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佛学知识

宣化上人:劝发菩提心文浅释(四)

发布时间:2019-11-08 09:08:32  编辑:   阅读次数:

宣化上人:劝发菩提心文浅释(四)

劝发菩提心文浅释

美国加州万佛圣城宣化上人 讲述

云何念父母恩。哀哀父母。生我劬劳。十月三年。怀胎乳哺。推干去湿。咽苦吐甘。才得成人。指望绍继门风。供承祭祀。今我等既已出家。滥称释子。忝号沙门。甘旨不供。祭扫不给。生不能养其口体。死不能导其神灵。于世间则为大损。于出世又无实益。两途既失。重罪难逃。如是思惟。惟有百劫千生。常行佛道。十方三世。普度众生。则不惟一生父母。乃至生生父母。俱蒙拔济。不惟一人父母。乃至人人父母。尽可超升。是为发菩提心第二因缘也。

「云何念父母恩。」我快点给你们讲。你们也坐了很久了;我也没有什么太多时间。前边已经提出那个提纲了,现在这是解释。「哀哀父母」:说我对父母常常要很哀念的。「生我劬劳」:这是《诗经》上的字句,说「哀哀父母。生我劬劳。……欲报之德,昊天罔极。」「十月三年。怀胎乳哺」:十月怀胎,三年乳哺。十月怀胎,三年乳哺,好像没有那么好念,所以就十月三年,怀胎乳哺。「推干去湿」:从湿的地方推到那个干的地方去;不是离开干的地方,到湿的地方,而是从那湿的地方去了,推到那个干的地方去。这个很简单的,没有什么特别的讲法。母亲带小孩子就是这种的情形。

美国这儿小孩子和妈妈都分开房住了,没有这些个麻烦。尤其有那种纸的垫子,一用完了可以换了那个卫生巾:推干去湿。要是以前普通这个妈妈,都要小孩子睡到一起,那小孩子把床尿了,妈妈把这个小孩子挪到干的地方去,自己睡那个湿的地方。你看!

「咽苦吐甘」:咽苦,就是有什么苦,有什么困难,这母亲把它吃下去;吐甘,把有什么甜的都给小孩子。「才得成人」:因为这样子尽心竭力来培植灌溉这个小孩子,栽培他,所以小孩才长大成人。「指望绍继门风」:生儿育女就是为着他能以有个传宗接代,不断香烟。指望,就是用手指头指着,用眼睛看着。干什么呢?「绍继」:绍,就是接续的意思;绍隆佛种就是继续佛种的意思。继,就是把它接下去,不断了。「门风」:就是家庭好的这种风范,好的这种法财。「供承祭祀」:将来子女好祭祀祖先。

指望绍继门风,就是希望他接续香烟。西方不讲这个;西方的人也不供祖先。中国人呢,他供上一个祖先,在祖先上烧香。这个做爸爸、做妈妈的,或者做爷爷、做奶奶的,就希望死了之后,这个子,或者孙,给他烧烧香。这叫继续香烟,继门风,这是谁的儿子,谁的孙子,谁的什么什么。「供承祭祀」:等他死的时候,去给叩个头,拜一拜。那么在西方也没有这个,这更谈不到啰!

「今我等既已出家」:可是现在我们已经出家了。「滥称释子」:也不管够不够佛子的资格,就是滥芋充数,就说:「啊!我们也是个释迦牟尼佛的弟子。」「忝号沙门」:忝,就是不知惭愧,不知羞耻。忝列门墙,就是我很不够这个资格的。我很不配做这个沙门,可是我也冒充,滥芋充数就也算是个沙门。沙门就是勤修戒定慧,息灭贪瞋痴。「甘旨不供」:对父母,我们一点也没有什么供养,没有拿出自己的力量来供养。「祭扫不给」:父母死了之后也不去扫墓,也不到坟上去拜一拜,也不祭。「生不能养其口体」:活着,不能来奉养他的口体。「死不能导其神灵」:死了之后,我也不能把他的神灵引导到一个安乐的处所去。

