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佛学知识

密勒日巴尊者传_7

发布时间:2019-11-11 09:08:32  编辑:   阅读次数:

\

入灭因缘

  尊者经过了无量利生的事业,最后在亭日地方,遇到一位名叫操普博士的行者。操普爱财如命,可是因为他是学者,亭日地方的老百姓很恭敬他;每逢有宴会的时候,总是让他坐在上首。在他见到尊者后,表面上表示恭敬信仰,实际是内怀妒忌。屡次在众人集会之前,故意向尊者提出许多难题,想使尊者当堂出丑,但总未成功。  在木虎年秋季第一日,亭日村民召集了一个大宴会,请尊者坐在最上首,操普博士坐在第二位上。  操普博士在会众之前向尊者顶礼,心里想尊者一定会还他的礼的。但是尊者一向的习惯,除了对上师顶礼之外,决不向任何人顶礼,所以就没有回操普博士的礼。操普博士因而很不平,心中暗想:我这样博学多才的学者,向他这样一个毫无学问的人顶礼,他居然不回礼,高坐上首,昂然不动;真是岂有此理,非要报复一下不可!于是就拿了一本因明的论典,放在尊者的面前说:“请你把这本书逐字讲解,解答疑问,同时发挥所见,并加评述!”  尊者说:“论典的语义,你也许都能逐句讲解,但是真正的意义,是克服世间八法的欲望和降伏我执,以轮回、涅槃一味而清净法执。除此之外,那些教人如何问如何答的论辩之学,根本没有什么大用处,所以我没有学过,更是不懂;如果亦曾学过,或是曾经了解过,现在也早已忘记了。忘记的理由,请听我这首歌:  敬礼译师马尔巴前,远离言说祈加持;  为有上师加持力,此心不受动摇害。  恒修慈爱与悲悯,遂忘自他之执着。  顶戴上师恒修观,遂忘威势之官府。  不离本尊而修观,遂忘卑小蕴、界、处。  思维耳传之口诀,遂忘文字与经典。  守护本来平常心,遂忘无明之误谬。  自身观作佛三身,遂忘希冀与畏怖。  此生来生平等观,遂忘死生之恐惧。  护持证解独自居,遂忘亲朋之照顾。  一心定慧之进益,遂忘宗派之异同。  思维生灭皆无实,遂忘教义宗派见。  思维现象皆法身,遂忘着相之修观。  无整宽坦而安住,遂忘世间礼仪行。  身语归住于下位,遂忘富贵之骄淫。  以此幻身作我庙,遂忘各自宗派寺。  言语道断为作证,遂忘诠表解说义。  言诠义语君能说,请君勿为法所执!  操普博士说:“像你们这样专门修行的人,当然是用这一套话来回答;但是我们讲学理的,依着逻辑的道理来思辩,则你所说的话,全不合佛法的大义。我因为你是一个好人,才向你顶礼的……。”嘴里唠唠叨叨地还在讲。  施主大众听了,大不满意。大家一致说道:“博士!无论你知道多少佛法教理,像你这样的人遍地皆是,塞满了世界都装不满尊者一根毛孔!你还是不要做声,安份的做做我们的上席;想法子去增加你的财产好了,不要再在法会上出丑了!”  他听了勃然大怒,但是怯于众怒难犯,就是大闹一场也无胜算。只得怒气冲冲的硬忍下去。嘴里虽是默默无言,心中却好不懊恼,暗自盘算道:“这一个无知识的密勒日巴,行为疯狂,口说梦话;以虚言妄语来欺骗大众,赚他们的供养,为佛法丢脸!像我这样有学问、有声望、有财产的博士,在法的一方面看来,大家看我却比狗还不如,真是岂有此理!这非想个办法不可!”  这位操普博士,在布林村上有个情妇。他就叫这个女人在奶酪里面放了毒药,拿去供养尊者,准备毒死他。操普答应这女人如将此事办妥,一定送她一块大碧玉。这个女人以为他说的话是真的,就把毒药放在奶酪里面到崖城来供养尊者。那时尊者早已知悉一切。尊者观察因缘,知道有缘的众生都已经化度。毒药虽不能伤害自己,但自己涅槃的日子也将到了,就准备接受毒药的供养。