成。恍忽如天至。神力尚有余。庄严若未备。绝壑架飞梁。长虹带苍翠。玉渊卧虬龙。形影如顾视。五老与七贤。须眉云中坠。慈航设险道。往来无困躜。缅怀利济恩。岂特居方内。每接欬唾余。玉屑洒肝肺。琬琰勒佳章。片石钟鼎寄。功德载名山。匡君应列祀。樵歌接梵音。诵祝千万祀。空谷积云霞。尽为供奉器。感此希世缘。短吟写胸臆。愿言保遐龄。永锡天人类。

  有所思

  与君一别数千里。思君不断如流水。流水东驰去不还。我心如环之无端。举首望长空。长空杳无涯。挥手邀明月。明月有来时。光影纵相顾。可望不可攀。安得君容如满月。使我一见开心颜。

  观侯生画山水歌

  侯生贫压夷门客。执辔何人过其宅。独有丹青思入神。风流足可称痴绝。一室悬罄冰雪清。烟云时向毛孔生。空中麋鹿时时走。暗里山灵夜夜惊。昼长闭户门却扫。梁肉不足烟霞饱。含濡墨汁当醍醐。时人却怪形容好。频年甲子六六支。居间一半常苦饥。尺布斗粟博美酒。清泉白石令人嗤。有时独向街头立。见人未语先羞涩。都言穷骨软如泥。谁信刚肠劲似铁。三江五湖波浩荡。千岩万壑争奇状。闲披绢素淡挥毫。一齐撮在眉尖上。入山寻讨橛木株。松下一见欢相呼。吃茶只恨千钟少。问法从来半字无。老失肚大舌头长。吞吐万里明月光。星辰散落无收拾。君堪与我为奚囊。留君且向山中卧。白云片片青天幕。渴饮清流嚼紫芝。海枯石烂从他那。

  昙花精舍歌赡祇园逸史杜将军韬英

  我昔遨游妙严国。眼见昙花白似雪。花下林林大士身。容仪光照黄金色。此花不是等闲开。千年一度方苞胎。至人将现花先发。独为因缘大事来。大事因缘非一类。千百亿身皆度世。三乘八部应念周。十方法界随心至。或现天大将军身。威风八面如天神。万里横行略无敌。欃枪尽扫清烟尘。变化无端甚希有。亦似昙花开笑口。月下吹笙凤鸟来。马上挥戈狮子吼。一开便作人间瑞。人与花神两无二。人效祇陀布地心。花作园林功德事。将军用武不离禅。精舍小筑祗园边。对花心入无生国。闭户身居极乐天。杀机尽是降魔智。色香妙露西来意。见色闻香法界空。当场战入三摩地。氤氲造化花中主。文彩纵横迈今古。阳春号令发雷霆。风云变态驱龙虎。园林广大花无恙。精舍刚刚方一丈。古今天地芥里空。世界山河镜中像。昙花入镜倍精神。将军亦是镜中人。万里悬空如对面。眼听何如耳见真。我亦祇园花下史。时时灌溉禅那水。五蕴蔓草久芟除。四大幻身没依止。抛向炎荒如露布。镬汤炉炭无回互。忽见花间旧主人。寄声莫忘来时路。

  木庵歌(有引)

  净泰禅人。更字木庵。南[自/本]居士有赠。因戏书之。

  枯木庵。枯木庵。象岭岩前狮子龛。拳枝奇曲无可攀。霜叶云披何蓝毵。望之若杌不足取。就之枯槁如真参。雪老堂中如著此。文殊前后何三三。我已老朽识海干。与尔同坐枯木庵。

  乌夜啼

  寒林积雪白日西。慈乌哑哑枝上啼鸱枭在巢未敢栖。饥不得食情惨凄。虞人网罗亦何密。饥乌之肉不足食。何事绸缪日夜求。返哺不遂情何极。母子分飞两不全。况复母死归黄泉。啼声不绝如杜鹃。令子抱恨遗终天。啼乌啼乌真可怜。虞人忽死鸱枭歼。明明天道何昭然。