「于世间则为大损」:对于世间法来讲,就是对于社会这一些个问题,这是一个大损失。「于出世又无实益」:我们出世也没有修行,也没有成功,对父母没有什么帮助。「两途既失」:两途就是生、死。活着我也没有奉养;死了我又没有祭祀;我出家了也不管在家的父母了:这是两途既失,两方面都有大损失。「重罪难逃」:这种很重的罪,很不容易逃避的。

「如是思惟」:像这样想一想。「惟有百劫千生。常行佛道」:我就怎么样呢?我要百劫千生,都要修行佛道,常常地依照佛法来修行,常常地行佛道。「十方三世。普度众生」:我到十方去,到过去世、现在世、未来世,去普度一切众生,所以这叫报父母恩。「则不惟一生父母」:这儿应该加一个「乃至」,「乃至生生父母。俱蒙拔济」:生生世世的父母,都得到度脱了。「不惟一人父母。乃至人人父母」:乃至生生世世的父母,「尽可超升」:都可以升天去了。我们要是真修行,「一子得道,九祖升天。」所以我们要好好用功修行,过去生生世世的父母,乃至于所有人的父母,我们都可以令他超升去了。「是为发菩提心第二因缘也」:是为发菩提心第二种的因缘是这样的。

这个文本来都没有什么很深奥的,都是很浅显的。不要看得有什么不明白,有什么很困难的;没有什么困难的。

念师长恩

云何念师长恩。父母虽能生育我身。若无世间师长。则不知礼义。若无出世师长。则不解佛法。不知礼义。则同于异类。不解佛法。则何异俗人。今我等粗知礼义。略解佛法。

「云何念师长恩」:「云何」,就是怎么样说。怎么样说是报师长恩呢?前边是报父母恩。这父母生我,我应该报恩的,那么师长他没有生我,我报什么恩呢?所以说「云何报师长恩」呢?这是一个询问词,就是向大家来问问题。师,怎么叫「师」呢?师就是一个规则,跟着他学这种法度、规则。说「师父」,这是一种长辈,在我们这个人伦上,师就是长辈;你皈依师父了,那么你无形就是晚辈了。

所以我不叫人皈依我,就是这样子;如果我叫人皈依我,人家问一问你,你够不够师父的资格啊?你是不是讨我的便宜,想要作我的师父,比我长一辈呢?那你自己说什么?所以我从来不叫哪一个人皈依我;不叫的,就是因为这个。那么我也很惭愧的,我收一个皈依弟子,我觉得如果我不用正法来教化他,我不能度他,我就是对不起他。我要是用正法教他,他要是没有真正一个诚心,不听,我又有什么法子?所以我也不叫人皈依我。

你看你们现在这么多人皈依我,你们自己问问自己,哪一个是我亲口叫你们来皈依我的?甚至于皈依我的,我都要考察考察。那么有的时候,人多了,我也考察不过来了,马马虎虎把眼睛一闭:「好了!都许可了。」就这么回事。本来要一个一个的。我在东北,在香港,我收皈依弟子,我要先和他谈一谈;谈一谈你为什么要皈依我。

不单对人这样,我就对鬼也是这样子。真的啊!我在香港收过鬼皈依弟子。这个鬼,说起来这也是很不可思议的。有一个人有病,就去请和尚来念经,请七个和尚念经。这七个和尚穿上袍,搭上衣,到那儿摆上桌子,放上《金刚经》、〈大悲咒〉,就来念:「南无喝啰怛那哆啰夜耶。南无阿利耶……」,一天到晚南无、南无、南无、南无、南无,南无个不停。念《金刚经》也是:「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与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人俱。尔时世尊食时。着衣持钵。入舍卫大城乞食。于其城中。次第乞已。还至本处。饭食讫。收衣钵。洗足已。敷座而坐。」可是这个鬼也不听你那一套。你敷座而坐,它也敷座而坐,搞得这七个和尚念了七天经,也出不去门了。