但是尊者知道:如果在供养毒奶以前,这个女人没有拿到玉石,那么,她就再也不会得到了。因为操普博士是决不会再把玉石给她的。所以尊者就对这个女人说:“现在我不要吃,请你以后再拿来,也许那时我就要吃了。”  她听了尊者的话,心中又疑惑又害怕,猜想尊者大概已经知道奶里有毒了,就在十分不安的情绪中回去了。  她见了操普博士,就把经过的情形告诉他,并且说尊者一定有神通所以不肯吃。  操普说:“哼!他要是有神通的话,就不会叫你以后再拿给他,或是会叫你自己把这毒奶吃掉的!他不这样做而叫你以后拿来,明明表示他没有神通。现在你先把这块玉石拿去罢,你再把奶酪拿给他,你这次去一定要他吃掉!”于是就把玉石给她了。  她说:“大家都相信他一定是有神通的,因为他有神通所以昨天没有吃。今天再拿去,他也决不会吃的。我怕得很,不敢去,我宁愿不要这块玉石。请你宽恕我,这桩事情我无法替你办到。”  操普说道:“世上只有愚人凡夫才相信他有神通,因为他们不看经书,不懂道理,所以被他的诳话欺骗了。我看的经书中,有神通的人,不是像他这个样子的!我负责保证他没有神通。现在你再把有毒的奶酪拿去给他吃,若是我们目的达到,我一定不会辜负你的。我们相恋了这么久,以后也用不着怕人说闲话了,你要把此事办成功干脆我就跟你结婚,那时不但这块玉石是你的,我外面的财产和家中的财产,也一齐都交给你管,我俩祸福相共,白头偕老,你看好不好!”  这个女人以为他说的话都是真的,就又把毒药放在奶酪里回到愿乐吉祥坡来供养尊者。尊者破颜微笑的接受了。那个女人心里想:博士的话真不错,他真没有什么神通!  尊者就微笑地对她说道:“你做这个事情的代价——那块玉石,拿到手没有?”  她一听,口张得大大的,惊骇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一时惭惧交集,吓得混身发抖,脸色全青;一面礼拜,一面哭着颤声的说道:“玉石得到手了,但是请您不要吃这奶酪,将它给我吧!”  尊者说:“你要它干什么?”  她哀泣道:“让造作罪业的我吃下去算了!”  尊者说:“一来我不忍叫你吃下去,因为你太可怜了;二来如果我不接受你的供品,我就违背了菩萨学处,犯根本堕。特别是我此生的自、他度生事业都已经圆满,到别的世界去的时候也已经到了。其实呢,你的供品并不能伤我,吃与不吃丝毫没有什么关系。如果我吃了你前次送的奶酪,那么你的玉石恐怕就得不到手了,所以我没有吃。现在既然你的玉石已经到手,我也就可以安心地吃,同时他也就可以满足他的愿望了!再说,他虽然答应你将此事办成之后,给你这个,给你那个,可是这些话是靠不住的。他所说的关于我的话,一句真的也没有。日后你们二人会发生很大的懊悔!那时你们最好从此真正的忏悔,好好的学佛;即使不然,至少也要牢记,将来如果遇有性命交关的事切莫再造罪业了!向我及我的传承虔诚祈祷吧! “你们两人常常抛弃快乐幸福,自找痛苦。这一次你们所造的罪业,我要发愿替你们清净忏除。为了你们的安全,这一次所做的事情,虽然迟早都会为大家知道,在我没有死以前,却切不要对人说。我这个老头子,从前所说的话究竟是真是假,你们没有亲眼看见,也许不相信。这一次你亲眼看见,总相信我的话不是假的吧!”  说完,尊者就把毒奶喝下去了。  那个女人回去告诉操普博士经过的情形,操普说:“锅里的菜不一定都是好吃的,人说的话不一定都是真的!只要他吃了毒奶,我的目的达到了。你少说话,悄悄的不要作声好了。”  尊者于是传话给亭日、鸭龙各处的信士施主和其他各处从未见过他的人们,都来朝见。他的徒弟们原都在准备法会的。听见这个消息,许多人都不相信,大家都来集会了。