  游浮山歌

  空中一岛攒青霞。宛如香海浮莲花。岩龛石宝簇花蕊。又如帝网珠交加。我来遥登华藏界。一开双眼无遮碍。周围行树影重重。分明炳若瓶中芥。横空殿阁云中影。法身不动青山稳。飞来花气暗香浮。习习侵人重衲冷。拽杖拨开岩中雾。怪石峥嵘若棋布。指点还如数列星。一喷青天洒飞唾。石门磴道一线通。侧身半壁足不容。猿行鸟度亦不易。如何使我筋力穷。攀萝直上妙高顶。眼底湖光霞布锦。足未离地身含空。回看一似冰壶影。小转还过会圣岩。岩廊石室何奇哉。远祖因棋善说法。黑白未兆令人猜。度溪西上莲华石。朵朵金莲从地出。徘徊不见华中人。但听松风广长舌。回礼金谷丈六身。虚明无地容纤尘。劫火洞然此不坏。始信苍岩是本真。我欲诛茅依石室。余生借此藏踪迹。傥得安眠白日高。身心世界都抛掷。如何舍此从他去。一叶浮空都是寄。不若快便早归来。休教猿鹤常相忆。华藏从来是故宅。行尽十方出不得。潜身顿入一微尘。何人于此知消息。

  担板汉歌(有引)

  径山法窟。自大慧中与临济之道。相续慧命。代不乏人。近来禅门寥落。绝响久矣。顷一时参究之士。坐满山中。至有一念瞥地。当体现前。得大自在者。惜乎。坐在洁白地上。不肯放舍。以为奇特。不知返成法碍也。教中名为所知障。所以古云。直饶做到如寒潭皎月。静夜钟声。随叩击以无亏。触波澜而不散。犹是生死岸头事。所谓荆棘林中下脚易。夜明帘外转身难。名抱守竿头。静沉死水。尚不许坐住。况有未到瞥地。偶得电光三昧。便以为得。弄识神影子者乎。此参禅得少为足。古今之通病也。恐落世谛流布。疑误多人。因有请益者。乃笑为担板汉歌。以示之。歌曰。

  担板汉。担板汉。如何被他苦相赚。只图肩头轻。不顾脚跟绊。纵饶担到未生前。早已被他遮一半。者片板。项上枷。浑身骨肉都属他。若不快便早抛却。百千万劫真冤家。行也累。坐也累。明明障碍何不会。只为当初错认真。清门净户生妖魅。开眼见。闭眼见。白日太虚生闪电。乾闼婆城影现空。痴儿认作天宫殿。要得轻。须放下。臭死虾蟆争甚价。乌豆将来换眼睛。鱼目应须辨真假。有条路。最好行。坦坦荡荡如天平。但不留连傍花柳。管取他年入帝京。舍身命。如大地。牛马驼驴不须避。果能一掷过须弥。剑树刀山如儿戏。若爱他。被他害。累赘多因费管带。一朝打破琉璃瓶。大地山河都粉碎。我劝君。不要担。髑髅有汁当下干。分身散影百千亿。从今不入死生关。

  闻沈朗臞掩关姑苏城中歌以寄之

  火宅炎炎梦未醒。尘中一片清凉境。但见燎空烈焰高。道人一念如冰井。市声喧阗奔万马。日夜不休何为者。耳根寂灭心不生。看来尽是空中假。妻子对面如化人。返观亦似镜中身。终朝相见不相识。两眼何处容纤尘。有时神游华藏界。挥毫一洒胸中块。(朗善丹青)。

  水光山色影重重。交罗摄入无障碍。有时坐入莲华土。地平如掌金沙布。八德池中菡萏开。香风一触心开悟。方丈一室无壁落。量含法界同寥廓。十方海会入其中。坐参更不劳行脚。匡庐万丈悬太虚。与君恰似同室居。不出不入不来往。问君此际心何如。

  从军诗(有引)

