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佛学知识

密勒日巴尊者传_14

发布时间:2019-11-11 09:08:24  编辑:   阅读次数:

梦兆与授记

\

  “有一次,上师到卫地去宏法,在做完会供的一个夜晚,想起对尊者那诺巴的教敕有不懂的地方,空行母也对上师作了表示,上师就想再去印度觐见那诺巴大师。  “上师由卫地回到罗扎乌村以后才几天,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个穿绿色衣服的妙龄女郎,身穿绸衣,骨饰庄严,眉间和腰间都有黄丹严饰,她对我说:‘儿啊!你长期修行,虽然得到成佛的大手印(大手印Mahamndra,为密乘修般若心地的最高法门,其见行修持皆颇似我国禅宗)口诀,和六法(指密宗的六种成就法,即①拙火②化身③梦修④光明⑤中阴⑥转识)心要;但是于一刹那间成佛的‘夺舍’法(得心气自在之行者,依此口诀能以神识转入他人的已死或未死之身体,故曰‘夺舍’法)口诀,你还没有得到啊!’  “我心里想,这个女郎的样子和打扮,都像是空行母,但是不知道究竟是魔障呢?还是真的空行母授记?不过无论如何,凡是三世诸佛知道的法,我的上师都知道;上至成佛,下至降伏野老鼠的口诀,他全都有。如果是空行母的示意,那我就决定要求‘夺舍’法的口诀。于是我就打破窟门,出了崖洞,来到上师的面前。上师说:‘儿啊!你为什么不好好的闭关,出来做什么呀?究竟为什么出关呢?当心生魔障啊!’  “我说:‘昨天晚上我梦见一个女郎说我应该求‘夺舍’法,不知道是魔障呢?还是空行母的授记?如果是授记,我想求您传我‘夺舍’的口诀。’上师静默了片刻说道:‘这不是魔障,是空行母的授记;我从印度回来的时候,至尊那诺巴说起关于‘夺舍’法的口诀,我向上师求法,上师叫我去找经书;结果师徒二人找了整整一昼夜,‘迁移’法的书倒找着了不少,可是‘夺舍’的书,始终没有找着。前几天我在卫地北方的时候,也梦见一个征兆叫我去求这个法,同时还有些对口诀不大明了要请问上师的地方。所以我决定再去印度一趟觐见那诺巴上师!’大家听了,都劝上师不要去,说:‘上师,您老人家年纪大了,不要去吧!’上师不听,决心要去。就把弟子的供养,换成一碗多黄金,带在身旁,动身到印度去了。  “这时正值那诺巴尊者出外修行去了。马尔巴上师不顾生命的找他,以种种的方法打听他,都没有找到。但是因为他有能够遇见那诺巴上师的预兆,所以继续至心访求。后来终于在一个大树林中会着了,就请尊者到普来哈慈寺中去,传授‘夺舍’法。大梵学者那诺巴问道:‘你来求这个法,是你自己想出来的呢?还是诸佛授记的?’  “马尔巴上师说:‘也不是我自己想出来的,也不是空行授记的。是因为,我有一个名叫闻喜的弟子,空行母向他授记,他向我求这个法,因此我才来印度的。’  “那诺巴尊者惊奇的说:‘哦!真是希有难得啊!在黑暗的西藏,竟会出生这样一位大丈夫,真像太阳照耀着雪山一样。’说着两手合掌,恭敬地置于头上,唱道:  ‘北方黑暗中,如日出雪山;  其名号闻喜,我至心敬礼。’  “唱毕,合掌闭眼,向北方俯首着地,敬礼三次;当地的山林树木,也一起向北方屈身点头三次。直到现在普来哈慈地方的山和树仍然都是向着北方西藏屈身点头似的。  “于是那诺巴尊者就把空行母的口诀和‘夺舍’法都完全传给马尔巴上师了。  “那诺巴尊者为观察缘起,示现了虚空坛城。