尊者就连续地向他们大众说了许多天的法,详尽地解说世俗谛的因果道理,和胜义谛的心要指示。他说法的时候,许多上根弟子都亲眼看见无量佛菩萨在空中听尊者说法。有的人看见空中地上充满了人与非人的听众都在欢喜的听法。大家又都看见,天空中显出五色的虹光,胜幢等各种彩云遍满了虚空;五色鲜花如雨一般的从天空中降下来,异香阵阵扑鼻;同时悦耳的音乐也从空中传出来。  听法的弟子中有人就请问尊者:“我们觉得天上天下到处都有天人在听法,眼前又亲见这许多的稀有瑞兆,究竟是什么原故呢?”  尊者回答说:“天人和善神在空中听我说法,供养我胜妙五欲。因为你们听法的人都是瑜珈行者和有善根的信士,所以你们也心生欢喜,看见这许多的瑞兆。”  有的人则问道:“为什么我们不能看见这些天人呢?”  尊者说:“天人里面,有许多是登地的菩萨和得了不退转位的,想要亲见他们,一定要有天眼通,至低限度也需福慧二种资粮聚集得够,烦恼所知二障的习气不太深重才行。如果能够见到佛菩萨,那么其他的眷属也就自然见到了。你们若要想见到佛菩萨,一定要忏罪集资,努力修行,将来一定可以见到最殊胜的佛陀——自心——的。”  尊者就为他们唱了一只见佛歌:  敬礼大恩上师前,加持教法令增长;  神众欢喜齐集会,听我密勒说妙法。  十方虚空齐布满,俗世凡夫不能见;  五通不具何能见,我观万众如在掌。  口传上师大悲力,大众齐见希有兆;  虚空布满五色虹,天花馥郁如雨降;  异香芬芳天乐鸣。与会听法之大众,  皆生净信欢喜心;此乃上师慈悲力,  悲悯加持而示现。依此无尽大悲力,  佛陀菩萨齐会集;若欲亲见佛菩萨,  汝应谛听我此歌。前生多造罪业故,  今世即爱造恶业;于诸善事全不喜,  虽老犹不思善行;此辈必受异熟果。  若问罪业如何忏,恒念善业罪清净;  世上知恶作恶辈,忘净羞耻与利益。  自身不知何处去,而欲教导他人者;  不但害己亦害彼。己若不愿受苦恼,  何可损害及他人?上师佛陀诸尊前,  忏除过去所作罪;以后永远不复作;  罪业即可速清净。有罪之人多聪明,  全无定性喜散乱;心中若不常念法,  是为罪业未净相!此应精勤求忏悔,  努力忏罪并集资;如是一心精进修,  非仅可见佛菩萨;一切佛中最胜佛,  自身如来亦得见。若见自心法身佛,  十方上下一切世,轮回涅槃如游戏;  一目了然若观剧,更无修行可为矣。  尊者说完法,听法的大众中,上根的人都证悟了自心法身的道理;中根的人生起了乐、明、无念的殊胜觉受,趋入大道;所有与会的人都生起了大菩提心。  尊者说:“来听这一次法会的僧、俗、人、天大众都曾在前生发了善愿,所以现在大家能在此聚集,这是佛法因缘的集会。我这个老头子,现在已经非常衰迈了,今生我们能否再见面,实在很难说。但是我向你们所说的法,都是真实不虚的,希望你们如法修持。在我的佛刹中,当我现身成佛的时候,你们将都是我说法第一会中的闻法弟子,所以你们应该欢喜!”  鸭龙地方的弟子们就问尊者嘱咐的用意,是不是因为度生已毕要涅槃了?大家请求尊者如果真是就要涅槃,无论如何要在鸭龙去涅槃,不然的话最少也要到鸭龙去一次。他们哭哭啼啼的坚持着要求尊者到鸭龙去;亭日、曲巴和其他各地的人也都要求尊者到他们的地方去。  尊者说:“我这个老头子不到鸭龙去了,我在布林和曲巴住着等死好了。现在我们大家发一个善愿吧:愿将来都在空行净土中相见。”  弟子们就说:“尊者倘使真不能去,那只好请尊者对所有从前到过的地方都发愿加持,祝福吉祥;一切曾经见过尊者和听过尊者说话的人,以及一切众生,都要请尊者发愿加持祝福吉祥。”  