那么这七个和尚,其中就有一个把我推荐出来,说:「你要是想要他病好,你要去请某某人去。」这个人也就相信他话,就跑到我那个观音洞里边去请我。请我第一次,我没有答应;第二次又去,我又没有答应;第三次到那儿跪到我面前不起来,说一定请我帮帮他忙。那么我说:「好了!你这么诚心。」我就去了。

去了,到那儿,这个病人在床上正和和尚斗法呢!和尚念经,他也念经;和尚念咒,他也念咒,在那儿晃晃悠悠的这么不知多神气!那么我就坐到他那个床旁边,我就静一静,大约十五分钟,咦!这个人带着鬼,鬼带着人,就跑到这儿就跪下来;跪下,当时我有个念珠,我就给他戴上。戴上我这念珠,他就说:「哎呀!法师啊!你饶恕我了!我再也不敢了。」

我说:「你怎么了?」

\

他说:「啊!我这几几乎要被你这个念珠烧死了。」

我说:「我戴着,它怎么不烧呢?你戴着,它就烧呢?」

他说:「我真受不了了!」

我说:「那你想要干什么?」

他说:「我想要皈依你。」

我说:「你想要皈依我?这七个和尚给你念经念了七、八天,你怎么不皈依呢?你皈依我干什么呢?」

他说:「喔!他们?他们皈依我,我都不要他。」就这么说。完了,又说他认识茂峰老法师。

我说:「你既然认识茂峰(丰?)老法师,你可以皈依茂峰老法师嘛!」

「哼!他呀!他也不够我师父的资格。」

我说:「那我怎么够?」

他说:「啊!我找这么多年,就是找你呢!」

我说:「你找我干什么?」

「啊!我就要皈依你。」

「皈依我有什么好处?」

他说:「你的愿力大,是凡你的皈依弟子,都要成佛。因为你有这个愿力,所以我现在一定要皈依你。」

你看!这个鬼它都不是四六不懂;他都懂四六。什么叫「四六」呢?「四」,就是父亲的那个「父」字;「六」,就是母亲那个「母」字。父亲那个「父」字是四笔,母亲的那个「母」字是六笔。所以说那个人四六不懂,就是连爸爸、妈妈都不认识。那么这个鬼呢,它就四六懂了,他要皈依。

我不是今天向你们来说我的怎么长处,这是我们讲这个事实来证明。那么这样子,他就皈依我了;皈依我,这个病人的病也就好了。结果这个病人好了怎么样?这个病人也皈依了;病人皈依了,这个病人的亲戚也都皈依了。所以一连一大串,这一帮就都皈依了;都是全家皈依,所以这鬼也能介绍人皈依。人看着鬼皈依了,所以他也就眼睛红了:「我也要皈依。」那么这是报师长恩。

因为「父母虽能生育我身」:父母虽然他能生育我这个身体,可是「若无世间师长」来教化他,来令他有一点学问,有一点学识,「则不知礼义」:他就不知道这个「礼」。礼,就是礼节、礼貌。你对人不客气,这就是不礼貌。

义,什么叫「义」呢?义就是义气。好像关公,那大义参天,他总要保着他皇兄刘备;谁若想利用他,他也不被利用。曹操怎么样用什么手段来想拉拢他,他也不去的。所以这个关公就大义参天,这个大义好像天似的。那么礼貌,好像我们见着人,要是给人低低头,那么恭恭敬敬鞠个躬,这个人绝对不会骂你的。为什么人骂自己?就因为自己对人也是很粗气的,不好了,所以人家骂。这是我深深地了解这个道理。

你看我是个出家人,也常常有人骂我,就因为觉得我对他不好了。那么这没关系,凡是骂我的人,我发愿将来都度他们成佛。所以他骂我的人是最便宜的,不会吃亏的。我不会说:「啊!你骂了我了,我叫你下地狱!下无间地狱!」不会有这个心。你骂我吗?将来我要度你成佛;你不成佛,我也不成佛。所以骂我的人,也是我的善知识。