  余以弘法罹难。蒙 恩发遣雷阳。丙申春二月入五羊。三月十日抵戍所。时值其地饥且疠。已三岁矣。经年不雨。道殣相望。乓戈满眼。疫气横发。死伤蔽野。悲惨之状。甚不可言。余经行途中。触目兴怀。偶成五言律诗若干首。久耽枯寂。不亲笔砚。其辞鄙俚。殊不成章。而情境逼真。谅非绮语。聊纪一时之事云。

  楚泽非炎徼。行吟愧独醒。瘴烟千嶂黑。宿草四时青。飓触秋涛怒。人靳厉鬼灵。从来皆浪迹。今日更飘萍。火宅谁堪避。清凉自可求。天低偏近日。树老不知秋。海月心何寂。空云思欲浮。却怜无住客。今复寄炎洲。旧说雷阳道。今过电白西。万山岚气合。一锡瘴烟迷。末路随蓬累。残生信马蹄。那堪深树里。处处鹧鸪啼。远道经行地。孤云独可凭。有家俱是客。无累即为僧。毒雾熏心醉。炎风透骨蒸。翻思旧游处。俨若履层冰。

  行脚原吾事。担簦固所能。心悬万里月。肩荷一枝藤。吃食愁蛮语。安禅喜俗僧。降魔空说剑。今日始先登。

  出世还行役。谁悲道路难。长戈聊当锡。短发不胜冠。沆瀣余三岛。炎蒸厉百蛮。天南回首处。落日是长安。

  皇天无不覆。岂独外遐荒。曲折吾生短。驱驰世路长。但知心似雪。忽觉鬓如霜。随地堪埋骨。君恩讵可忘。昔住清凉界。今登热恼天。燠寒风气别。南北地形偏。万里同明月。千山隔暝烟。塞鸿书纵寄。不过雁峰前。

  髫年从白业。垂老脱缁衣。岂是君恩薄。多应世道违。烟霞行李少。冰雪眼中稀。莫问前途事。家山到处归。晓起占天候。星河曙色分。潮吞丹凤日。山吐毒龙云。飘泊还鸥侣。栖迟忆鹿群。谁知逃世客。临老学从军。此日天涯道。艰虞只自怜。海风腥酿雨。山气毒含烟。畏路从人后。冲泥向马前。始知行役苦。多在戍儿边。旅宿悲寒食。兵戈老岁年。身经九死后。心是未生前。北伐思山甫。南征忆马渊。梅花何处笛。听彻不成眠。

  窜逐辞金地。穷荒到海涯。云容飞赤鸟。星尾曳丹蛇。弃杖林成久。挥戈日未斜。天南并塞北。是处有胡笳。

  一钵从师旅。孤征任转蓬。形骸乘野马。心事托冥鸿。云出苍梧白。霞蒸海日红。吾生久已弃。不待此时空。

  浮世甘为客。劳生恨此身。舌存终是苦。道在岂称贫。渴鹿争趋焰。饥乌习近人。沧桑虽未变。何地不飞尘。一息余生赘。千山去路长。问途逢牧马。挟策耦亡羊。衷热三秋日。心寒六月霜。所经如蹈镬。安敢任疏狂。幻迹元无住。逢山即当归。因看前路窄。转见此生微。时抱桑间饿。常怀漂母饥。所欣无腊月。不望寄寒衣。