尊者说:“你们都具有这样的信心,使我非常感动;我已本着善心早曾为你们说法,将来我自然更要为自、他一切众生的快乐幸福发愿。”  于是尊者就唱了一支发愿歌:  究竟大愿众生依,敬礼马尔巴译师前;  听法会中诸学子,汝等于我恩情重!  心生欢喜听我歌,我亦有恩于汝等;  彼此有恩我师徒,愿于净土得相遇。  所有一切诸施主,愿皆长寿具福德;  心意清净无邪见,如法心愿皆成就。  此地光大并吉祥,无病无灾无战争;  年岁丰登人快乐,一切生活皆如法。  见我闻我说法者,思维我之传记者;  闻我名号事业者,愿皆相会净土中。  于我事业与传记,若有效法力行者;  听闻思问研究者,供养礼拜恭敬者;  持续我之宗风者,愿皆会聚净土中。  未来一切诸众生,若有修行之志愿;  以我苦行修持力,愿无错谬无障碍。  若有为法修苦行,当得无量之福德;  劝人修行或自修,皆获无量大功德。  若有闻我传记者,当获无比大加持;  三门无量加持力,仅闻名号得解脱;  愿依思念即满愿。我之国土及住处,  所有一切诸众生;所往无处不安乐。  空等五大所遍处,我亦长久周遍住;  天龙八部与山神,不作丝毫之损恼。  心愿如法得成就,乃至虫蚁鸟兽等;  亦皆不堕于轮回,愿我皆得超度之。  听法的大众都非常欢喜,却又不敢相信,想道:尊者大概不会涅槃罢!鸭龙和布林的徒众都到尊者面前请求加持及祝愿。然后听法大众都各自回去。天上的虹彩等异征也慢慢的消失在太空中了。  布林的人众竭诚地恳请尊者的大弟子惹巴寂光等,请求尊者到毒龙顶窟茅篷去居住,尊者就在那里去住了些时,为布林村的施主们说法。一天,尊者告诉所有的徒众说:“你们如果对于法上有什么疑问,应该赶快问我,我快要走了。”于是徒众们就预备了会供轮,大家向尊者祈请问法,质疑口授。最后智贡巴和萨问日巴二人启禀尊者说道:“上师老人家啊!由您的话看起来,您很快就会涅槃了,我们简直不能相信。请您长久住世,可以多作利生的事业啊!” 尊者说道:“我的世寿将要尽了,应该化度的众生,也已经化度完了。凡物有生必有死,其实,生亦不过是死的表征罢了!”  过了几天,尊者果然现出生病的征象,弟子雁总惹巴因为尊者生了病,就集合所有的施主及所有的徒弟前来,祈求上师、本尊、空行护法,举行会供。同时对尊者说:“上师啊!您老人家是知道长寿法和药物疗治等法的,现在请您本着慈悲来用一下好吗?”  尊者说道:“从根本上讲起来,瑜珈行者是用不着修什么法的!一切逆、顺境界莫不是道,病也可以,死也可以。尤其是我密勒日巴,把大恩上师马尔巴的法都已经修完了,现在用不着修法求神来帮忙;我可以将仇敌做为心爱的伴侣,还要修法求菩萨做什么用?若说那些妖魔鬼怪呢,早经我降伏,都已变成守护佛教的护法了,所以念咒降妖摇铃打鼓这一套法更用不着。我已经转五毒(‘五毒’即贪、瞋、痴、慢、嫉五种烦恼;此五烦恼即是五智如来或五如来的自性)成五智如来(‘五智’是成所作智、平等性智、妙观察智、大圆镜智、法界体性智。‘五如来’是不动佛、宝生佛、阿弥陀佛、不空成就佛、大日如来佛),还要医药六味何用?现在时间已到,生起次第的幻化佛身,法尔要趋入圆满次第的光明法性中,这是无庸更改的!  “世上的人,由于从前所作恶业的果报,今生受生、老、病、死等等的痛苦,虽然用医药来治疗或是求佛修法,仍旧不能够解除痛苦。无论国王有怎样的权势,勇士有怎样的雄力,富豪有怎样的资财,美人有怎样的姿色,聪明人有怎样的机智,和演说家有怎样的辩才,他们都要终归幻灭和死亡,这一切都不是用任何息、增、怀、诛的方便所能挽救的。你们如果怕痛苦、喜安乐,我有一个方法,可以使你们不受痛苦,常享安乐。”  弟子们说:“那么请上师告诉我们吧!”  