马尔巴上师先向坛城本尊敬礼,却未先向那诺巴上师敬礼;那诺巴上师就得了预兆,知道马尔巴的子系传承将不能久传,但是他的事业法统传承,却如大江之无尽,将恒久住世的。  “马尔巴上师得法之后,就回到西藏来了。  “因马尔巴上师顶礼之缘起,他的儿子打马多得夭逝了。在他逝世一周年的时候,徒众们大家聚集起来,由几个大徒弟请问马尔巴上师道:‘与三世诸佛等无有异的上师啊!因为我们众生没有福德的原故,所以您也示现衰老了;此后口授传承的教法如何弘扬,我们弟子的弘法度生事业将会怎样?请你一一为我们授记吧!’  “上师说:‘我的那诺巴口授传承,无论由梦兆或缘起看来,都是会发扬光大的;那诺巴尊者自己也有很好的授记。你们先回去祈梦,明天再来告诉我你们的梦兆。’第二天,各弟子都把梦兆说了,大家的梦兆虽然都非常之好,但是还不能完全与授记相合。  “我就到上师面前,把我梦见四个大柱子的梦境详细禀告上师,唱道:  秉承金刚持教语,昨夜梦境现如是;  我以至诚恭敬心,启禀上师祈垂听。  广大南赡部洲之北边,我梦雪山初延绵;  雪山之颠可及天,日月环绕四周沿。  日月光明照宇宙,绿草欣欣遍大地;  四方江河不绝流,流润众生足所求。  万川争向大海趋,众水汪洋尽一如;  我梦花草尽向荣,万花齐放花吐舒。  与佛无异上师尊,听我略陈所梦境。  浩浩须弥雪山之高岗,我梦梁柱起东方;  雄狮起舞梁柱顶,宝鬃缦垂雄狮颈。  雄狮四爪跨雪山,仰视长空目有光;  雄狮腾跃雪山巅,威怒迸发吼连连。  浩浩须弥雪山之高岗,我梦梁柱起南方;  猛虎起舞梁柱顶,吼啸之声动四疆。  忽然大啸三声后,四蹄纵向深林走;  仰空顾盼猛生姿,奔跃树丛有所思;  苍莽森林接平原,我梦如是雪山南。  浩浩须弥雪山之高岗,我梦梁柱起西方;  大鹏起舞梁柱顶,两翼伸展掩四方。  大鹏翱翔碧霄里,双目睥睨空中视;  大鹏遨游入太虚,雪山西方梦蘧蘧。  浩浩须弥雪山之高岗,我梦梁柱起北方;  灵鹫起舞梁柱顶,危巢巧筑悬崖旁。  我梦灵鹫生一子,百鸟横空目环视;  鹫目电扫长空间,飞入太虚恣盘桓。  三世诸佛我上师,弟子昨夜梦如斯;  我心欢喜如雀跃,意乃吉兆应无疑。  祈兴无缘大悲智,为我广说且授记!  “马尔巴上师听了以后,高兴极了,说:‘梦兆太好了!达媚玛准备最好的食物和会供轮来!’师母准备好了会供轮和食物以后,大徒弟们都聚集起来参加会供轮。上师就说:‘密勒金刚幢昨天晚上作了这样一个梦,实在是希有难得!’大徒弟们都向上师请求解释这个梦兆,上师欣然允诺,就向大家唱了一首释梦歌: 万千众生所依恃,那诺巴尊前敬礼;  与会我子诸徒众,谛听汝父为授记;  如是梦兆诚希有,我今为汝言其旨:  赡部以北地方者,佛法弘化西藏也。  地上雪山长成者,汝父教法宣扬也;  口授传承广大也,未来事业无尽也。  雪山嵯峨上参天,见道无与比伦也。  日月环绕山之巅,悲智双运修观也。  光明遍满虚空者,大悲净除无明也。  遍地草木茂盛者,事业无尽宏传也。  四方河川不断流,成就四灌口诀也。  河水浸润诸众生,成就解脱有情也。  河水趋入大海者,子母光明(密乘中的所谓子母光明,颇似我国《大乘起信论》中所说的始觉及本觉)相会也。  万千花卉吐放者,离垢觉受果位也。  此梦非恶此梦善,与会诸子应谛听!  雪山东方起梁柱,此乃错顿网崖也。  雄狮起舞梁柱顶,渠为人中狮子也。  宝鬃缦垂雄狮颈,口传教授持续也。  四爪雄跨雪山者,四无量心圆满也。  双目脾睨仰视者,解脱轮回之兆也。  雄狮跳跃雪山者,趋入解脱彼岸也。  此梦非恶此梦善,与会弟子应喜欢!  