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佛学知识

一棵古树,挺立湖湘血性

发布时间:2019-07-14 09:04:54  编辑:   阅读次数:

昨日,浏阳镇头镇车田村樟树组,古樟挺立于天地之间,安静祥和得让人不忍打扰。图/ 记者赵尚渝

\

  潇湘晨报长沙讯 本报推出的“读者最喜爱的长沙十大古树”评选已经启动9天,市民反响强烈,不少人打进报社热线,为自己心目中的“长沙树王”投上了一票。昨日,本报根据市民反馈,在已经见报的14棵古树中,挑选了大家最感兴趣的10棵古树,先与读者分享。如果在这些树之外还有您更喜欢的古树,欢迎继续拨打本报热线,或通过红网发布。

“浏阳古港镇那棵老樟太神奇了,真想亲身到树洞里去搓搓麻,那肯定好韵味的。”古港镇老树王见报的第二天,市民刘女士兴奋地告诉记者。她说,这么大的古树能存活下来,应该感谢大自然的造化,还应该对古樟顽强的生命力示以崇敬,继续善待这棵神奇的古树不仅是当地人们的事情,还是全长沙人的义务。

  岳麓书院后门的那棵老樟也许是身份最扑朔迷离的树,虽然侯伯鑫教授认为这是“朱子樟”,是800年前一代鸿儒亲手种下的,但因找不到确切的历史文献,老樟树的身份或许是个谜,但这并不影响人们对它的喜爱。

  陶公庙里的那棵“打不死,煮不烂,蒸不透”的古樟,带给市民的更多是感动。它圆柱形的树干只剩下了1/3,仅留下树皮和一点点树干,但仍枝繁叶茂。侯教授叹其“自强自立的精神其实是代表着湖南人的血性,一种独特的湖湘文化的精神”。关于该树的稿件在9月10日见报后,本报就接到了很多热心市民打来的电话,甚至有市民表示将会定期去看这棵生命力无比强大的古树。

  随着投票的新一轮进行,树龄最老的古树:观音阁前北的罗汉松,最韵味的古树:浏阳古港镇桃花村“麻将”古樟,最“湖南”特色的古树:长沙县 梨陶公庙香炉旁古樟等古树的投票率显著上升,其中,后两种古树在本报的目前的得票和反响都是最好的。

  然而,在本报和红网上掀起的投票热潮则是另外一番场景,树龄1100岁,生长在宁乡县沩山镇密印寺大雄宝殿左下侧坪的古银杏高居榜首,占到总投票树的12%,居第二位的同样是一株古银杏,和第一棵银杏树生长在同样位置,本报评定它俩为最“贵族”的古树,实则名至实归:前者是唐朝宰相裴休亲植,后者为 “这棵树啊,结果太多,自己身体却亏了。”昨日,湖南师范大学社区服务中心的工作人员指着岳王亭旁一棵百年银杏树感叹。原来,由于结果太多,消耗了体内大量营养,古树树叶变得枯黄。湖南省林科院侯伯鑫教授看过古树图片后表示,为了让古树恢复健康,工作人员需要摘取其果实,并定时进行农药喷洒。只要两周,银杏树又可以重现生机。

  顺着麓山路252号一路前行,只要几分钟便可到达岳王亭。一棵硕大的银杏树位于岳王亭前方高地最外侧,树牌显示它经历了百年风雨。银杏树树冠庞大,树围较粗,数根长短不一的枝条从树干上部蔓延开来。枝条上结着一串串葡萄状青色的白果,仰望下,树冠下方好像挂满了铃铛,而原本应是绿色的树冠却呈黄褐色。仔细看去,附着在枝条上的银杏叶大多是“三色”的:靠近叶柄处1/3扇面还是青绿色,再往外1/3的叶片呈黄色,最边缘的1/3则变成了红褐色。

\

  银杏树的管理者——师大社区服务中心工作人员郑先生表示,该树今年确实结果很多,他们正打算对树进行“打果”处理。湖南省林科院侯伯鑫教授看过银杏图片后表示,结果过多与该树出现病态有很大关系。除了摘掉果实,他还建议工作人员每隔一周对树进行一次药物喷洒,“不出两周,它就可以痊愈了。”实习记者张云

  本报浏阳讯 距离目的地尚有数公里,领路人陈四军突然指着前方兴奋地喊:“看到了吗?那就是它的枝桠……”目光所及处,一株古树挺立于天地间,树干直耸云端,枝叶葱郁错落,安静得让人不忍打扰。

  浏阳镇头镇车田村樟树组,树龄有1000年的古樟树就在眼前。当地村民称呼古树为“樟树老爷”,古樟树直径有4米,树高3米处,5根巨大的枝干蜿蜒委蛇着伸向高空。树身已空,内木质腐朽参差,犹如一个天然溶洞。树的周围是一片竹林和几株略小的樟树,它们匍匐在古樟树的树阴下,安静乖巧。

  树下五六米处是一口清澈见底的水塘。村民陈先生说,那里有一眼泉水,树的根须延伸至水塘里,汲取着山泉的滋养。85岁的唐爹爹说:“‘樟树老爷’枝桠最茂盛的时候,那个树阴啊,足足覆盖了两亩地。有次打雷,被劈下来的树枝伸到了四五百米以外的地方。”湖南林科院教授侯伯鑫掏出尺子量了量,古树的冠幅大概在1500平米左右,树身高20多米。

  侯教授说,这株古树树龄起码有1000年了。然而,让他称奇的却并不是树的年龄,而是其不屈的生命力。他指着古樟下面的另外两棵直径约40厘米的小樟树,说:“几十年前,那还是这棵老樟树上的枝干。”他说,树身曾在50年前被雷劈开过,断开的树干后来长出了根,慢慢就长成了两株小樟树,“真正的枯木逢春发新枝啊!”

  [有事你Q我]

  百岁老樟盛满儿时记忆

  网友“紾唏-√流云”:最近你们报社不是发出古树征集令吗?我老家是长沙县江背镇五福村的,路边也有棵百多岁的老樟树呢。

  晨报记者:不过百年樟树可不能算古树哦。

  紾唏-√流云:我只是希望有人能来保护这棵树,因为它盛满了我儿时的记忆。老樟树要三个人才能合抱,以前老樟旁边还有板栗树、酸枣树和杨梅树,我和伙伴们敲酸枣,摘板栗,摘杨梅,吃得够味,玩得尽兴。后来周围的树都被砍掉或者买走了,也有不少苗圃的人来看过这棵樟树,我怕不久以后我再回老家就看不到它啦。现在农村变化越来越大,但我只想留住老樟,留住我儿时的记忆。

本文链接:一棵古树,挺立湖湘血性

上一篇:一年一度小麦黄 少林寺禅耕农场收麦忙

下一篇:一夜暴富

热门文章