尊者说:“轮回的一切法,成者终将坏,聚者终将散,生者终将死,爱者终将离。能于此理有决定的觉悟,就应彻底放弃招致苦果的作业:不求财,不营利,依止一位条件具足的上师,依教修行无生法要。你们要知道修行无生空观,是一切修行中最殊胜的。此外我还有其他要紧的话,以后再对你们说。”  大弟子惹巴寂光和总惹巴两人齐向尊者说道:“上师!您老人家如果身体健康,长久住世,不是可以多救度一些众生吗?您也许不受我们的请求,住世百年;但是无论如何要请您修一修秘密真言乘的殊胜仪轨,服一点药物,早一点恢复健康。”他们再三的这样恳求。  尊者就说:“如果不是时节因缘已经到了,我原可以照你们二人的话去做。可是如果不是为了利他的原故而求自己长寿,利用真言仪轨请佛菩萨降临,就等于把皇帝从王座上请下来当佣人使唤一样,这是有罪的。所以你们不应该为了自己,为了此生,而修真言法。如果是为了利益众生的原故而修真言法,那自然是很好的。我为了一切众生,在无人山中终生修习最了义的仪轨,所以我也再用不着修其他任何的仪轨了。我的心境已经达到了与法界体性一如、不可分离的境界,故不需要再修什么住世法。依着马尔巴上师的口诀良药,把我的五毒完全拔除净尽了,所以我更用不着任何医药。你们如果不能以逆缘为助道,则不能算是真正的学人。如果时节未到,遇见逆境,障碍菩提道,那么服药修法都是应该的。像这般除遣逆缘转成助缘的时节,并非没有。为了超度下根众生的原故,世尊释迦牟尼也曾经受耆婆童子(JivakaKumara)医师诊病服药。但是时节因缘一到,佛陀自己也示现入了涅槃。现在呢,我的时节因缘已到,所以根本用不着服药修法了。”  两大弟子又请问道:“尊者一定要为着利他的原故到他方世界去,那么就请您告诉我们尊者身后和涅槃时供养的方法,怎样料理遗体,怎样做像建塔。此外,再请您告诉我们徒众,如何以闻、思、修而行道修习。”  尊者说:“我依着上师马尔巴的恩德,轮回、涅槃一切作业皆已净尽。身、口、意三业在法性中解脱了的瑜珈行者是不一定要留下尸体的;你们用不着造像,也用不着建塔。我没有贪爱寺庙的执着,既没有庙宇,就用不着嘱咐什么人来作住持。你们将高山雪山无人寂寞之处来当做自己的寺庙好了。在高山上你们为了悲悯六道众生而修行,这就是四时最殊胜的造像。了达一切法本来清净,即是修塔建幢。心口如一,从内心的深处发起祈祷就是最胜的供养。  “如果甘与烦恼及我执深重的人为伍,作损恼众生的事情,那就是违背了学佛人应有的操守了。如果是为了降伏五毒和利益众生,表面上好象是在作恶业,实际上却是在行佛道,这是没有关系的。  “仅是了解佛法而不实际修行,虽然多闻却反成障碍;结果一定堕落在三恶道的深渊里去。所以要思维人命无常,对自己所知道的善恶业努力警策与防护,即使绝命亦决不作恶事。简单的说来,学佛人要对自己知耻,才能行道。你们这样地去修行,可能与某一些宗旨乖谬的论典和书籍所说的话相违反;但是这样做去,是与诸佛菩萨的本意相契合的。所有一切闻思的心要,略言之亦不过如是。我也以为这样就足够了。你们若能按照我的话去做,我也就心满意足。你们对轮回、涅槃的一切作业,也可以达到究竟。否则以世俗的眼光和方式来满足我的心愿,是毫无利益的。你们且听我唱一只如何有益歌:  敬礼恩师马尔巴前,在此集会诸徒众,  听汝老父密勒歌,最后咐嘱应谛听!  依于上师马尔巴恩,瑜珈行者我密勒,  一切作业皆已毕。汝等后学诸徒众,  应如我教而修行;十方诸佛皆欢喜。  我及诸佛欢喜故,自他事业皆成就;  违我所教诸行业,自他二利俱难成;  坏自他故我不喜。  若师不具净传承,求得灌顶有何用?  自心与法不相合,手持法典有何用?  若不舍弃世间法,依诀修观有何用?  