南方兴建梁柱者,雍境俄顿去朵也。  梁上猛虎起舞者,渠为人中虎王也。  四周虎啸庄严者,口传教授持续也。  猛虎大吼三声者,彻证三身自性也。  四爪纵游森林者,四种事业成就也。  双目睥睨仰视者,解脱轮回之兆也。  猛虎森林跳跃者,趋入解脱彼岸也。  平原树林相连者,传承弟子持续也。  此梦非恶此梦善,与会弟子应喜欢!  西方兴建梁柱者,藏地米顿寸波也。  梁上大鹏飞舞者,渠为人中大鹏也。  大鹏展翼四方者,口传教授持续也。  大鹏翱翔太空者,断除修观错谬也。  双目睥睨仰视者,不受轮回后有也。  大鹏遨游太虚者,趋入解脱彼岸也。  此梦非恶此梦善,与会弟子应喜欢!  北方兴建梁柱者,贡地密勒日巴也。  梁上灵鹫飞舞者,渠为人中灵鹫也。  灵鹫展翅四方者,口传教授持续也。  灵鹫巢栖危崖者,生命坚如崖石也。  灵鹫复产雏鹫者,有一无比弟子也。  小鸟遍集空中者,口授教法宏扬也。  双目睥睨仰视者,不受轮回后有也。  灵鹫遨游太虚者,趋入解脱彼岸也。  此梦非恶此梦善,为我诸子说如是。  汝父事业今将毕,汝等弘法时至矣;  我年老迈语若验,教法宏扬定可期。  “马尔巴上师说完之后,与会诸大弟子都生起了无量的欢喜心。  “于是上师对大弟子开秘密口诀藏,白日为弟子说法,夜间令弟子修行;大家都意乐炽然,觉受增长。  “一天夜晚,上师为诸弟子授母续灌顶时想到:我当为诸弟子各各随其时节因缘,分别授与法要。次日拂晓,上师在曙光中为诸大弟子一一观其缘起,知雍地俄顿去朵当广说喜金刚法要;藏地米顿寸波应修光明成就法(六种成就法之一种,夜间修法身光明之法也,取无明昏沉以为道之法也);多地错顿网崖应修颇哇成就法(亦六法之一,密乘之净土法门也);我则应修拙火成就法(六法之根本,为修心气合一之法,能转业识及业气成智慧及光明),而且日后各人都有不同的时节因缘和事业。  “上师如是观察以后,就授俄巴喇嘛以如摩尼宝六门四相之方便,演释续部之口诀,又赐以那诺巴六庄严、红宝石印、护摩盛杓,以及梵文经典论集的注疏,使他以说法之门弘扬佛法。  “对多地的错顿网崖,授以‘转移’开顶(开顶即转识成就之征兆也)如鸟飞空之法,并赐给那诺巴的头发、指甲、甘露丸、五佛冠庄严等等,叫他以‘迁移法(即转识法)’度众生。  “对藏地米顿寸波授以夜中明灯之光明成就法,并且赐以那诺巴的金刚铃杵、小鼓和天灵盖,嘱他致力于‘中阴成就法(六法之一种,于中阴身时成就之法也)’。  “对我则授以如薪生火之拙火成就法,赐给我梅纪巴尊者的帽子和那诺巴大师的衣服,对我说:‘你应该在雪山峻岭间修行。’  “上师授记传法完毕,大小喇嘛都来参加法供轮,依次而坐。上师说道:‘我已经按照你们各人的时节因缘而传授了口诀,你们各人应各以自己的因缘而弘法,将来你们的传承弘法事业一定会发扬光大的。我的儿子打马多得已经死去了,我现在把父子传承的口诀和加持传承一齐都给你们了。你们应该精进,一定会成就广大的利生事业!’  “以后,各大弟子都回到自己的地方去了。上师就对我说:‘你再在我这里住几年,我还要传你灌顶和特别的口诀,你的觉受证解也要在上师的面前得到抉择,你快闭关去吧!’于是我就到那诺巴授记的铜崖洞中去修定了。  “上师父母常常把自己吃的食物和会供的好物品送来给我,对我实在慈悲到极点了。”

\

本文链接:密勒日巴尊者传_14

上一篇:寺院烧香的注意事项

下一篇:密宗的八大守护神_1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