你看那个提婆达多,他就是反面来帮助释迦牟尼佛的。那么骂我的人,甚至于对我不客气的人,这都是我的善知识,我都要发愿将来度他们。所以你们谁要是反对我,或者骂骂我,那是好办法,那是和我能结一个最大的法缘。因为这个,你们谁若愿意和我结法缘,就先骂骂我。我这是大开方便门,不怕人骂。我也不怕人打的。你们愿意,你们要我的眼睛,我给眼睛;要我的耳朵,给耳朵;要我头,我都给头的。身心性命、头目脑髓都包括在内,你们只要想要,我都布施;不是这么说,真做得到的。

现在我是一个最愚笨的人,我又说这句话了。为什么呢?人家不愿意做的事情,我都可以做。我告诉你们,我是再邋遢的东西,我可以吃的。若不信,你们就当面试一试,不论屎啊、尿啊,我都可以吃,我都可以喝的,就是这么一个不识数的人。你们现在懂得你们这个师父,真是鸦鸦乌了!真是没有用了!

我在香港,有一个人她向我要求,说她要生个孙。我说:「妳想要生孙吗?那好!」我就在那儿洗脚,洗完了脚,我就把这个水给她;我说:「你喝了,把这个水喝了它了。」啊!她一看,做不到。「你做不到吗?好!我来。」我自己拿起,把这个洗脚水喝了它。

哦!她周身都漂汗了,说:「这怎么可以?」我说:「这怎么不可以?」所以你们不要以为我和你们一样的,我所做到的事情,你们是做不到的,我告诉你们。

我再告诉你们一个事情,我吃东西啊,好吃、不好吃,我都觉得它是一个味道,所以这屎尿我都可以吃,就因为我觉得它都是一个味道。你说:「哎呀!这个法师你太臊太臭了,我们不愿意接近你了。」阿弥陀佛!谁愿意离我远远的,没有关系;谁愿意毁谤我,也 Doesn't matter,不要紧的。我也没有什么好的。我就是没有本事的这一套嘛,你们懂了吧?

所以礼义,我们世间人都要懂礼,不能一点礼也不懂,也不知道一个义。所谓合乎义的事情,我们就做;不合乎义的事情,我们就不做,这个「义」是治世之宜。做什么事情,你做得正对了,恰到好处,这就是个义。这个义,又是说那个人义气,古来那个侠客行侠作义,这就是义气;义气,大家结拜兄弟,有福同享,有祸同当,为朋友两肋插刀,也不怕痛。这都是义气,一股义气。那么这个义气就是要吃亏的;义气来了要吃亏,要帮助人,利益其他人的。

那么世间的教师是教你这一切的礼节、礼貌。做事不要没有礼貌,你不要乱骂人,不要对人都不好,这要有礼。我们人和禽兽不同的,就因为知道礼。如果你连个礼貌也没有了,那和那禽兽是没有分别的。那个禽兽,你看牠若互相见着,牠还都有一种好感呢!我们人怎么可以不懂礼呢?孝悌忠信、礼义廉耻,礼也是八德之一,所以你必须要懂礼貌,对人有义气。你如果没有世间这个老师,你就不懂做人的道理。

「若无出世师长」:你若想修行,你必须要选择一个明眼的善知识。怎么叫明眼的善知识呢?明眼的善知识有几个条件你可以观察的。他第一不贪财;第二不贪色;第三不贪名;第四他不自私:有这四种。你看这个善知识,他是不是说来说去都是叫你对他有利益?是不是他做一切的事情,想把他自己的名誉弄得大大的,高高的,地位弄得大大的,有他一个企图?这个不贪名、色,不自私,这个是个善知识。

所以马来西亚这次跟着你们来这位达摩阿难达法师,我觉得在我所见到的--我没有见到,那我是不知道了--我现在所见到的这个小乘,Thervadha的比丘里边,他是一个最修行的人,也是一个最有智慧的人,也是最讲礼义的一个人。所以这一位善知识,你们回到马来西亚要多亲近他。