三业与法不相合,念诵仪轨有何用?  恶语利嘴不对治,修行忍辱有何用?  亲仇爱怨不舍弃,纵行供养有何用?  自利之心若不除,徒行布施有何用?  不识六道皆父母,寺庙虽佳有何用?  此心不生清净见,修造佛塔有何用?  若难四时修瑜珈,造佛形像有何用?  心坎深处不祈祷,依时供养有何用?  心中若不化口诀,自讨苦死有何用?  死时不生大信心,观摩佛相有何用?  不生悲哀出离心,舍此弃彼有何用?  不修爱人逾爱己,口说慈悲有何用?  若不降伏烦恼因,承事供养有何用?  若不持续上师教,徒众虽多有何用? 无用无益之作业,招损恼故应舍弃!  所作已作我密勒,于诸烦扰无聊事,  无须多作可休矣。  弟子们听了尊者的歌唱,深为感动,大家都把这个训示铭记在心。  不久,尊者示现疾病沉重。那时,操普博士带了很精美的酒肉假装着要来供养尊者;来到尊者的面前,讥笑的说道:“唉!像尊者这样的大成就者,是不应该害这样重病的啊!你怎么也会害起病来了呢?如果病能够分给别人的话,你可以分给各大弟子;如果病可以转送的话,就请你把病转送给我吧!您现在是一筹莫展,怎样了局呢?”  尊者安祥地微笑着说道:“我本来不必生这一场病的。目下不得不生病的原因,你应该很清楚吧!一般凡夫的生病原与瑜珈行者的生病性质不同,缘起亦不同。我现在的病,实为佛法庄严之表现,让我唱一只歌来给你听:  生死涅槃一切法,法界体性显光明;  以大手印印一切,诸法无二等一味;  我知顺逆皆法性,心无挂碍大自在。  魔病罪恶一切障,安住气脉明点处(气、脉、明点是密乘身金刚的三要素,也是人的三种基本:‘气’即是动能,包括呼吸气息及现代的所谓电波电子作用;‘脉’凡管状的器官及神经系统均属之;‘明点’是一切内分泌);  为我修持作庄严,为我德行作庄严;  愿大罪人罪清净。此病原可作移转,  而今可以不必矣。  操普博士心中想着:尊者似乎在怀疑着他,可是不敢决定。因为尊者说病可以转移,这一点,是决定不可靠的,天下哪里有病可以移让给人的事呢?于是他就说道:“我对于尊者的病因不很清楚。如果病由魔鬼附身而起,就应该修驱魔法;如果是由四大不调和而起,就应该调身服药。如果病真的能够转移到别人身上来,就请尊者把病移到我身上好了。”  尊者说:“有一个大罪人,心中的魔鬼跑出来损伤我,使得我四大不调生了病。这场病你是无此能力把他除掉的。我这个病虽然可以移给你,只是恐怕你一刻都受不了,所以还是不移的好。”  操普心想:“这个家伙根本不能把病让给什么人,所以故意说这些风凉话。非使他出丑不可!”于是就再三坚持请求尊者一定要把病转让给他。  尊者就说:“你既然这样坚持请求,我就暂时把病移向对面那扇门上去。倘若移给你,你是受不住的!你看好了!”尊者就以神力把病苦移到对面那扇门上。门最初发生吱吱的响声,似乎是要分裂的样子,一会儿真的裂开来成为许多的碎片。再看尊者,果然现出无病健康的样子来。  操普博士心里想:“这根本就是障眼法的魔术!骗不了我。”就说道:“啊!这真是稀有啊!但是还是请尊者把病移给我好啦!”  尊者说:“你既然这样苦苦的要求,我就把病的一半移给你好了。全部移给你,你决无力承受的!”尊者便把病苦移了一半给他。操普博士顿时痛得要昏了过去,颤抖都不可能,呼吸也出不来。差不多即要断气的时候,尊者就把移给他的病收回了一大部分,又问他道:“我才给了你一小半病,怎么样?受得住吗?”  操普亲自尝试过这一场剧痛之后,心里生起了猛利的忏悔心。跪下来,顶戴尊足,满面流泪的哭道:“尊者!尊者!圣人!圣人啊!我诚心的忏悔了!求您饶恕我啊。我把所有的家产一切都供养给尊者,我的罪业果报,请尊者想办法啊!”