  独坐

  浮世吾身外。劳生逆旅中。谁能一只眼。豁尽十方空。碧海飞凉月。青林散晓风。胡床箕踞坐。潇洒意无穷。

  晚归营门

  混俗希忘象。临戎想牧羝。前驱[利-禾+殳]忍草。左袒拗伽黎。落日江容醉。归云树色迷。行藏同倦鸟。渐渐向人低。

  庚子岁即事四首

  豹虎中原遍。星轺日夜驰。诏无哀痛字。人有向隅悲。远探骊龙窟。深批弱木枝。乾坤聊俯仰。愁绝一双眉。

  清海初收捷。珠崖始罢征。剑门飞赤羽。阁道走羌兵。帝听怀柔远。王师耻战争。蛮夷应系长。不见请长缨。

  满目黄尘暗。披肩短发垂。江湖归路杳。鸥鹭傍人疑。康济思今日。安危望此时。从来貂珥重。宁不愧恩私。

  生事人甘拙。干戈鼎沸腾。金珠欣积累。菅草畏追征。国是谁堪定。天心未可凭。南熏何日奏。一为洗炎蒸。

  过三峡

  万壑奔流下。千山紫翠连。帆飞三峡雨。人入九秋天。客路浮云外。归心落日前。吾生犹未已。江汉是余年。

  宿清溪驿梦得草虫鸣断岸沙鸟宿寒汀之句因续成诗

  溯流遵远渚。旅洎傍孤亭。月隐山容淡。鱼潜水气腥。草虫鸣断岸。沙鸟宿寒汀。最惜飘零者。浮生梦未醒。

  酬朱叔祥惠斑竹禅几

  半榻供禅寂。支颐卧白云。虚心偏爱我。高节独怜君。细拭含湘泪。精裁泣楚文。最宜调病骨。从此绝尘氛。

  林参军从余入山

  戎马身经老。风烟鬓已班。骨疲仇铁甲。心冷爱青山。木札禅离味。茶香事尽闲。白云欣共住。肯放出松关。

  重修曹溪采木入山

  一水萦纡入。群峰夹岸回。人疑秦代住。僧似竺干来。竹树连云长。田畴逐地开。谁知五岭曲。亦自有天台。

  伐木

  百尺由萌蘖。孤根出草莱。历穷烟瘴苦。听尽鹤声哀。用大应非折。裁成岂是灾。只怜今夜月。空自照莓苔。

  小金山坐月

  藏海浮香刹。华幢涌梵宫。青螺呈宝髻。满月现慈容。世界平如掌。江流净似空。应怜驱逐者。俱堕法身中。

  腰沽道中

  荒途无远近。曲折似兼程。地逐河流转。人依鸟道行。云间孤鹜没。木末片帆轻。回首长安路。难闻塞雁声。

  太平驿

  策马望邮亭。长途旧所经。终朝岚气白。十月烧痕青。面热摈榔醉。神昏海雾腥。孤城笳鼓动。悲壮不堪听。

  晓行

  残月挂城头。征笳惨客愁。北风吹短鬓。凉露湿重裘。野烧连营垒。边烽暗戍楼。孤云聊淡伫。潇洒竟如浮。

  化州道中

  岗峦盘广漠。曲折不知层。夹路疑函谷。居人似武陵。林深藏虎豹。天远击鹯鹰。何事风尘道。驱驰一老僧。

  化州

  孤征过万里。道远慨逾深。山色蚺蛇气。人言鴂舌音。蘧庐今日事。冰雪一生心。纵有参天木。难同祇树林。

  石城

  行穿穷谷口。树杪见天涯。野旷留残照。城荒带落霞。饥驱忘力倦。欲速较途赊。薄暮投山馆。安眠似到家。

  横山堡

  群山低赴壑。一水到回村。平野开炎徼。边陲列戍屯。民生空岁月。时序失寒温。莫谓天涯远。扶桑近日暾。

  至鲛宫

  修途烦足力。广衍入平川。地势南溟尽。珠光北斗连。远山低并树。大海立齐天。望若垂云翼。帆开捷宝船。

  癸卯春日大廉即事

  炎方风物异。岁事总难期。腊尽虫无蛰。春来鸟不知。豆花开旧荚。榕叶落新枝。因忆燕山雪。阳和似有私。

  春日偶成

  琼海积春阴。炎蒸宿雾深。赛兰香作瘴。勒竹苦成林。莫问劳生计。单看近死心。自嫌须发累。日日爱抽簪。

  放船

  秋水芙蓉满。扁舟一叶轻。安流犹故宅。飘泊是归程。疏雨炎蒸退。清风縠浪生。往来随所适。不信鹧鸪鸣。

  中流望飞来寺

  两岸山垂影。千峰倒入空。云间飞鹫岭。水底现龙宫。细落天花雨。长鸣地籁风。急流将系舫。小可不相容。

本文链接:憨山老人梦游集卷第四十七

上一篇:憨山老人梦游集卷第四十六

下一篇:大白伞盖佛母心咒全文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