你亲近善知识,我告诉你们,不要去好像很腻着,一天到晚就这么死缠死缠的,总也离不开。亲近,就要听他话,你有什么不明白的,你去求开示;不是说我一天到晚就见见我这个师父,以为见,这就是亲近了。不是的。你就要求法,也要恭恭敬敬的,不是那么连讲带笑的,也不正经那么样子,那是不可以的。要正正经经,郑重其事,到那儿不要给他添麻烦。看他有事情,有时间没有?有时间就请教;若没有时间,不可以就,「我这个是重要的,我到那儿,我不管他忙不忙,我先要请问我的问题。」不可以这样子。

你们皈依我的人,回到马来西亚要去亲近这位达摩阿难达法师。因为我不在那儿,我请他代表我来教训你们。你们若有力量,你们要好好护他法。你们护持他,就是护持我,我们两个人没有彼此的分别。我们两个人,我觉得他也没有自私心,我这个有自私心,但是也不太多了。讲老实话啊!那么不太多了,或者有一条头发那么多,但是我都要割断了它。这是这一点。

那么你要出世,你不能没有个明眼善知识。明眼善知识,他一举一动绝对不会为他自己做着想,不会尽是:「怎么样能利益我呢?给我修个大庙吧!」有人说了:「你现在有万佛城这个庙不小了,还要不要修庙呀?」还要。

我这个贪心是没有止尽的。可是我这个贪心,我告诉你们,我是愿意给国际佛教,做一个佛教基本的道场,来弘扬正法。所以现在你们来,不论对我这儿怎么样的看法,都是拥护万佛城的。你就骂万佛城,也是拥护的;你骂骂都好的,对万佛城都有很大的光荣。你看其他人若有人这样讲话的,我就拜他做师父,给我找一个来。我是不怕人骂,也不怕人毁谤,也不怕人批评的,什么也不怕的;我若怕,我就不跑到美国来弘扬佛法了。我到美国这儿弘扬佛法,我早就把这一切一切都准备好了。你越毁谤我,我越觉得这是很好玩的,比我开玩笑更好玩。所以我这个思想,和你们的思想完全不一样的。我的作风、我的行为和你们的所知道的,也都不一样的,我今天老实告诉你们。

\

若无出世的师长呢,「则不解佛法。」你若不求一个出世的善知识,你就不能明白佛法;不能明白佛法,你怎么会出世呢?我告诉你们最要紧的,这个世间的知见,要不要了它,想学佛法就要多吃亏。永嘉大师说过:「闻恶言,是功德。」你听见人家对你有毁谤,或者骂,这都是功德,都是帮助你的,都是想你好呢!他若不想你好,他不会说你不好;他说你不好,叫你知道,就是要你还更加努力,百尺竿头重进步。你要这样想。所以「顺逆皆精进,毁誉不动心」,要这样,不过这不容易的。「闻恶言是功德,此即成我善知识」:这个就是成就我的一个善知识。「不因讪谤起冤亲」:要不是因为或者讪笑你,或者毁谤你,你也能冤亲平等,没有瞋恨心。「何表无生慈悲力」:怎么能表示出来你无生法忍的这种力量呢?所以各位!我当然也有很多毛病,但是我希望改。我希望把我的毛病都改了,那么和你们大家共同研究佛法。

所以要出世,一定要找一个真正的善知识。「不知礼义」:你不知道礼节和义气,「则同于异类。」异类就是禽兽。你看那个禽兽,飞禽走兽牠就不懂礼义,可是也有懂的。好像乌鸦反哺报母恩,羊羔跪乳,这也是一种孝顺的禽兽,这都是牠天性还善良。所以这个则同异类,就是和畜生没有分别了。那么你人面兽心,也就是不懂礼貌,所以说:「不懂礼。」

本文链接:宣化上人:劝发菩提心文浅释(四)

上一篇:宣化上人:修行中常见的50种心魔

下一篇:宣化上人:不持戒即是末法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