操普哭得非常的伤心。  尊者看见他是真心忏悔,非常高兴,就把他身上还剩下的一小部分病也收了回来,对他说道:“我一生从不要田宅财产,现在快要死了,更用不着这些了。你保留着好了。以后就是断命也莫要再作恶事了。你这一次所作罪业果报,我答应替你消除好了。”于是尊者就唱了一个歌:  敬礼具相马尔巴师,五无间罪虽已作,  疾速忏悔得消除。依我善业与功德,  三世诸佛善愿力,众生罪业愿除净。  汝之一切大痛苦,我皆代受愿清净。  上师恩重如父母,毒害恩师实可悯;  此业所招异熟果,我愿代受净汝罪。  于一切时一切处,愿离罪业之伴侣;  生生世世任何时,愿常伴遇善知识。  不以恶业而聚财,亦不损恼任何人;  愿尽法界众有情,皆发慈悲菩提心。  操普听了尊者的歌以后,非常感动欢喜,对尊者说道:“我从前作恶的原因,大半都是为了钱财,我现在也无需任何财产了。尊者自己虽然不要,但是尊者的弟子们修行总是需要资粮的,请您替他们收下了吧!”他虽然这样请求,尊者还是没有接受。后来弟子们接受了,就把这笔财产作为集会供养之用。到了现在,曲巴地方还有这个集会供养。操普博士此后果然放弃他一生的贪恋,成为一个很好的修行人。  尊者对弟子们说:“我所以要住在这里,就是要令这个大罪人真心忏悔从罪苦中解脱。如今此事已毕,我该要走了。本来大修行人在村镇中圆寂,就如同皇帝在平民家中死去一样,所以我要到曲巴去找死的地方了。”  弟子色问惹巴就说:“上师啊!您老人家这样重的病,走去实在太辛苦了,我们去弄一个轿子来抬您走吧!”  尊者说:“我不一定真是在害病,我死也不是真的死,只是示现病相、死相而已!用不着什么轿子。年青的徒弟们,你们先到曲巴去吧!”  等到年青的弟子们走到了曲巴的时候,尊者早已在炽结崖洞等候他们了。许多年长的徒弟们说:“是我们伴随着尊者一起来的。”另一个人说:“尊者在毒龙顶窟上害病休息。”曲巴村后到的施主们却说:“我们看见尊者在著卡顶窟说法。”又有些施主则说:“是我们和尊者一同来的。”还有许多人却都说:“我们各人在自己的家中都有一个尊者前来承受供养。”那些最先从曲巴来的人就说:“尊者先到曲巴去的!是我们侍候尊者一起来的!”于是后来的,看见尊者说法的,和承事供养尊者的,大家各执一词,争辩起来,不知谁是谁非。尊者听了笑道:“你们都是对的,我之所以如此,不过是同你们开一开玩笑罢了!”  尊者在炽结窟示现病态。那时天空中出现了像说法时一样的虹彩、花雨等瑞征。于是大家就知道尊者真的要到他方世界去了。寂光惹巴、雁总巴、色问惹巴等弟子就请问尊者说:“尊者涅槃以后,到哪一个净土中去?我们徒众们应该向何处祈祷?”  尊者说:“你们随便在什么地方祈祷都是一样。只要有信心,虔诚祈祷,我一定会在你们的面前的。你们祈求的事,我一定赐给。  “这一次,我要到东方现喜净土去朝礼不动如来。我从前曾提起过还有话对你们说,那就是我的遗嘱。我密勒日巴死后,除去极少的几件用品外,什么财产也没有。你们可将我的棉衣和手杖交给惹琼巴,他很快就会回来的,告诉他这两样东西与修气功的缘起有关。在惹琼巴没有到之前,千万莫要触动我的尸体。 “这个主梅纪巴的帽子和沉香木杖,具有以善见善观而弘扬佛法的缘起,付给卫巴顿巴。这个木碗,寂光你拿去吧!这个灵盖,雁总顿巴给你吧。打火石给色问惹巴。这双骨头匙子给炽贡惹巴。把这块布垫子分成碎片,分给其他的弟子们,一人可以拿一片去。我这些东西并没有什么金钱的价值,送给你们的意义,主要的在显示缘起而已!  “我最重要的遗嘱与我密勒日巴多生来聚集的金子,都藏在这个灶头底下。我死了以后,许多无识的弟子也许会因为我的后事而争吵,那时你们可以把那遗嘱打开来看。那里面还有指示你们修行的办法。  “又有某些只有少量福德的学佛人,为了今生的名闻恭敬,表面上东做佛事,西做功德;实际呢,他供施一百,心里却想收回一千。这些贪求果报而行佛事的世俗人,就等于把毒药混在美味里进食一样。所以你们不应该为了今生的名闻恭敬而饮下这个‘好名’的毒药。那些表面上是佛法,而实质上是世法的事,你们都要彻底舍弃,一心精进,修行纯净的佛法才好。”  诸弟子又请问尊者说:“如果对于众生有利益,我们是否可以行一点点世法?”  尊者说:“行世法的动机,如果丝毫也不是为了利己,那是可以行的。可是照这样行,实在是太困难了。如果为了一己的贪欲而行利他,则自利尚不成,更谈不到利他了。就象不会游水的人去游水,不但游水不成,反而为水所淹毙一样。所以在没有证得实相空性以前,最好不要谈利生的事业!己无修证,就要利生,等于瞎子引盲人,最后终究要堕入自私的深渊中去。本来虚空无尽,众生亦无尽,自己修行成就了以后,度生的机会实在太多了;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都可以度化众生。在未成就以前,你们应该以‘清净意’发‘大悲心’,为利益一切众生的原故而勤求佛果。放弃衣食名利的思想,身耐劳苦,心负重荷,如是修行才是。这就是度众生,也就是修行入道完成自他一切的究竟利益。我有一歌,你们仔细听着:  敬礼马尔巴译师前,凡欲学佛修行者,  若不依止具相师,虽有恭敬无加持。  甚深灌顶若不获,执续部义徒自缚(密乘的经典统称为续Tantra);  不以续部为依准,一切作仪成谬误。  若不修观深秘诀,舍世间法徒自苦;  不能降伏诸烦恼,巧舌如簧皆空语。  不明甚深方便道,虽常精进无利益。  不明玄奥三要点,虽勇猛修路遥远;  不集广大之福德,徒求自利轮回因。  虽集福德不求法,勤修亦难成功德;  知足乃是无价宝,远胜黄金千万亿。  身内安乐若不生,寻求外乐痛苦因;  爱名魔心若不除,终将自败惹烦恼。  贪乐则为五毒恼,物欲终使慈悲离;  骄傲自慢是非因,独居自无口舌灾。  心离散乱修专注,寂处能邀胜伴来;  安守卑下得上位,缓行偏能成速达。  舍离诸事大事兴,守甚深道道速成;  若证空性悲心生,悲心生处自他泯。  无自他故能利生,利他事成重见我;  由见我故成佛陀;我与佛陀暨佛子,  无差别观应祈请。  尊者又继续说道:“现在我不能再久住了,你们应该记住我的话,继持我的宗风!”  说毕就入大定,示现圆寂。享寿八十四岁,于木鼠年(1135年)冬季末月十四日黎明,星光欲没,朝阳正升之时,尊者之色身入法界体性,显示涅槃之相。  这个时候,天人空行集会的胜相,较前更为广大殊胜。空中出现广大鲜明的虹彩,这虹彩清楚得好象手都可以摸得着一般。各种颜色交织在空中,虹彩的中间有八瓣莲花的形象,莲花的上面,有极美丽的坛城;世界上最好的画家也画不出这样美丽的坛城来。尖端的五色彩云,变成胜幢、缨络、宝幡等无尽的形状,各色各样的花朵自天而降,纷落如雨。彩云缭绕在四周的山顶。宝塔状的云朵向曲巴的中心围拥着。大家都听见悦耳的天乐和赞语。异香流溢大地。世间的俗人也都能看见天人神像满驻虚空,行广大的供养。人们看见天神们赤身裸体亦不以为怪;天神们却个个都怕嗅着人体的臭味,碰见了人常掩面而过。有的天神和人互相谈话招呼。人人都看见这种种的稀有奇迹。

\

本文链接:密勒日巴尊者传_7

上一篇:宣化上人:道教和佛教有什么不同呢?

下一篇:容言、容事、容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